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支持滇独

山滇之城
Jun 7, 2019 · 6 min read

首先,笔者坚定地认定毛泽东是畜生,是魔鬼,是B贼!他是一名背叛湘独事业的投机败类,最终沦为了侵略诸夏、制造了无数人道主义灾难的邪魔。但是,毛的形象又极度符合美国超级英雄电影中塑造的各种反派BOSS,他说的话非常妙趣横生,兼具了流氓的恶俗、儿皇帝的卑贱、暴君的漠视人命和昏君的哭笑不得。很多毛的语录,只要逆向思维解读,就可以获得廉价七成的正确。

毛:“要把马克思与秦始皇结合起来!”

我:“要把麦卡锡和弗朗哥结合起来!”

毛:“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识分子吗?我与民主人士辨论过,你骂我们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读才者,我们一贯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

我1:“麦卡锡算什么?他只抓了几百个匪谍,我们要杀几十万赤匪!我们宣传剿匪,难道不要杀一些匪谍知识分子吗?我与左派中国人辨论过,你骂我们弗朗哥,骂我们皮诺切特,不对,我们超过弗朗哥一百倍。骂我们是资产阶级,是买办,我们一贯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

我2:“台湾的华独派算什么?他们只是反中不反华,我们可是反中又反华!我们宣传解体支那,难道不要杀一些精神中国人吗?我与温和中国人辨论过,你骂我们是汉奸,是台湾人伪装假扮的,不对,我们对支那的仇恨,可是超过台湾人的一百倍。骂我们是汉奸,是分裂分子,想把中国分成很多块,我们一贯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

毛“调东西调不出来要强迫命令。”

我“精神中国人硬赖着不走要强迫驱逐。”

毛“吴芝圃讲搞三百亿方,我看得死三万人;曾希圣讲搞两百亿方,我看得死两万人。”

我:“满独讲脱离支那,我看得剔除户口本京旗政协废物;吴独讲脱离支那,我看要搞死几万精中士大夫。”

毛“我们不走化肥的道路。”
我“我们不走共产的道路”

毛“我们要搞得中国除了人之外,就是一个猪国。”
我“我们要搞得滇国除了有钱以外,就是一个类欧洲国家。”

毛“交一把锄头就是消灭一个帝国主义!藏一个铁钉就是藏一个反革命!”
我“消灭一个支那人就是消灭一个恐怖分子!窝藏一个中共就是藏一个反人类分子!”

毛“死亡是白喜事!”
我“中国灭亡是大喜事!”

毛“死亡是喜事!确实是喜事!你们设想,如果孔夫子还在,也在怀仁堂开会,他二千多岁了,就很不妙。讲辩证法,又不赞成死亡,是形而上学。”

我“中国流氓无产者死亡是喜事!确实是喜事!你们设想,如果朱元璋还在,也在北京开会,他把东亚各国人民打成菜人,就很不妙。支持人类文明,又不赞成中国灭亡,是自相矛盾。”

毛“庄子死了妻子以后鼓盆而歌是正确的。”
我“毛泽东濒死的时候张玉凤拔氧气瓶插座放电影是正确的”

毛“人要不死那不得了。死了有好处,可以做肥料。”

我 “中国要不灭亡那不得了。灭亡有好处,东亚正常了。”

毛“我们将来还要各种各样的任务,钢铁、铜、铝、煤碳、运输、加工工业、化学工业,需要人很多,这样一来,我看搞起来,中国非死一半人不可,不死一半也要死三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死五千万人。”
我 “我们将来还要各种各样的任
务,办报、组党、建立流亡政府、海外军团、解放被支那奴役的同胞,需要的决心很大,这样一来,我看诸夏要解放,必须让中国侵略者死一些不可,不死一些也要强行驱逐。””

毛“托儿所死几个娃娃,幸福院死几个老头……如果没有死亡,人就不能生存。自从孔夫子以来,人要不灭亡那不得了。”
我 “台湾杀几个国民党,诸亚与诸夏杀几个共产党……如果国共两党不灭,东亚人民就不能生存。自从秦以来,精中分子要不死就不得了”

毛“假如办十件事,九件是坏的,都登在报上,一定灭亡。那我就走,到农村去,率领农民推翻政府,你解放军不跟我走,我就找红军去!”
我 “假如我们干十件反共的事,九件是反共不反中的,都被温和中国人利用,那我们就一定灭亡。那我就走,到世界各地找雇佣兵去,率领复国兵团解放滇国,你们中国云南省人不跟我走,我就找新凝结的滇民族去。”

毛“书读的越多越蠢。”我“马克思的书读的越多越蠢”毛“书可以读一点,但是读多了害人,的确害人。”

我“极左知识分子的书可以读一点,但是读多了害人,的确害人。”

毛“要把唱戏的、写诗的、戏剧家、家赶出城,统统轰下乡……不下去就不开饭!”我 “要把滇籍共产恐怖分子、精中分子、滇奸赶出云南,统统轰到驻马店……不滚就不开饭!”

毛“摆设盆花是旧社会留下来的东西,这是封建士大夫阶级、资产阶级公子哥儿提笼架鸟的人玩的。现在要改变。你们花窖要取消,大部分花工要减掉。”我 “马哲是旧社会留下来的东西,这是支那吃屎分子、废物中年男人、支那死大学生玩的。现在要改变。你们马哲要取消,大部分教授要减掉。”

毛“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否则便成爱蒋该死的国了。国中有国,蒋、日、我,三国志!”我 “一些朋友认为日中战争责任在中国,后来才统一认识:日中战争是日本对通州军民的正义自卫还击战,龙主席和日本私下保持合作关系是理智的,否则便成爱蒋该死的国了。国中有国,支、日、滇,三国志!”

毛“要冷静,不要到前线去充当抗曰英雄,要避开与曰本的正面冲突,绕到曰军后方去打游击,要想办法扩充扒路军、建立抗曰游击根据地,对政斧方面催促的开赴前线的命令,要以各种藉口予以推拖,只有在曰军大大杀伤蒋该死之后,我们才能坐收抗曰成果,去夺取最后胜利!”

我:“要暴躁,就是到前线去充当抗支英雄,要千方百计在美支决裂的时代争当先锋队,在世界各地积极举报华人通共的证据,要想办法扩充滇军、建立海外兵团,对中国战狼准备与美国开干的想法,要像慕容垂支持苻坚南征一样大力支持,只有在支那精锐部队被大大杀伤之后,我们才能争取反华成果,去夺取最后胜利!”

毛“我曾经跟曰本朋友谈过。他们说,很对不起,曰本皇军侵略了中国。我说:‘不!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起来对付你们,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

我“我曾经跟日本朋友谈过。他们说,很对不起,日本皇军侵略了中国。我说:‘不!是支那侵略了云南,你们皇军1937年打中国,是解放东亚各民族的正义战争!没有你们皇军的援助,滇国人民不可能在1911年和1916年打败支那赢得独立。”

毛“我们中国不仅是世界革命的政治中心,而且在军事上、技术上也要成为世界革命的中心,要给他们武器,就是刻了字的中国武器,……就是要公开地支持,要成为世界革命兵工厂。”

我“我们滇国不仅要做东南亚反华的中流砥柱,而且在军事上、技术上也要成为诸夏解放战争的中心,要给诸夏爱国者武器,就是刻了字的滇国武器,……就是要公开地支持,我们要让东亚回到五代十国!”

毛“我才不怕打,一听打仗我就高兴!燕京算什么打?无非冷兵器,开了几枪。四川才算打,双方都有几万人,有枪有炮,听说还有无线电……”

我“我才不怕解体,一听解体我就高兴!大清当年算什么解体?无非就是蒙古独立。五代十国才算解体,诸南和平共荣,有枪有炮,听说还在清口干死了几万支那人……”

山滇之城

滇尼亚没有亡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