溝通的效率及文字語言

回顧幾年前我自己寫的文章我常常看不懂。

用字精簡如只用關鍵字,像詩般的意境。

接下來我們來討論這樣是好還不好。

一般坊間的暢銷書很懂得使用舉例,然而舉的例子常常讓我在頻頻稱是後,懷疑論的我過一陣子後又覺得像特例。

或許,例子真的不好舉時倒不如不要舉,讓讀者自身舉自己的例子並重複舉他例來驗證。

幫助讀者了解的舉例,遇到認真的讀者或許不要舉反而對閱讀更有效率。這邊說的效率一直不是單位時間內的字數,而是讀者從書裡行間獲得的知識。

Read between lines. 讀者的理解記憶及未來的實際運用才是真正書的力量。這樣的效率才是真正的價值。

然後我們來談文字。無論細體粗體,易辨性可視性等的強調都太過浮誇。西方文字的學問再怎樣都比不上顏色的名視度來的易辨重量。再怎樣都比不上東方楷書草書等承載更多的情緒層次。

這樣的情緒承載對我來說才是真正的溝通,真正的表達。在網路世界爆炸量的文字使用後,我們是否可以開始思考文字視覺上的表達使用?而非僅僅使用制式化的字型來減少網路流量,當在流量似乎不再如此重要的未來?

再來隨便聊一下語言。

就如同上面文中一直想表達的,用字多寡字型易辨並不代表溝通效率。

因此使用文言文,或像我以前僅使用關鍵字般的文章,當讀者深入其中咀嚼再三時獲得的很可能比滔滔不絕的作者寫出的得到更多。

中文一直是不精確的語言,相較於德語法語更是如此。東方藝術也很可能有同樣的模糊語意。在工業設計安全時當然要有明確的規定與精確的執行。然而在人與人的溝通上是否能有不同的方法方向是我所樂意見到的。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