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見的台灣獨立音樂

約莫從14年後半開始,更確切的來說是與才女般的女友分手後,我依循著過往不常聽的音樂,開始去回憶與她相處的日子,希望能夠更了解她,這對一個良性分手的人似乎不太自然!?

一開始是Hush的波希米亞,然後藍綠藻的夢,之後就整張都聽了,以前總覺得台灣的歌手都是不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不是唱情歌,就是唱舞曲,似乎每首歌都是為了佔據KTV排行榜而誕生的,於是自從周杰倫第四張專輯之後,便對華語音樂毫無興趣。

在Hush之後是洪申豪與透明雜誌的啟發,「台灣原來還有這種不安於室的音樂啊」這是我一開始聽到的想法,就好像是一個開關一般,把過去不聽的、厭煩的、否定的想法都關掉一樣,漸漸開始去聆聽更多台灣生長出來的音樂,並且去搜尋那些樂團的成員、故事、樂團間的關係等等,隨著找到的資料越來越多,以及聆聽的種類不再自我侷限,慢慢能在腦中整理出一份各個樂團的關係圖,又或者可以說是演進表,同時也認識到了一些後搖與獨立樂團。

去年(2015)二月的時候,在「再造_藝文聲響實驗室」體驗了第一次的獨立表演,場地小小的,人也少少的,那次的經驗讓我不再覺得看演唱會是只屬於歌迷的行為,我還記得那場有 skip skip ben ben跟來自日本的 Asuna Arashi,雖然得承認是為了想看洪申豪而去,但Asuna的表演卻是非常讓人驚艷、有趣與佩服。

在那之後好像就整個放開了,聽了幾個音樂季,也在一些Live House待上幾晚,奇妙的是耳朵聽的範圍卻變窄了起來,開始專注在鼓與貝斯的節奏上、吉他是如何與效果器搭配、音場與空間的關係等等,很多事情都是在耳機與喇叭中無法傳遞過來的。

中間也接觸到廣播,尤其是馬世芳的音樂五四三,讓音樂除了音樂以外,更說明了背後的典故與來由,以及整個唱片產業與文化歷史間的脈絡整理,就像他在一篇與網友對談的記錄中提到「就好像你做為一個影迷,一部電影你不會只看明星只看劇情,你也會想進一步去了解導演、製片、編劇、燈光、剪接、配音,對不對?這麼一來作為一個影迷你看電影得到的樂趣就會越多」。因為他的介紹,也讓我開始關注起中國的獨立音樂,除了熟悉的萬能青年旅店外,更是有野孩子、美好藥店、宋冬野、逃跑計畫等等。聽他的廣播其實是很嚇人的,話語之間不時就會迸出當時的內幕,或是Google上也找不著的典故,你得仔細聽或是反覆聽個兩三回才能把故事給拼起來。

上一次聽的現場,是在新店文山農場的女巫季上,我試著以志工的身份進入表演,觀察一場音樂活動是如何組成以及進行,雖然參與不多,但依舊懾服於女巫店在如此少資源下,所辦出的活動。

經歷了台灣流行樂、搖滾樂與民謠的洗禮,我現在停留在電子樂的節拍上,最近常聽的則是林強、落差草原wwww、Forest森林合唱樂團與生祥樂隊。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