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著色畫之於我

前年,異軍突起最熱賣的,莫過於鋪天蓋地的著色畫本。去年,果然退燒,取而代之的,是寫字風潮。

今年,暫時還看不太出來有哪一類算不上是書的出版品獨佔鰲頭,也可能是什麼書都賣不動吧。

最初,一本兩、三百元的著色本居然會暢銷,引發了眾多出版人的不屑,覺得購買的群眾都是愚民。漸漸的,當大家發現這項幾乎看不見編輯級數的產品真的賣到翻,於是開始了一籮筐的跟風。

你能想像走進一家書店的平台有一半以上都是著色本的盛況嗎?你能想像當大小出版社、入流不入流的畫家都開始出著色本想搶搭順風車的心態嗎?

彷彿幾乎不需要任何技巧,只需要把畫稿拿來白描成線條,就可以上印刷機印出來賣了。

事實上,以製造垃圾心態製造出來的,就算是「書」這種名聲很高貴的產物形式,其實也還是垃圾。

把著色本之所以能造成流行的背後因素簡化成民眾的盲從,我相信是過去很多出版的著色本因大量快速生產結果即使對折砍半甚至三折促銷仍賣不出去的真正原因。

著色這件事,根本不是新鮮事,我們每個人小時候都塗過。只是塗得再好也只是塗色罷了,半點藝術品質也不能累積。

所以,買著色本和各種色筆來塗畫,不是為了增加藝術能力的。

那麼,著色是否只為了打發時間呢?

如果你以為每個購買的消費者都只是閒到沒事做才去買,坐在桌前塗色只是為了消滅生命時光,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著色本的最簡單也最大效益,只是為了靜心。為了在忙碌且混亂的時間軸裡,清出一點小小的空間,讓自己徹底放空,排除掉過度紛亂的思緒,簡單的喘口氣。

是的,著色跟靜坐、呼吸吐納,跟唸佛抄經,跟十分鐘快走或散步的目的都是一樣的。

著色的本質是什麼呢,以一支色筆筆頭溢湧的顏色將一個區塊的空白填滿。在這個塗畫的過程中,你會自然操控你的筆,把顏色留在框裡。塗完一個區塊,就完成一個任務。所以在塗繪的過程,你會相當專注,手在動,可是腦袋卻在休息。

因為塗色很簡單,不需要任何技術,只要塗就好了。花個幾分鐘塗繪顏色,在那幾分鐘裡,你就是絕對獨處。

沒有人要求你一定要一次整張畫完,只要在想畫能畫的時候坐下來,翻開,拿起筆,仔細塗就好了。

用了不同色筆,只是增加配色樂趣罷了。你會發現你在選擇顏色的時候,某種程度也呼應了你的情緒。

學過色彩學的朋友,應該都能對輔色、對比色、色域等等與人的心理關連一事不感陌生。當你選擇自己覺得舒服的顏色加以描繪時,你就是在短暫的時間裡讓自己沉浸在喜歡的元素裡。

在你看著這個世界滿心厭煩的時候,給自己幾分鐘專注投入在一個小小的任務裡,視野被喜歡的顏色佔據,不會有任何損失。可是這個放鬆,可能將回復你一點力量,再勇敢回去面對各種狗屁倒灶。

不管畫面再複雜,能夠塗布的區塊也不過就是一張紙而已,一直塗,總會塗完。如果你的生活成就感低落,透過簡單的著色塗繪過程,好像也很輕易在塗完一張圖畫之後,感覺自己完成了一件賞心悅目的事。

這些都是著色這項行動所能帶來的簡單功能。著色,不是為了什麼偉大的目標,只是頭腦和心靈需要休息而已。

因此,從著色本大暢銷的結果來看,覺得生活苦悶無聊、需要舒壓的人,不在少數。

人,真的不會隨意就認同什麼是好,而很多好也是經過無數累積之後才看得出價值。就好像寫手帳,真的從手帳裡得到收穫的人,往往是那些一直能持續的人。

堅持,帶來心的力量。

在我看來,著色只是一項工具,一項可以幫助我休息、幫助我情緒冷靜安穩下的工具。

我是個愛亂想的人,瑜珈靜坐吐納,我的腦還是吵雜不休。我的工作和專長與文字相關,抄經的時候,不自覺就在背、就在理解,不會唸的字、不懂意思的字,還會想要查字典。抄經之於我來說,不是在放空,而是在讀書。那樣只是像在進行另一項工作業務,不能達到休息的目的。

所以,對我而言,著色本就像是救急小藥箱一樣,有個可以隨時能拿來塗一塗的東西,不想塗就丟著,完全無壓力。沒有人規定你需要在幾年幾月前塗完吧,塗不好看,也沒有人來稽核打分數,哪裡想塗,哪裡留白,全都是自由的。

當然,著色靜心這個方法,並不是每個人都適用,如果你本身就喜歡奔放、擅長繪圖,甚至工作本身就是與畫圖相關的行業,學生時代就被平塗的課程折磨得很痛苦,那你可能無法從著色這件事得到任何幫助,只會激發你的痛苦回憶。

我們要的是生活活動的區隔,不是把要拿來休息和放鬆的東西做到完美。

如果你早已找到屬於自己的方法,也不一定要追隨流行啊。彼之蜜糖我之苦藥,淺嚐之後不合適不喜歡,為什麼一定要繼續往嘴裡塞呢?然而,自己不吃別人吃,也不干你事吧。我不吃榴槤,不吃羊肉,別人覺得好吃,他們開心就好了啊。如果他們強迫我要接受,那麼就換我不開心了吧。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己所欲,也別一廂情願的要旁人接受吧。我自己覺得,在選擇靜心工具這件事上,其實有很大的比重在於面對自己、了解自己。稱手的工具不用多,幾種好用的留在身邊就好。

是的,基於以上條件與真實體驗顯示,著色本並不一定需要。你甚至可以不用買任一本著色畫本,只需要能找到可以幫助自己安定的工具就夠了。

很多事情,重要的不是外在的形式,而是背後的原理。

如果掌握了原理,形式可以千變萬化,萬變不離其宗。

舉個例子來說吧。

小嬰兒剛出生的時候,視覺發展還不成熟,最初只有黑與白這樣明確對比容易吸引他們注意。於是,基於訓練幼兒視覺發展的目的,給嬰兒看黑底白圖或白底黑圖,可以幫助他們為了想看得更清楚,而去運動眼部肌肉、刺激視神經發育,而形狀認知也有助於他們大腦發展。

有一套嬰幼兒童書叫《黑看白》、《白看黑》,就是在這樣的理論基礎上設計出版的,國內外都非常長銷。可是,我印象很深刻,有一回朋友小孩出生,我買來當滿月禮,朋友聽了我的說明欣然接受,不過翻了翻以後,問我:

「這是不是自己在小畫家畫一畫印出來,效果也一樣?」

是的,當然一樣,如果你願意自己為你的孩子做一本書,跟買來的效果肯定一樣,畢竟對幼小的孩子來說,真正重要的不是書,而是愛的陪伴。只是說買來的紙板書,比較美觀也比較耐用罷了。

事實上幼兒很快就會進展到關注彩色的階段,不為了這個需求去買書,一點影響也沒有。

回到著色這件事上,顯然,我自己用word打出每格一公分的表格來塗,肯定也有同樣效果,可是現成就有做好的東西可用,我為什麼要捨近求遠?

如果我很會畫畫,我當然也可以自己畫自己塗。不過如果我很會畫畫,我應該就不能滿足於塗色了。

趁著大賣場在流血折扣大促銷,我巡了一下,各樣著色本圖樣設計真是百般花俏華麗,但以我自己來說,著色本應該是像筆記本一樣的消耗品,也就是重點在塗,而非在塗美,如果這也好那也好買了一堆塗不完,那也只是徒增心理壓力罷了。

工作壓力裡已經有那麼多時間進度表,如果把塗色啦、寫手帳啦,把這些事變成一種約束壓力,那就本末倒置了。

所以,以我來看,好的著色畫設計有幾個重點:

  • 封閉區塊有大有小、有疏有密。(這樣時間多可以慢慢塗,時間少,小小一格也不用塗太久。)
  • 規律與對稱的幾何圖案效果更好。(圖畫裡太多佈局或構圖,就不會單純塗色,不能拿支色筆來就塗,一旦開始思考哪裡要怎麼用色、怎麼畫更好看,就又開始用腦了。)
  • 隨意或凌亂的線條,不如細緻美觀的圖案。(太抽象的畫面,很難簡單用色塊來完成。)

起初掀造流行的那幾本,我覺得圖案的選擇、畫面的構圖等,應該背後有著相對的理論依據,才會讓使用者覺得確實有用而樂於推廣(擁有技術核心)。至於後來的百家爭鳴,應該就都只是跟風隨便出出了。

如果你問我著色本有沒有出版價值?我覺得有,因為一定有適用這項工具的人會需要。但請理解想著色的人的需求:紙張不要太粗刮筆、印刷不要太渣掉色,構圖和圖案不要太醜至少要讓人有想畫的欲望,價錢不要太貴……

但有沒有需要任何人為了撈錢去出版著色本呢?答案是:完全沒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