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中文字體的人常處於本末倒置的情形。

學習西方理論的人,為了追求內文閱讀的效率。捨棄書法字,斤斤計較於工整的印刷字。

若是為了追求閱讀效率,最快的方式莫過於使用文言文。

文言文不好懂,但經由適當的訓練,老嫗能解並非難事。

中文的模糊性是外文精準拼音無法比擬的。捨棄模糊象形等六書的造字原則概念,強迫套用西方拼音字型學所造的字體。以追求效率等不實的藉口,實則殘害了中文字體原本需要自成一格的發展。

等粗無個性的字體

更是退步的溝通方式。

這樣的字體,放在全無情感表達的科學論文中或許可用,其他的狀況中,經由書法字表達出的豐富情緒,產生真正令人感動的溝通。這樣的溝通不是更「精準」「有效」嗎?

因為技術上的限制,過去在製作書法字體以及其行氣拉長縮伸等佈局構圖,根本不可思議。但隨著科技的進步,正本清源的讓漢字溝通有不同於西方的方式是重要的方向。

為何最近康熙字典體這種不是字體的字體受到大家青睞?原因就是它多了人味,又沒有類似的對手,就流行了起來。

它真的沒有對手嗎?其實坊間所有的書法字帖都是。我們只要稍加學習認識書法字,就有機會讓漢字的美感經驗大為提升。只是目前似乎沒有人在做把缺失的字補全,讓各個名家的書法字成為字體。更遑論用軟體按照語氣情緒來直書編排了。

漢字除了造字成詞原理與西方不同,一句話的抑揚頓挫都可以用書法的方式表現出來。

這種表達溝通的方式,真的沒有效率?或許我們該好好思考所謂的效率定義為何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