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滇国临沧地区反恐战争二三事

山滇之城
Jul 13, 2019 · 5 min read

1950年代的滇国,几乎全民参加了反恐卫国战争。

1950年的滇国反恐战争之所以伟大,在于翻开共匪编撰的污蔑滇国义军的书本,都可以发现滇国几乎每一个市县都爆发了所谓“土匪暴乱”,连昆明曲靖这种被滇人认为比较费拉的城市都是处处烽火。深刻说明了卢汉降共的行为绝对代表不了全滇人,滇民族是全民反共民族。

共党在批斗龙云的会议上,亲口承认: “人们还记得,在1950年春夏之交,云南各地,从滇中到滇南,从滇东北到滇西北,到处燃起了反革命暴乱的火焰。匪徒们捣毁政府,杀害干部,无所不为。”换句话说,1950年代的滇国,几乎全民参加了反恐卫国战争。

在临沧地区,中共区区一个县委,都对滇人进行了抽骨吸髓的压榨,中共的临沧云县县委征粮额竟然多达157万斤稻谷,2.5万斤小麦!

不堪重负的滇国人民,因此组成了所谓“西南联合军政委员会指挥部”、“云南省反共救国军沧怒纵队”、“云南人民反共救国军顺宁纵队”、“大同正义军”等反恐武装30余支,4500余人。其中,尤以云县的张国柱势力最大。

1950年7月26日,凤庆县琼英乡(今郭大寨)留用乡长文兴洲发动起义;7月29日,凤庆县凤梧乡(今雪山及三岔河各一部分)土豪领袖辉廷举发动起义;7月31日,云县涌宝土豪徐家鹏、沈维松发动起义;8月8日,云县哨街原乡长罗大本与地主马仲龙联合董仲明起义;8月7日,镇康县东区(班卡)地主起义;9月9日,镇康县小勐统区副区长杨新昌起义;9月26日,双江地主、原缅宁专员彭肇模(彭四),令杨成之率众义军收复临沧博尚。1951年4月中旬,镇康县小落水人民起义;6月19日,双江县民兵大队长张肇成率民兵攻打南协。最后,发展到李弥所组织的“云南人民反共救国军”8000余人对沧源、耿马、镇康等县的收复;大雪山区义军沈小清、杨志春、字光斗、戎光彩、何朝相等1000余人进行长达两年多的反恐战争,形成了一场涉及面广、参加人员多、持续长,并以反对共产党、反对中国侵略者为主要目的滇民族反恐卫国战争。

临沧反恐卫国战争期间,滇军游击队共消灭3000余名中共侵略者,夺回数百万斤粮食。捣毁20余个匪共的伪乡人民政府。

临沧滇国义军处决共匪及其走狗的手段

1950年7月26日,顺宁县琼英乡留用乡长文兴洲联合反恐武装发动各保壮丁进行武装起义。住该乡工作队长王万才是一个手中血债累累的共匪(120团粮工队长,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的二等功臣)首先被义军用大刀斩杀于床上。

瞬间埋伏在街子四周的民兵,手持火枪、大刀、木棒、弓弩纷纷出动,一时喊声大作,枪声四起,击毙共党征粮工作队员梁再明、杨香时、卢智远。

工作队员赵清俊是一个屠杀了无数滇国百姓的共狗,滇国百姓把他抓住后,首先撕开这个共匪的嘴巴再割下舌头,让在倍受折磨后慢慢杀害。

征粮共匪游鸿儒,被民兵用弩箭射伤脊背,当他被捕时,箭还深深的钉在脊背上,滇人老百姓围住他拳打脚踢,打得遍体鳞伤,血流如注,直到奄奄一息时,民兵才用绳子将他捆起,拖到马家水井处决。

农会积极分子,滇国叛徒张元龙及其儿子张光发被滇人爱国者抓住后,活活的用钐刀将头砍下,抛入河中。

7月22日,凤梧乡民兵领袖王麻二勾结云县钟德良300多人,窜入凤梧王家寨,包围了正在此地宣传征粮的30名赤共匪徒,杀伤数匪。27日,王、钟义军再度窜入南坝丫口街,毙恐怖分子冯跃祖。

29日,凤梧乡副乡长辉廷举,联合土豪王麻二、王绍光策反一至四保的壮丁和乡队兵包围乡公所,堵截各处要道,追杀住各保的征粮恐怖分子。击毙征粮恐怖分子宝兰、禹革、倪用中。

随即光华乡(今大寺)、勐习乡(今勐佑)也发生滇人反恐武装起兵事件。从7月下旬至8月初,仅十多天共消灭共匪260人,夺回粮食228565斤。

共军很快调集大量兵力反扑,文兴洲遂率领主力从琼英撤退,经耿马逃入缅甸,投奔李弥。

1950年5月,中共匪军120团副团长吴文生率3营进驻临翔区途经云县时,组织3营9连和2营6连,偷袭在大寨的张国柱,俘虏义军领袖张国柱及其随从30余人,在押送下关途中夜宿头道水时,张国柱在外部接应下得以逃脱。

张国柱逃回云县后即与沈维松、徐家鹏密谋,策划于8月7日(农历6月24日火把节)全县举行起义。当凤庆琼英、凤梧等滇民起义的消息传到云县后,沈维松、徐家鹏等率100余人急不可待地突然袭击涌宝区人民政府,全歼该地的征粮恐怖分子。

涌宝义军武装起义后,云县义军起义也蓬勃发展,四维(哨街)、栗树、茂兰、文映(晓街)、茶房、丹山(大寨)、永镇(头道水)等区、村先后发生武装起义,义军开仓放粮、消灭大批征粮恐怖分子。

中国侵略者对这些滇国本土勇士的起义深感头痛,声称他们“倚仗人熟地熟,遇剿匪部队重兵合围时,则有计划逃窜,隐蔽分散,不与剿匪部队打硬仗。遇剿匪部队小部队和人民武装,其匪又集零为整,以绝对优势对剿匪部队进行伏击偷袭。小股土匪更为狡诈,力求避免与剿匪部队接触,消息灵通,行踪跪密,随时移动,时集时散,一旦被击散,则利用崇山峻岭复杂地形,潜伏或游击辗转,跪计多端。”

懒板凳新街位于云县西南,紧邻凤庆地界,地形低洼、四面环山,只有一个出入口。滇国义军于此大破共军,共军损失轻机枪2挺、步枪、冲锋枪21支。

1950年9月26日,以耿马土司罕裕卿为指挥、缅宁专员彭肇模为副指挥的“滇西联合军政委员会右翼指挥部”利用共军分散之机,集结义军800余人,由耿马、双江分两路向缅宁进攻,左路以逃至耿马的云县义军领袖张国柱为首,率400余名义军,企图经勐永、章驮,进而与右路军合击缅宁;右路以杨成之为首,率400余名义军,在张国柱部的掩护下,直扑缅宁博尚,企图攻占博尚为据点继而攻占缅宁县城。在共军的绝对数量装备优势下,博尚战役滇军战败,杨成之在垄岗山被共军击伤后装死,躲藏于死尸堆中,于深夜逃回双江。张国柱部最终于10月战败,流亡耿马、勐永。

山滇之城

Written by

滇尼亚没有亡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