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擊—與時間賽跑的徒勞少年/Les quatre cents coups/

Sung,Di-Yen
Jan 8, 2017 · 3 min read
the final scene of 400 blows

第一次知道四百擊以及它著名的長鏡頭是在16年的台北電影節上,雖然在14年的金馬影展上有放映過,但都無緣進到戲院中觀看,直到今年年末,台北光點的楚浮影展才真的欣賞到楚浮的電影。

看完後的第一個浮現的想法是 Doinel 成長歷程的挫敗與不被信任感,似乎在往後數十年的青少年電影中一再被重現,在輪迴的過程中,隨著時代環境的不同稍微增減一些反映當代的元素,但大抵都不脫離 Doinel 這個原型,這或許是因為這片是導演的半自傳電影,能夠更直接地投射自身的成長經驗到劇本或主角身上。(不過用這種方式去拍攝青少年的成長歷程,楚浮或許不是第一個這樣嘗試)

在這部片中,大人與小孩一直處於對立、對抗的狀態,不論是 Doinel 跟他的養父與不太愛他的媽媽、Rene跟他愛馬成痴的父親與成天酗酒的母親以及他們兩人的老師們。在威權的面前,一切反抗都變得無用、無力,只有義無反顧的逃跑或奔走才能有喘息的機會,即使是在相對自由的體育課中,孩童們還是會一逮住機會就立刻離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n4bP5wsXtA
這種對立情況,直到在感化院中 Doinel 被迫面對心理醫生,才終於不用為了討好別人而說謊,也不用為了吸引眼球而犯錯,面對相對較無利害關係的心理醫生,他可以坦然地說出「他覺得他媽媽其實不太愛他,甚至當初要墮胎、其實他知道爸爸不是親生的」,這些內心的秘密與觀察甚至無法跟他的好友講。

影片最後逃離少年感化院的過程中,在那三幕長鏡頭的堆疊下,畫面與時間的關係似乎被靜止了下來,Doinel 刻意被固定在畫面中央奔跑,只有背景的流逝才讓我們確信時間是在流動的狀態,同時,也營造出期待著下一幕轉換的心情,直到 Doinel 踏入他從未見識過的大海中,他才放慢腳步,轉身,但依舊是那不安焦燥的表情,或許是因為他深知,這海,並不是終點。(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CVHGqZf7Nk

延伸觀賞 — 近年有印象的電影長鏡頭:鳥人/Alejandro、南國再見南國/侯孝賢、路邊野餐/畢贛

延伸觀賞 — 相關作品:猛虎巧克力《四百擊》(收錄於夜工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ZyZ8RKChs0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