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語溝通可視為一種懶惰的表達方式。其中一方無需再從頭到尾演練過一次讓另外一方觀賞後理解。

成語也有相同的作用,也是一種懶惰的表達方式。用簡單的四個字就能把原本需要很多字才能表達的故事快速溝通。

文言文也是同樣的狀態。問題在於,中文的模糊性,是否因文字語言的數量減少有不能忍受的影響?或是,為求效率,文言文不失為未來努力的方向?

聽起來很好笑,似乎只是回頭路。那就代表您完全聽不懂我上面寫的那些。

語言的學成視同習慣的養成,新的 iOS 取消了擬物,重新建造起語言的巴別塔。讓使用不同語言的人無法所見即所得的順利操作。

文字語言的學習若本來就為了效率,那麼為了效率做更多高門檻的學習又有何不可?只是效率要多高,門檻要多高,就是需要考慮溝通平衡的部分了。有些人還是喜歡用終端機命令列執行也是一樣為求效率。

但中文不似程式語言或外文拼音文字般的精準,就算精確表達也會產生浪費太多時間或接收者聽者有心的狀況。

在這裡只是想說明一些脈絡,在漢字語言發展方向上希望不要走了西方國家不同脈絡教育卻自以為是適合東方的悲慘路線。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