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人的呐喊(一):从中国的四个起源看消灭中国的必要性

山滇之城
Jun 9, 2019 · 16 min read

中国的存在就是一场反人类的恶魔瘟疫。 — — 序

在撰写出这篇文章之前,我要无比感谢我的晋兰友邦的朋友沈京东,我从他的笔尖,感受到了他内心深处对支那魔鬼的熊熊怒火。他有多仇恨支那人,他就有多热爱人类文明。他是一名优秀的晋兰爱国者,不会遗忘支那人对晋兰犯下的种族灭绝罪行,狂热地主张让中国人以血还血,他继承了晋兰先辈的正义与坚韧,在论支那方面提出了很多妙笔生花的见解。笔者通过学习他的理论,也决定在滇国的荒野发出自己的呼声。

总而言之:

古代中国人起源于食人族,古代中国起源于反人类制度,近代中国人(汉人)起源于菜人,近代中国起源于恐怖分子

1,古代中国人起源于食人族

国际公认的中华远古文明起源于商朝,从商人的墓葬,我们可以肯定商人就是一个残暴的食人部落。甚至从二里头时期 — — 二里头就在今天的洛阳或者差不多的地方,是中华民族真正的发源地和中心 — — 他们开始大规模地使用人祭。商人以食人为乐,大批地吃人肉,吃完人肉以后还把人骨头拿到他们的手工作坊去做成各式各样的器物。殷人的很多器物,包括喝酒的酒碗,都是人骨头做的。例如,把人的头盖骨锯下来当作酒碗。

阿姨曾经说过:

“我们如果环顾世界的话,这种以被捕获的敌人的人头做酒碗的习俗,普遍地出现在斯基泰文化当中。但是即使是斯基泰文化,也没有像是殷人那样整批整批地杀人吃肉的。在整个人类历史上,与此有点相似性的只有墨西哥的阿兹特克人和刚果河的某些部落,而阿兹特克人和刚果河的部落杀人的数量也是远不如殷人的。殷人是最早的中国人。如果你把中国文化的标志定在汉字上的话,那么毫无疑问,中国文化是人类历史上最当之无愧的食人文化。我们可以用以下的方法来分析。各个文化都有它自己的特殊之处。例如,爱斯基摩人或因纽特人,它的文化当中描写雪的词就很多。我们用一个词“雪”来描写各式各样的雪,但是爱斯基摩人是对各种不同的雪花都有单独的词的。吉尔吉斯人是中亚的马上民族,他们描写马的词汇也是特别多的。我们就说是马,要么就是再加一个公马母马,但是吉尔吉斯人不是这么简单的。一岁马当中毛色为黄色的公马有一个词,一岁马当中毛色为带斑点的母马又有另外一个词。仅仅是描写各种不同马的词,吉尔吉斯人就有几千个。那么我们再看最早的汉字,然后你就会有一个惊人的发现:最早的汉字当中描写吃人肉的词,就像描写马的词在吉尔吉斯语中占的地位一样甚至是更多。

有很多你现在想不到的常用词,最初都是用来描写吃人肉的。例如妻子的“妻”,你以为“妻”这个词是意味着你娶了一个老婆,但是在甲骨文当中这个词的意思就是,你明天早上在早饭的时候要吃掉的那个女人。“妾”这个词,你如果以为是指你的小老婆或者你的小蜜,那你就错了,它的意思是一个脖子上系着绳索的女俘虏,也是要拿来吃的。“用”这个词,如果你以为是一个动词,可以用在任何需要你动手的东西上面,其实不是,“用”这个词本身也是表示把人砍成一段一段地吃掉。“伐”这个词,不用说,它本身就是带兵火之意的,它的意思是把人的脑袋砍下来。另外还有几个词,例如像是几个数学符号π叠加在一起的词,它的意思是把人切成一片一片的,放在锅里煮。另外一个像是三角组合的字,它的意思是把人放在鼎里面活活煮。仔细算下来的话,甲骨文的总字数有多少,不好说,但是常用的字数总共也只有几千。这几千个甲骨文当中,直接用来描绘吃人肉的最早的汉字就有几百个。也就是说,在最古老的汉字、一切汉字公认的祖先甲骨文当中,用来描写吃人肉的词汇相当于是十分之一。而爱斯基摩人描写雪的词汇占多少,我不知道,但是有个俄罗斯学者好像曾经研究过最古老的吉尔吉斯语,就是俄罗斯帝国征服以前的吉尔吉斯口语,研究它当中描写马的词。他算出来的结果大概是,吉尔吉斯语当中有2.5%~3.5%的词是用来描写马。

你当然可以说中国人并不都是吃人的,有很多中国人没有吃过人,但是也并不是所有吉尔吉斯人都是骑马的。如果你说“吉尔吉斯人是一个游牧民族”这个论断是正确的,那么根据同一个标准,“中国人是食人民族”这个论断就是更加正确的,比“吉尔吉斯人是一个游牧民族”这个论断还要正确得多。如果你一定要理客中地说,因为中国人并不是都吃人的,所以中国人不能算食人民族,那么别人也可以运用同一个标准来说,吉尔吉斯人其实不是游牧民族,哈萨克人也不是游牧民族,世界上根本没有游牧民族。如果中国人不是食人民族的话,那么世界上确实就没有食人民族了,因为阿兹特克人、刚果土族或者其他食人部落吃的人加起来都还不如中国人吃的人多,第二名到第十名加起来都不如中国人这个第一名吃的人多。如果中国人不算食人民族,我们就得说,地球上没有过食人民族。”

周人联合东亚诸部落消灭殷商,是诸夏消灭中国的圣战,这毫无疑问是东亚大陆史上最为正义的战争,随后周人大行封建,建立了第一个诸夏时代,也就是今天支那人哀嚎的分裂战乱时代。诸夏的竞争让东亚文明走上了一个高峰,食人族后裔的孔子成功脱豚还人,就是正义的诸夏战胜邪恶的中国的最好证明。

2,古代中国起源于反人类制度

真正的中国起源于秦国,而非周。周=诸夏,秦=中国。中国谋杀诸夏,中国与诸夏是敌对关系。

秦国的胜利是反人类制度的胜利,秦政源于商鞅变法,商鞅是古代东亚千年反人类制度的集大成者。

晋兰爱国者叶若夫如此详述过秦政:

“商鞅变法的内容很多,但所有的内容,其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富国强兵”,使秦国迅速成为军事强国。商鞅之所以要强制秦人分居,鼓励生育,目的是要要迅速增加人口数量,为他心爱的秦军提供更多的战士;他之所以要奖励农桑,鼓励耕织,发展农田水利建设,目的是希望给秦国的大军提供更多的军粮;在商鞅眼中,秦国人最理想的职业分布,除了官员,就是农民和士兵,商鞅的政策就是要把老百姓都变成这两种人,除了种地的,就是打仗的,其他各种职业尽量少点,思想更要单纯点,除了商君颁布的法令,其他最好啥也不知道。商鞅对一切与耕战无关的行为都嗤之以鼻,对分流了大量劳动力,使人民不能专心务农的工商业活动更是深恶痛绝。因此,他对商人进行了残酷斗争和无情打击,凡是擅自从事商业活动的,全家一并逮捕,送官府为奴。在《商君书》这部集中体现商鞅思想的恐怖言论合集里,商鞅语重心长地告诫秦国各级领导人,国家要富强,就必须严厉打击商人,最好由政府出面,全面取缔商业。在商鞅的领导下,秦国全面禁止了粮食交易,取缔了民间旅馆,大幅提高酒肉价格,以便让老百姓消费不起,经营者只好关门拉倒。在商鞅变法时期,秦国干脆取消了货币,倒退到以物易物的时代。总之,商鞅的经济政策,就是要让老百姓不可能通过贸易发家致富,而只能一辈子老老实实地缴纳军粮,做个没有非分之想的农民。

商鞅是一只政治嗅觉高度灵敏的动物,他敏锐地指出,老百姓衰弱了,国家才会强大,老百姓强大了,国家就会衰弱,所以高明的统治者一定不能让老百姓强大。(民弱国强,民强国弱。故有道之国务在弱民。)而要保证老百姓衰弱,就一定要制定他们不喜欢的法律和政策(政作民之所恶,民弱)。在这样的政治理念下,商鞅变法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要“弱民”,把老百姓全部变成傻逼和穷光蛋。在商鞅的眼里,如果秦国的老百姓都是些蠢人和穷人,国家就好管理多了。因为蠢人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容易欺骗,就连感知痛苦的能力也是很弱的,这些都非常有利于国家法令的施行。

为了把秦国老百姓都变成穷人和蠢人,商鞅制定了几项重要的基本国策。

第一,非耕地资源的国有化。商鞅认为,秦国的矿山、河流、湖泊、沼泽,都必须国有化,禁止农民进入谋生。这样做一方面可以扩大国家的财源,也有利于管理民众,依靠山林和湖泊沼泽生存的猎人、渔民和药人,都是应该被严厉打击的对象,应该把他们都变成农民,为秦军生产更多的粮食。

第二,高税收。商鞅认为,征收重税是必须采用的政策,一方面可以使国家收入增加,从而组建更多的兵团,一方面可以使民众收入减少,使人民便于管理。商鞅变法后,秦国政府向老百姓征收的各种赋税,加上徭役,大约相当于民众年收入的80%。

第三,禁止秦国人自由迁徙。商鞅认为,民众自由迁徙会干扰法令的实施,使变法失败,如果迁到外国,更会增加敌国的人口,而使秦国损失潜在的兵源。即便只是在国内迁徙,也有碍于政府的管理,还可能因为增加见识不好控制,因此,在商鞅领导下,秦国进行了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人口普查和身份登记,建立了一套严格的户籍制度。得益于人才的自由流动才来到秦国的商鞅,就这样结束了秦国人用脚投票的权利。

第四,禁止秦国人与外国人交往。在商鞅变法之前,秦国人无论出国,还是招待外国人,都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商鞅变法之后,这种自由化为乌有。商鞅认为,国民没有机会和外国人交往,那么国家就会非常安全(无外交,则国安而不殆),再愚蠢的人,一旦和外国人打过交道,开了眼界,也会产生对比,就有可能散布反动信息,胡说八道,会严重影响国家的稳定和长治久安。

第五,禁止秦国人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商鞅认为,人民没有知识,对学习没什么兴趣,就会一心一意地种地(愚农不知,不好学问,则务疾农)。秦国本来就是一个文化艺术都十分落后的国家,商鞅变法后,就变成了一个没有文化的国家,老百姓不能读书,也不能听音乐,私藏《诗》《书》这样的文学艺术作品,是严重的犯罪。不仅老百姓不能读书,就连国家官吏和贵族也不容许读法家学说以外的书,不容许了解除了吃喝玩乐以外的知识,违反者都是大大的奸臣。对于已经存在的其他学说,要逐渐杜绝流传于世,不容许其他各家学派的学者们再出来讲学,传道,不能让孔子孟子这样的反动文人蛊惑人心,胡说八道。对国家有意见者,杀无赦。至于后来秦始皇的焚书坑儒,不过是商鞅思想在其他国家推行的扩大版。

在老百姓都变得又穷又蠢以后,还应该做些什么呢?商鞅认为,仅仅让人民变穷变蠢还远远不够,更重要的是要让人民处于卑贱的地位,只有把秦国人都变成贱人,政府施舍的小恩小惠才会显得更有诱惑力,将士们才会为了立下军功获得奖赏而奋不顾身地杀敌,而如果老百姓一旦有了内心的尊严和荣誉,就会看不起国家公务员,一旦有钱了,就会不把国家的赏赐当回事。(民有私荣,则贱列卑官,富则轻赏。)为此,商鞅恢复了商朝实行的,从西周时期就被废止的连坐制度,大开历史倒车,这种野蛮残酷的法律周的司法体系本来已经废止,明确提出,“父子兄弟,罪不相及”(《尚書·康誥》),而商鞅则把它从坟墓里刨了出来,重新规定:一人有罪,全家连坐。老百姓每五家互保,称为伍,每十家相连,称为什,伍与什都要实行连坐,只要这五家与这十家有一个人犯了罪,其他家庭都得连带接受处罚。在伍什之内,人们必须互相监督,互相检举揭发,如果有包庇行为,一经发现,立即处死;而举报有功的,则予以重奖。商鞅变法后,秦国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化为乌有,而亲情、友情、爱情这些人世间美好的东西也都在连坐制度和严刑峻法面前黯然失色了,各种卑鄙无耻、卖友求荣之徒则大行其道,社会风气江河日下,秦国在短短的数年之间就变成了没有人性的禽兽之国。”

所以总结来看,中国起源于秦政,秦政等于反人类制度,秦政的目的,就是为了把人类统统变成贫穷、卑贱、愚蠢、冷漠、残忍、无视一切感情,只知道服从国家法令的农民或军人。这套制度从秦到汉武帝,到朱元璋以后不断加强。以秦政为蓝本的编户齐民制度成为了自共产恐怖制度诞生之前的最集权、最反人类的制度。

3,近代中国人(汉人)起源于菜人

近代中华民族纯属梁启超贪图满洲蒙古土地的诈骗式构建,近代汉人起源于章太炎以明国两京十三省人口的构建,而明国是一个纯粹食人族国家,汉人起源于“想肉”或者“菜人”。

朱元璋领导的大明王朝也是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个由政府主导的,大规模合法的吃人肉、卖人肉的王朝,从朱皇帝本人到各级将军都以吃人肉为乐,类似今天的活摘器官,记载朱元璋一伙人杀人吃人的并不见于明史或地方志。而是见于韩国和日本乃至越南的历史。所以朱元璋也是人类历史上的罪人,犯有反人类罪。朱明匪帮的极度残暴与无耻实际是因为流氓无产者内心深处的极度自卑与恐惧导致的,这与内心自信强大的蒙古人有本质差别。这极度的自卑与恐惧是地球历史从没有过的最大自卑与恐惧,所以必须彻底毁灭人类伦理,把诸夏的自由民打成菜人,朱明匪帮才能安心。

二十四史里有明一朝也是唯一一个合理合法吃人肉卖人肉的朝代,而且吃的还不限于是外敌(瓦剌或女真人)或者叛徒(袁崇焕)的人肉,也吃自己的费拉子民也就是被定义为菜人的编户齐民的人肉。吃的理直气壮合理合法。明朝是东方专制官僚国家最终堕落到流氓无产阶级国家的证明。

如果说支那历代王朝兴灭过程中,吃人尚可推诿给战乱和饥荒。但是明朝在没有战乱,没有饥荒的时候,还依然拿人当牲畜一样吃的,做药物的,而且吃得那么普遍也的的确确只有明朝一朝。而且在此多说一句:明朝吃人不光是打仗的大老粗吃,就连那些不忘初心跟太祖的皇族子弟们也吃。永乐大帝的孙子,周王朱有熺就好吃人。继承了太祖朱元璋的革命优良传统。开始只是命令王府捕来老百姓吃,后来就捕来十五六岁的少女来吃。据说十五六岁处女少女的脑仁有无花果味。

满洲征服东亚,其实上反而是一种保护性征服。将明国两京十三省的残民的地位从家畜提升为了顺民。见于史册的扬州和嘉定之类暴行,实际上远比朱明匪帮灭绝东亚大部分人口时温和得多。满洲统治中国的过程中,不免沾染了支那化的恶习。随着满洲人在西方人面前的失败,一帮邪恶的中国主义分子决定创作近代的“汉人”和“中华民族”的概念。

发明中国主义的猪狗有两类,一类是发明大汉民族的畜类,一类是发明中华民族的畜生,他们构建这两个虚假民族的目的,都是为了发泄支那人内心的贱逼性。

第一类中国主义魔鬼为了廉价发明满洲的敌人,所以以明国的两京十三省为蓝本,发明所谓的“汉人”概念,将支那食人族和诸夏各民族强行捏在一起,解构清末民初的地方认同,让受害者去跟着中国人崇拜他们食人魔偶像朱元璋。这种无耻逻辑,其实就是宣传杀人犯与受害者本是一家、其乐融融的猪狗逻辑。中国像章太炎、钱穆这一类斯文败类,鼓吹汉族的目的,无非就是类似人口贩子为了让自己绑票的小孩为其卖命的目的一样,企图让诸夏热血青年认贼作父,帮助中国猪狗侵略满洲、蒙古乃至整个世界,支那的汉族主义从来都以统治世界,杀光邻国居民为目的。读者不要以为我在耸人听闻,阅读一下汉族主义大作《铁血大明》【这篇文章的结局是汉人彻底灭绝了满洲人、日本人和欧洲人】,就知道我所言非虚。

第二类中国主义魔鬼则更为卑劣,他们为了贪图清帝国的遗产,故意按照清帝国疆域发明了所谓的“中华民族”。其实也就是坏心员工企图霸占老板财产的故事。我打一个简单的比方,大家就都能明白梁启超创建中华民族时的下贱心里。

这就好比朱家土匪冲进富翁张三家 ,将张三全家杀死,夺走全部财产,张三被套上铁链关进猪圈为奴隶,后来满大爷击毙了朱家土匪,把张三的铁链解开待遇从奴隶提高为家仆,但张三这时却想贪图满大爷的家产。后来,满大爷吸大烟吸死了,张三立刻决定认满大爷为爹,将满大爷牌位供奉在头顶上,把满大爷的亲生儿子非法囚禁起来,并企图将满大爷的生意合伙人李四,管家王二麻子打成自己的奴隶,声称你们是我满爸爸留给我的财产,如果不听话就把你们制成人肉饼……

我们把这个故事里面的张三换成中国主,把朱家换成明朝,把满大爷换成满清,把满大爷儿子换成满洲,把李四换成蒙古,管家换成图伯特,是不是就完全明白了“中华民族”是怎样的一坨狗屎?!

晋兰朋友沈京东说过:“诸夏爱国者反共,是用好反对坏。中国人反共,是用更坏反对坏。你们中国人不配反共”这句话同样可以用在清末的辛亥解体格局。

“1911滇国反清独立,是用好反对坏,中国主义者打着朱元璋旗号反清,是用最坏反对好。你们中国人不配反满!”

4,近代中国起源于恐怖分子

中国共产党说过一句实话:“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没有列宁党的恐怖主义,中国不可能统一。中国存在的代价就是恐怖主义的存在”。

20世纪,共产党就是世界上最大的暴恐集团,其犯下的罪行,今天的ISIS远远不能比肩。

中国之所以能够被共产党轻松渗透。恰恰是因为中国主义者的反人类本性契合共产党的反人类本性。

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都是同父同母的兄弟,在两个恶魔横行东亚的时代,只有被他们打成“反动军阀”的人物,才代表那个时代的正义。

国民党当然也是支那败类与列宁党秩序的混合体。所以粤国叛徒孙文能够脸不变色心不跳地动用党军在母邦南粤的西关屠城。

国民党军北伐,先后在南京和济南屠杀国外侨民。在孙文的家乡南粤和蒋介石的家乡大搞统制经济、征收敌产、劫收。对外刻意挑起对日战争,对内故意虐待死百万巴蜀壮丁、制造人为溃坝有计划屠杀本国人口。对台湾制造了228灭绝性大屠杀。蒋害死的人类数量,在20世纪能排名前四。(前三名毛泽东、斯大林、希特勒)

今天的ISIS制造的恐怖活动杀死的人数,恐怕不过国民党的千分之一。如果说蒋介石是比巴格达迪邪恶一千倍的恐怖分子,那毛泽东就是比巴格达迪邪恶一万倍的恐怖分子。当然,毛在整个共产党里面,只能算温和派恐怖分子。

张闻天成功让赣南人口锐减三分之一,张国焘在川北屠杀了近百万巴蜀人,邓小平屠杀滇蜀黔近两百万“土匪”,李井泉通过饥荒式种族灭绝杀害了一千万巴蜀人。

温和派中国人热捧的胡耀邦赵紫阳,个个都是满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胡耀邦在巴蜀屠杀得人头滚滚,赵紫阳在河南弑父并在南粤疯狂屠杀地主。

如果说苏联的赤色恐怖分子动用毒气屠杀农民,西班牙的恐怖分子奸杀修女,希腊的恐怖分子拐卖儿童这些行为已经让人无法忍受。那中国的共产恐怖分子相比起他们的祖先朱元璋来说,其实反而已经是一种难能可贵的进步,毕竟列宁主义的螺丝钉地位还是高于朱元璋的食材。

近代中国的制度,是利用从西方进口的总体战政策,全面对秦政编户齐民制度的升级版。主要从三个方面进一步强化了秦政:

1、强占一切物质资源,确保它们不会落在各国反抗者手中。扫荡一切独立精神权威和道义权威诸如宗教组织等等,垄断把持文化教育宣传,以此垄断东亚各地的精神资源和信息资源。

2、将所有征服区百姓都编织入一个无比庞大而严密的组织网络中,就连无业者也有管理单位(街道委员会),将每个被征服者终生焊死在原位,不但没有游动可能,而且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持续监控。

3、剥夺一切被征服者的财产,实行党有制,控制了每个人的粮道,使得被征服者彻底丧失自食其力可能。

至此,一个以食人为传统,以反人类制度立国,以菜人为剥削对象,由恐怖分子管理的中国仍然存在于人类文明之中。

山滇之城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