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问答之滇国篇章

山滇之城
Mar 13, 2019 · 10 min read

问:现在缅甸东北仍然存在不少反对缅甸大一统政策的“军阀”,这些“军阀”不少至今认同不明,甚至出现类似果敢这样拙劣民卒发明的小邦,滇人的复郭军团是否会从这里崛起?

阿姨:

对 于这些军阀来说,1950年的战争从来没有停止过。贵榧这所以一直在越过仅仅在地图上存在的边界,向边界的另一边大量的投放资金,其实这就跟它在米国西海 岸和南非和其他各地大量投放资金的方式非常相似,因为这里仍然有它在1950年代以来未曾打败,只是退避三舍的各种敌人。战争仍然在以残酷的方式进行。例 如,像彭家声这样一些军阀,实际上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贵榧需要用他们来压制那些正统派的封建领主,和跟过去的返供势力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其他各小邦势力。 这个逻辑好象是一场持续了几十年,至今还没有结束的郑和下西洋,无论表面上的目的是什么,真实的目的都是为了追杀自以为正统的建文帝及其支持者。贵榧在全 球华人当中大量投洒金钱的桶栈活动,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这方面的工作。

CPC飞碟出身的果敢军阀彭家声

理 论上的缅越边境,是由这一系列的诸侯形成的极不稳定的多国体系。当然,跟滇军有关系的各种势力一直是存在的,他们一次又一次遭到残酷打击,包括全家灭门之 类。但是,他们从来没有真正消失过。他们的存在,制造了一个小型的多国体系。在费拉化更加严重的内地,渐渐失去财政支援以后,塌陷开始发生的时候,即使没 有任何人的经营,他们也会自动的,出于像水往低处流一样的逻辑,把他们的势力投向跟远的地方。例如,仅仅是为了使,能够给他们提供资金的走私活动得到更好 的保护,随着东乱的升级,他们也会不断进行军事训练和军备升级。

当 然,这样的斗争不一定能够产生出狭义的大不列滇复郭主义症腐,如果你坚持这个复郭主义症腐应该具有有理论上和人事上的正统性的话。坚持这样的正统性的集 团,不一定能够在这样的博弈中胜出。胜出的很可能是两面三刀,反反复复背叛了N多次,甚至手上沾着过去的复郭义士和返供斗士鲜血的军事集团。因为这样的军 事集团在时机来临的时候,在龙骑兵地区退缩,相关的地区秩序崩溃的时候也会为了自身的利益扮演和他们的真实角色相反的角色。这一切,从现在这个时间点来说 是无法预测的。

缅甸地方民族武装示意图

问:滇国复郭后,是否应当将这些滇缅边境的军阀纳入联邦?还是支持他们发明克钦、果敢等小国作为抵抗缅甸的屏障?还是为了不得罪缅甸,承认缅甸的煮拳?

阿姨:从 文明自身的角度来讲,维持一系列小国的多国体系和改头换面而保持下来的封建体系,实际上比若干个民卒郭佳更有利于文明。但是,这完全是一个现实郑智的问 题。谁能够杜丽?谁值得收买?谁能够变成交战集团?这完全是一个马基雅维利精算师的计算问题,国际法上对叛乱团体或者抵抗组织以及交战集团是由其定义的。 如果一个集团已经有效的制造了敌人的伤害,那他们就已经是抵抗组织或者叛乱团体了;如果一个集团已经有效的控制相当大的领土达到足够长的时间,那么即使没 有外交承认,它也享有交战集团的地位。如果有的集团已经达到了交战集团的地位,那么实际情况、现实郑智将会不允许你不承认他;相反,如果达不到相应的指 标,连叛乱集团的指标都达不到的话,你再怎么支持他,也是没有用的。

问:CPC在滇地,人为地发明了大量“草裙舞“民卒,以解构滇的属地主义,滇国复郭后应该推行怎样的民卒政策最为合理?

阿姨:

缅 甸虽然从长远看来是免不了要变成核心地区和边远各小邦的集合。但是时间线在什么地方?不好说。缅甸的新症腐很明显已经从脚踏两只船开始,随着昂山素季上 台,已经渐渐的导向了米日一方。所以,将来你支持缅甸军症腐?还是支持它的敌人?这完全要看外交上的博弈,以及实利上的方便。例如掌握海路运输线的力量。 而缅甸症腐,无论什么样的症腐实际上都是不可能边境这条广大的地带,它也只能合纵连横,它从来都是这样的,扶持那些跟它关系较好的民卒地方武装,打击那些 跟它关系不好的民卒地方武装,拉一派打一派。所以几十年来局势从来没有发生真实性的改变。

你 不需要制定任何民卒政策,因为民卒的含义就是郑智军事集团,为你打仗的和出钱支持你打仗的人自动构成了这个民卒的边界。凡是以财政资源和军事资源两者之 一、或者两者皆有来支持你的人,都是滇民卒自然的成员;凡是以这两种资源资敌的人,都是你的敌人,都可以发明为China人。在这两者间的其他各种势力, 只能根据他们自身的愿望和他们的实力,按照外交上的需要来确定他们的归属。他们如果愿意做你的联邦国的自治邦,那么你就是一个多民卒的联邦;他们如果要建 立跟你平行的各国,那么你就有一个多国体系,诸如此类。

问:滇系的繁荣有赖于19–20世纪英法的秩序输入,现今英法殖民秩序撤退,滇人应该寻找谁做为最好的盟友来保证杜丽地位呢?

阿姨:当 然最接近的就是印度和越南,短期来看就是越南和缅甸,印度继承大英帝国,越南继承大法帝国。但是要等到格局真正稳定下来,中间至少要花几十年的时间,这些 年之内,具体的马基雅维利郑智会出现很多具体的变故。最关键的因素其实很简单,把运输武器和物资的通道交给你们的实际势力,就是你们的真正保护人。先在准 多国体系的合纵连横上占住脚跟,以后才能谈得上其他东西。

问:滇人未来思想界会出现泛彝主义吗?民卒协和派滇人应与泛彝主义保持怎样一种关系?

阿姨:出 现不出现都没有关系。因为这样的文化建构要想发展到郑智建构,就是血与钱的郑智建构是需要时间的,在未来的十几年里是来不及的,可能无论哪一种,都是来不 及的,唯一合理的判断方法就是硬核马基雅维利的血与钱的判断方法。无论他们的芝士粉子制造出的理论是怎样的,你真正需要计算的就是它的血与钱。没有血与 钱,只有芝士粉子理论的那它只是抛出的种子,在它长大构成值得利用的郑智势力以前,可以暂时存而不论。

问:滇国未来的官方语言政策,从短期到长期应该如何设计呢?

阿姨:最好不要首先就制定官方语言政策,而是要等待历史的博弈展开了几十年,等你至少已经混到交战集团的地位,能够有效的统治一批相对固定的居民以后,然后才因利乘便,从这些人的实际组成来推出你将来需要的语言政策。

问:如何去除滞留东南亚的云南返供志愿军后人的KMT认同,转而说服他们投身滇民卒的解放事业?

阿姨:他 们没有多少选择,他们不像是走到Formosa的那一批人,还可以在大种花主义和Formosa民卒认同之间选择。他们处在滇缅边境,如果不接受滇民卒的 发明,就只能搞缅甸境内的果敢这样小民卒之类的发明。他们如果要坚持,这也无所谓。没有必要对纯属理论上的争论浪费太多时间,你只要把自己的理论建构搞起 来,剩下的事情就完全按照现实郑智的需要,按照血与钱的支撑能力,按照外交的需要来判断。弱者总会团结起来攻击强者,维护你自己重要生命线和重要资源线的 力量总是你的盟友;反之,则总是你的敌人。他在意识形态的牌子上和历史传统上继承那一只是次要因素,次要因素在关键时刻必须要为主要因素让步。

问:滇内的传统的伊斯兰教势力将在滇民卒复郭中扮演怎么样的角色?滇人复郭后,是否应当官方宣布恢复南诏大理时代的“滇密“(云南密宗)地位?

阿姨:

滇 回有自己的社区传统,他们的社区传统必然会使他们在中原板荡之时,取得事实上的自我统治地位。然后,他们想要做什么,要看他们自己的意见,不能反对他们, 要绕开他们走,如果能争取他们做盟友,那是最好的;但是,如果争取不到,或者双方的路线有冲突的话,那就不如把他们能够控制的地方让给他们,让他们自行去 发展,他们发展的结果,总是不利于China,而有利于滇国。在滇国实际上获得交战集团的地位以前,无论他们做什么,都以支持为宜。

滇 国在自己的势力圈稳定以前,不大需要什么官方宗教,理由跟不需要官方语言相同;等到势力稳定以后,最能团结你的居民,你的居民最倾向于的宗教信仰,就可以 变成你的国教了。如果有这个必要和有这种现象的话;如果没有,就根本没有必要去设计这样徒然自扰,制造更多的障碍,却不能给你增加更多支持的设计。

问:从事实杜丽到国际公认的法理杜丽的间隔时间,一般是新杜丽郭佳的最脆弱阶段,在这段时间内,除了争取尽量多的郭佳承认以外,滇人还需要做些什么?

阿姨:维持即成事实的稳定性,就是宁可要小而稳定,可以跨代的统治区;也不要大而不稳定,不断的更换人口的统治区。只要你的统治区能够跨代,以后就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维持跨代的传统,是最重要的,也是对相应郑智团体郑智德性的一大考验。

问:现在的滇国属于诸亚还是诸厦?

阿姨:历史上的滇国有强烈的诸亚特征,他的很多核心邦国是从内亚迁来的;但现在的滇国,因为他是使用汉字的,所以就仍然是诸厦了。等到滇国使用的主要语言不再是汉字以后,他就不再是诸厦了。所谓诸厦就是使用汉字,但是不属于同一个郭佳的各个邦国。

问:滇国未来是否需要一个铁腕的去China化的威权主义统治者执政数十年?

阿姨:这个问题就不是你需要不需要的问题,而是事实将会如何演化的问题。在演化开始以前,讨论这些问题是没有意义的。假如你需要而实际上产生不出来,那说这话是没有用处的;假如你不需要而实际上产生出来,说这些话也是没有用处的。

问:在全世界症腐的规模都在扩大化的现在不断扩大化的现在,是否可以在构建民卒郭佳的过程中仍然保持较小的症腐规模?

阿姨:我 们要明白症腐规模这个东西,只有对已经建成的民卒郭佳才有意义。例如伊斯兰教徒统治下的基督教和犹太教社区,伊斯兰教的帝国对于叙利亚的基督教徒和犹太教 徒来说,能不能算是症腐?还是只不过是强势社区及其领袖对弱势社区的保护?这本身就是一个定义问题。症腐隐含的公共性的概念,意味着一个固定统治区内的人 口,存在着相对明确的公共领域观念;而在博弈的开始阶段,甚至可能在(博弈)全程的大部分(时间),这样的公共领域是模糊不清的。你无法区别你所在的武装 团体,能够输出秩序的武装团体,到底算不算它活动区域的症腐?还是只能算争夺统治权的众多武装集团之一?还是它们和其他集团的关系,以及和各种居民之间的 关系,根本不是居民和症腐之间的关系。当然你能不能形成小症腐的宪法,关键因素在于你在演化过程中,你实际形成的郑智组织是怎么样的。因为你即将得到的宪 制,必将是这个演化路径的明朗化和合法化。

问:阿姨是否认同罗马化以后的米国会逐渐走向衰退,如同过去的罗马一样?

阿姨:这 样的发展至少要的几十年以后,对于几十年以内的博弈是没有意义的。例如,米国实际上可以采取像英国对待大联盟的做法,使印度、越南充当它的普鲁士和奥地 利,来包围China;而自己只扮演英国的角色,使自己只保留强大的海军,而没有必要保留强大的陆军。这样的政策演化,对于米国的统治者来说实际上是可以 亲而一举做出的。那么这样产生出的演化就会使米国,乃至于美洲大陆变得更像是英国和包括爱尔兰在内的不列颠群岛。然后,它可以在撤出欧亚大陆的同时,保留 自己类似大英帝国的地位。在这样演化当中,像印度、印尼这样的人口大国,反而会显得像普鲁士、奥地利、西班牙这样的大陆霸主,在英国人没有利益关系的大部 分问题上,显得比英国人更像是霸主。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