【每週美事14】特朗普政府的危機

特朗普上任以來,問題一個接一個。繼七國入境禁令風波和因女兒伊凡卡的商業糾紛而牽涉入的利益衝突風波之後,上週,特朗普遇上了迄今為止最大的危機:弗林的辭職風波。

弗林是特朗普最親近的核心班底,當選之初就被委任為國家安全顧問。11月底開始,俄羅斯干涉美國大選一事發酵。在12月29日奧巴馬宣佈制裁俄羅斯的同一天,弗林與俄羅斯駐美大使通電。第二天,俄羅斯總統普京宣佈「不報復」。媒體追問下,弗林、白宮發言人斯派瑟、副總統彭斯、和白宮幕僚長普利巴斯在不同場合都強調「電話從來沒有討論制裁的問題」。

特朗普上任後,聯邦調查局於1月23–26日就此事與弗林面談調查,發現他在此事並沒有說實話。於是司法部通知白宮律師麥甘(Donald F. McGahn),由他在1月26日向特朗普作匯報,但特朗普對弗林信任有加。

到了2月9日,形勢急轉直下,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向公眾爆料:弗林電話中討論過制裁。同一天,弗林受採訪時口風大變:「雖然自己不記得有沒有討論過制裁問題,但不能肯定從來沒有提及這個議題。」接下來兩天,弗林事件迅速成爲新的政壇風暴。原來彭斯當初幫助弗林辯護,是因為弗林對他確認過電話不涉制裁,彭斯也從華盛頓郵報才得知自己一直被弗林欺騙,也一直被特朗普瞞著。2月13日上午,白宮高級顧問康威承認彭斯被弗林誤導了,惟形容弗林仍然得到總統「完全信任」。但到晚上,弗林就遞交辭職信。他僅在這個位置上呆了25天,成爲史上最短的國家安全顧問。

短短二十多天,就有高級官員因政治醜聞而辭職,當然是對政府的重大打擊。但弗林辭職的影響還不止於此。

首先,它令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之事繼續成為政壇焦點。有指他在與俄羅斯駐美大使的電話討論制裁,違反了《羅根法案》中,沒有授權的人員不得代表美國與外國政府談判外交的規定。但其實,弗林打電話當時已經是侯任國家安全顧問,負責過渡團隊的外交工作,並非普通平民。而且這個法案很難入罪(從1799年訂立開始從沒有人因此被定罪)。況且12月份,特朗普在外交上曾有很多大動作,包括與蔡英文的電話,都沒有人以此說事。因此,弗林不斷說謊,否認與俄羅斯大使談論制裁的事,很明顯是為了迴避特朗普陣營與俄羅斯「合謀」的指責。

如果特朗普在競選過程中,與普京有過「合謀」 ,那麼很可能就觸犯叛國罪,根據憲法第二條,國會可以展開彈劾,剝奪特朗普的總統職務。這是特朗普最擔心的事。因此,特朗普需要努力撇清這種聯想。其實,弗林給俄羅斯大使打電話,要討論制裁之事,還要一天之內打五次電話,很難想象特朗普會不知情。因此,如果當時立即承認討論過制裁,那麼輿論焦點一定不是什麼《羅根法案》,而是特朗普與俄羅斯的「合謀」。這大概才是弗林極力隱瞞的原因。但弗林辭職並不能在這件事上「止損」,國會與媒體一定會繼續追打這件事。

其次,它暴露了特朗普政府內部的分裂。副總統彭斯在這件事中毫不知情。弗林與特朗普一開始就沒有把彭斯當自己人。其實這並不奇怪。

特朗普並非傳統共和黨人,他在去年大選中獲得共和黨上層的支持,實際上是特朗普團隊及其背後的另類右派,與共和黨右翼合流的結果。特朗普團隊有三個層次。核心是特朗普與其子女,加上幾個最親信的成員:班農、弗林、納瓦羅等,他們都是要麼不是主流政壇的人,要麼就是政壇的另類者,他們在第一時間就被委任和提名要職。

其次是早期共和黨政壇支持者,包括佩林、塞申斯、克里斯蒂、朱利安尼、金格里奇等,他們在政壇上是少數派,但不至於這麼另類。除了與特朗普特別投契的塞申斯之外,其他人都沒有在特朗普政府中獲得想要的位置。

最外層的派別就是在共和黨大會之後才與特朗普合流的建制派右翼,彭斯就是其代表。彭斯是副總統,不能被排除。但在選後過渡到上任後,彭斯都遠離鎂光燈。在內閣成型之前,彭斯作為特朗普團隊中極少數具備治理經驗的人,理應在執政方面起重要的作用。但實際決策工作全被班農把持,弗林事件進一步證明彭斯的邊緣地位。但弗林對副總統撒謊,無論如何都是「不合規矩」,因此彭斯的態度才是特朗普最後「揮淚炒弗林」的主要原因。而隨著內閣等傳統精英派的上任,增強了彭斯一系的建制派勢力,會逐步平衡以班農為首的「另類陣營」的影響力。弗林辭職後,班農勢力被削弱,特朗普政府內必會有一輪權力鬥爭。

最後,弗林事件反映了美國情報機關對特朗普的抗拒。特朗普在當選後一再貶低美國情報界,激起情報界很大的反感。弗林與俄羅斯大使的電話,正是被情報界監聽到,而再通過未知途徑洩露出來的。特朗普上任後,白宮事無大小,都會有人爆料,情報部門有「內鬼」,而且還可能不止一個。特朗普在推特上大罵「情報界」,但這只會激起「內鬼」的進一步對抗。這種監聽和洩密,很容易釀成新的水門事件。

這三個事件放在一起,正是特朗普政府的危機。如果有洩密情報的證據,加上權力鬥爭的推動,「叛國罪」(與俄羅斯合謀)和「受賄」(商業利益衝突)都可以構成彈劾總統的罪證。現在美國媒體還開始討論憲法修正案第25條第四款:凡當副總統和行政各部長官的多數或國會以法律設立的其他機構成員的多數,向參議院臨時議長和眾議院議長提交書面聲明,聲稱總統不能夠履行總統職務的權力和責任時,副總統應立即作為代理總統承擔總統職務的權力和責任。但何為「不能履行總統的權力和責任」,卻沒有詳細規定。幾天前,有精神病專家指特朗普患了「惡性自戀癥」的精神病,引起媒體關注。說不定,用此條廢黜特朗普,比以上兩種方法還要方便。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黎蜗藤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