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或許你不知道的政制二三事

沒有遍佈全港的街站;沒有電視辯論;也沒有娥頸橋為選舉一舒緊張的氣氛。一屆屆的區議會選舉便在相對平淡的氣氛下落幕。一如以住,區議會選舉的投票率一直比立法會議會選舉低:立法會選舉(2016, 下同),投票率為 58.3%; 區議會選舉 (2015, 下同),投票率僅有 47.0%。而最教人不值的是,立法會選舉中,民主派得票率為 48.1%,而建制派只有 39.9%;反而在區議會選舉中,建制派得票率達 54.9%,而民主派只有 40.2%,連同自動當選議員,導致建制派坐擁區議會七成議席

筆者認為民主派之所以在區議會輸得一敗塗地,是因為選民對區議會的輕視。試想想,那10%投票率的落差,有多少是建制派的鐵票?在蛇齋餅粽的攻勢下,投票對某些選民而言已成不求甚解的例行任務。然而,觀乎立法會選舉,我們知道任港共再動員,票數始終不及民主派!所以要重奪區議會,並非天方夜譚,只要全民踴躍投票,區議會將會重光,成為民主聲音入區的重要平台。筆者便在此拋磚引玉,略談區議員的較鮮為人知的政制價值,望能引起大眾關注:

一)區議會(第一)功能界別

除了大家都有票投的超級區議會,其實區議員之間可以互選一位立法會代表。然而區議會絕大部份皆為建制派議員,所以建制派總是不戰而勝,輕易取下區議會功能界別一席,並視之為理所當然。要重奪此席,民主派大約要於區議會多取一百席,看似難過登天。實質只要在立法會選舉中投票給民主派的選民,全數與下屆區議會選舉繼續投票便能成事。

二)特首選舉委員會

雖則特首選委構成極度偏頗,而從小圈子選舉所產生的特首,也始終不是一個公民認受的特首。但是,多一個民主派特首選委,特首候選人始終要為民主訴求多賣一份帳。而區議會可互選出123名特首選委,在兩位建制特首候選人叮噹馬頭的情況下,區議會的民主派選委便能發揮箝制的作用,迫使候選人回應他們的訴求。

三)區議會十八區主席

區議會主席由區議員互選產生,由於十八區無一區民主派議員多於建制派議員,所以全部區議會主席皆為建制派。枉論將民主聲音帶入社區,區議會連充分利用資源的功能都做不到。觀塘區議會主席陳振彬曾提倡以五千萬興建音樂噴泉,理由是令咋舌的「沒聽見當區居民有反對聲音」。而順理成章,陳振彬是個大大的反佔中忠實擁躉。香港人,你想大白象工程充斥你的社區嗎?還是要切實的民生基建?關鍵在於,你要打破為政府盲目保駕護航的政棍在區議會的壟斷地位。

距離下屆區議會選舉還有三年,民氣從來都是聚沙城塔,革新區議會,由你、妳和你們的關注開始。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districtinit.hk on February 28, 2017.

A single golf clap? Or a long standing ovation?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