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創新】Stanford Design Challenge 史丹福銀髮設計競賽2015得獎者介紹

SPAN — 2015史丹福銀髮設計競賽首獎作品

當我們嘗試幫行動不便者或年長者提供一些和增強其自我行動力有關的解決方案時,大部分時候我們思考的多是平面的移動,所以有輪椅、助行器和拐杖等。但你有沒有想過:人一旦老了,只是彎腰或蹲下來拿東西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如果你仔細觀察那些自己住的老人家的生活空間,你會發現,對一般人來說只是彎下腰來伸手去做的一件事,例如拿書櫃底層的書、或是拿冰箱或儲藏室下層的東西,對他們卻是很困難的事情。。。」Nicolas Steigmann說。

還在加州設計學院就讀的兩位青年設計師Maiya Jensen(右)和Nicholas Steigmann(左),以方便長者上下的設計作品SPAN,勇奪2015年史丹福長壽中心設計競賽首獎及1萬美元獎金。

首獎:SPAN

就是這個細微但卻與眾不同的觀察,讓Nicolas和夥伴Maiya Jensen開始發想,最終設計了「Span」這個打開來是個三角支架但折起來卻可當拐杖的新設計,為這兩位還在加州設計學院(California College of Arts)就讀的青年設計師贏得了2015年史丹福銀髮設計競賽的首獎和10,000美元的獎金。

有趣的是,得到第二名的HandleBar同樣也是試圖解決長者垂直方向的行動能力(vertical movement),他們的發想主要來自於看到舊金山的住宅中有非常多的樓梯(其實台灣何嘗不是?高達五層的老舊公寓或是透天厝比比皆是),每一階對長者都是一個危險,所以團隊就想如何讓上下樓梯變得更安全?HandleBar基本上就是從只有一邊的扶手,延伸出一個可以讓長者上行和下行都可以直接握住的把手,讓他們更容易維持平衡,相對降低了跌倒的可能。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生物工程學系的團隊,以方便長者上下樓梯更容易保持平衡,減少跌倒的HandleBar得到第二名和5000美元獎金。團隊中包括兩位華裔學生:張善瑜(Celia Cheung) (左一)和周姿恩(Suzanne Chou)(中)。(楊寧茵攝)

二獎:Handle Bar

HandleBar團隊由四位目前還就讀於柏克萊加大生物工程系的學生組成,其中包含兩名華裔周姿恩(Suzanne Chou) 和張善瑜(Celia Cheung),負責在決賽上進行提案說明的張善瑜表示,這是他們課堂上的作業,老師鼓勵他們來參賽,他們就決定試試,很開心得了第二名,並拿到5000美元的獎金!但她也坦承,沒有設計背景的他們,在製作prototype的過程中,的確有些吃力,而且目前整個計畫還是屬於比較初期的階段,還有很多可以改進的地方,也需要取得更多使用者數據。

美國西北大學的團隊,以智慧型居家照明設計Luna Lights,得到第三名。他們已經為這項產品走上創業之路,左為公司COO Wesley Youman,右為CEO Donovan Morrison。(楊寧茵攝)

三獎:Luna Lights

相較於前兩名作品主要是從學校作業衍生出來,第三名的Luna Lights則顯得相對專業。來自西北大學的這個團隊已經開始創業,並在社區中進行小型測試。Luna Lights想要解決的就是長者行動問題中最大的一個危機 — 跌倒,「而我們發現,80%的跌倒發生在視線不良的情況下,因此照明是防止跌倒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公司營運官Wesley Youman在決賽時的七分鐘提案說明時指出。

「Luna Lights就是一個專門為長者設計的智慧照明裝置,例如當長者半夜從床上起身要去廁所時,裝在床旁邊的偵測器會偵測到長者的動作而把燈點亮,一個偵測器可以同時點亮三個燈,就可以讓長者從臥室到走道到廁所的一路燈火通明,減少他們跌倒的機會。」Youman說,Luna Lights的另一個特色是偵測器會蒐集長者行動數據,可作為觀察長者居家身體情況的參考,「如果一個長者晚間的起身次數忽然有了大的變化,也可以幫助照顧人員注意到也許長者的健康狀況有些改變。」

新加坡大學設計師鄒煒棟的Flipod獲得世界經濟論壇得別獎,除了5000美元獎金,並可到2015年中國大連舉行的論壇中發表。

世界經濟論壇特別獎:Flipod

今年史丹福長壽中心在World Economic Forum和Qualcomm的贊助下新設了一個特別獎,得獎的團隊除了贏得5000元的獎金,還獲得9月在中國大連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中發表自己作品的機會。今年這個獎項由來自新加坡大學的青年設計師鄒煒棟(Eason Chow)獲得。鄒煒棟的作品名為Flipod,是一套讓全癱臥床者可以自行翻身的裝置,也因此大大減輕照顧者的負擔。

對設計充滿熱情的鄒煒棟說,這個作品來自於他的畢業計畫,原始想法是當他在肌肉痿縮症協會擔任義工時,他注意到照顧者為了替被照顧者翻身,睡眠時間經常必須中斷,經常一次只能睡兩三個鐘頭,對於照顧者和被照顧者都是極大的身心負擔。若想解決這個問題,除了人工翻身,目前市面上有的產品都是從床墊來改善,也因此價格相對昂貴,他就想,或許可以利用可自動充氣的氣囊,來設計一套可以預先program但價格相對親民的簡易裝置。

Flipod基本上就像一個小枕頭一樣,可置於在使用者的下腰部或其他適當的位置,幾個活動小型氣囊則可以任意黏貼在適當位置上,整個裝置則可預先設定時間和升高的強度等等,這樣裝置就會在適當時間充氣,充氣的那邊會幫助使用者把身體抬高,等於是幫他們翻身或改變位置,「這個裝置已經在一些病人身上適用過,初期家屬和病人的反應都很不錯,尤其是家屬,他們也提供了我們一些很寶貴的修改意見,例如原本的程式設計只會充氣,但後來發現一直把氣充得很飽,然後氣自己慢慢漏掉,其實對用者來說並不舒服,而是應該充一段時間,然後一點一點地漏掉,然後又充,這樣間歇性的作法,比較能和呼吸配合,使用起來也比較舒服。」他強調,像這樣細緻但重要的修正,如果沒有來自使用者的經驗分享,設計師一開始實在想不到。

June Fisher教授(左)獲得Aging 2.0年度業師獎,和獲得年度大使獎的銀享全球執行長蔡昕伶合影。(楊寧茵攝)

“Design WITH us, Not FOR us!”

鄒煒棟的肺腑之言,其實也是銀髮族的心聲。今年獲頒特別業師獎的June Fisher教授已經82歲,這幾年他活躍於Aging 2.0和史丹福長壽中心的各項活動中擔任特別志工,因為她認為自己既是醫生又是長者(雖然她不太願意提她的年紀)的雙重身分,讓她有絕對的權威和話語權來提出反饋和建議,她也非常樂意擔任各項設計和發明的試用者,分享經驗給設計團隊。她在致詞時強調,一個人不管活到幾歲,都希望可以自己照顧自己,因此讓我們可以自己獨立生活,就是讓我們得到尊嚴,並對生活依然充滿信心,沒有什麼比這個對於長者更重要!「我要奉勸各位,千萬不要以為你知道長者需要什麼,你不會比我們更清楚我們需要什麼。請你們和我們一起設計,而非為我們設計!」(Design WITH us, Not FOR us!)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Taoker Bridge 饕克喬良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