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新鮮人工作第一年的回顧

CZ
2018去彩虹遊行現場拍攝

去年此時,我還是個打工仔。一邊延畢在新聞所聽課,一邊當老師助理,一邊投稿賺稿費。現在回想起來,一切歷歷在目,好像才剛過一個禮拜。沒想到已經過了一年了。

一年之間,跟老闆同事一起挺過中美貿易戰、南北韓峰會、九合一選舉、台灣三次斷交、習近平演說。我也從一個只寫中文文章的文字工作者,變成會採訪、攝影、剪接、以後可能還要做英文連線報導的多功能記者。

朋友們聽到我在當記者的時候,都會問我,怎麼會走這一行?以前有想過要當記者嗎?是怎麼找到現在的工作的?

我想起大四時一直沒辦法平復的不安全感,甚至有一瞬間這麼後悔了:以為「大學時期就該把握時間,去做不是為了錢而做的事情」,卻在接下來如斷崖一般掉進的將是「現實」的時候,發現過去經驗通通不能兌現。開始佩服起早早為職涯鋪路的同學,覺得自己起步得晚,赤手空拳,沒有勝算。

但是現在工作一年之後回頭去看,我反而為我當時的生活方式,有了更多的詮釋。在沒有金錢進來攪和的時候,人的行為舉止,可能反而是最真心的。

從學生過渡到職場,最關鍵的轉折,就是要為「想要怎樣的人生」做下一個最初始的判斷。如果這個判斷下了以後沒有後悔,自然就有更多時間以之為基礎經營下去;相反地,如果之後後悔了,可能就要從頭來過,變成老人家所說的「冤枉路」。

大部分人都不想走冤枉路,所以做這個判斷需要相當的勇氣。就算答案早就已經藏在心中,也不見得願意坦然接受。社會的眼光、業界行情的高低、別人的經驗談,都是有所顧忌的原因。

我很幸運的在猶豫的時刻,有很多人願意與我對話,分享他們的想法,以及自己的故事。我因此發現每個人的故事都是獨特的。

我想,就算整個產業存在一種的常態,也一定有人脫離出來,成為「離群值」。要成為那罕見的「離群值」,就必須賭上自己最能喜歡的事物入行。因為能從行業本身獲取樂趣,所以能夠專注在培養能力,不感到漫長或委屈。只要能持續等待下去,好的能力必定會與好的機遇產生交集,那就是跳脫產業常態,創造屬於自己的故事的時刻。

這是一種理想到近乎天真的想法。如果沒有家人的支持或是老師的接應,我根本沒有把這個想法付諸行動的可能。如果德國之聲不是這麼剛好來台灣找人,我不知道還要流浪多久,才能心甘情願的放棄;也不知道還要再過多久,才能對新的選擇滿意。

我一方面為自己的勇氣感到光榮,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承認自己太幸運,常常會感到命運給我的大過了我所應得的。

出差時剛好遇到科隆狂歡節

開始工作之後,公司偶爾會給我們培訓。在去年十一月的時候,還給了我們機會去德國認識一下本部的環境。因為航空聯票的緣故,從機場到波昂的火車訂的是頭等艙。我第一次受到如此待遇,十分坐立不安,隨時準備被趕走(雖然始終沒有)。

這種情緒在工作的第一年當中,一直潛藏在我的心底。對於自己的能力沒有十足信心,也沒有什麼經驗當作靠山,常常話到嘴邊,又默默收回。

但是,我不應該再繼續被這種情緒干擾。應該要把坐立不安的時間,拿去做更有意義的事情。經驗多了,自然就能在幸運眷顧我的時候,預備好如何轉讓出去,處之泰然。

我想起在科隆的火車站,零度的空氣灌進大廳,流浪老人混入我跟友人的聊天,用簡單的英文片語傾訴他慘澹的身世,然後指著我懷裡的Riesling白酒,問我能不能讓他試試。他喝完一杯,我又再倒了一杯給他。臨別之際,他握起我的手說 “I wish you have a very, very good life.”

我想到在美國有一次因為沒搭上轉接飛機,而與一位菲律賓女性互相照應,帶她一起吃早餐。她在電扶梯上看著我說 “You are a very nice lady.”

今天是我進入職場滿一週年的日子,這是個很好的日子,把菜鳥戰戰兢兢的心情,打包好放進回憶的抽屜。然後,正式的面對幸運在眷顧我的同時,伴隨著賦予我的責任。

2019.Mar.1

波昂總部旁,萊茵河畔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