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饮记| 绿茶椰子龙舌兰

茶饮第二杯为不按章法的混酒和持续数日的宿醉。假期之前的周末拿起也不是放下也不是,便硬生生地端着,忙也不是闲也不是。难得没有烦恼为借口,单纯想找一瓶红酒配一部电影,让独处的夜看起来精彩一点。然而没能有独斟的机会,受邀去朋友那里喝酒,遇见很多有趣的新面孔,遇见很多空酒瓶。
红酒在小锅里慢慢加热,加上两粒丁香一支肉桂,趁热饮尽。酒精味没有保留,变成一杯香料味回甘的热饮。小时读《红楼梦》,酒要热了喝才暖身子,凉酒需要身子去暖,便一直对热饮的酒存有情怀。温过的清酒放进装有热水的小桶保温,喝时倒入小而厚重的酒杯,温度略高不可一饮而尽,便小口喝,就着牛肉,一瓶未到就已经醺醺然。冬天啤酒也可热饮,加入枸杞姜片,煮出泡沫,端上一大扎。小时候不喜欢啤酒的气泡,觉得热啤酒最温婉。
买了一瓶带椰子味的龙舌兰,一比一和甜绿茶掺到一起。想起以前每次跑去KTV唱歌的标配好像都是Absolute或者Grey Goose加统一绿茶,喝到最后再也不想闻到绿茶。也想起有一次尝试了荔枝酒,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想到水果都会头晕。前车之鉴在此,还是绿茶安全,可乐和红牛最好也需要出现在调酒单上。一直觉得龙舌兰的味道是浮在空中的,酒体本身没有浓烈的味道,不像波本入口一阵刺激。所有的味道是在流过口腔之后再猛然冲上来的,一拳重击,闷在心底。这瓶酒的椰子味把它伪装成海风和沙滩,夜色下被暖风吹拂起阵阵浪的海水,如此往复,盯着海水和星星。喝下半杯开始懊恼酒倒太多,绿茶的三分之一足以。朋友的房间里有一面镜子,便一直盯着镜子,直到看出海浪为止。就着柠檬再倒下去几个shots,添加蜂蜜甜如糖果的威士忌,不如酒杯有趣的gin,没来得及喝一杯用马克笔在手臂划上一道,就看到镜子被马克笔涂满扭曲的线条。
我好像没有说话,又好像说了很多,就算有,也不是我。是平日躲在柜子里的姐姐,只有在醉酒和生人面前才会出来见见自己,二者缺一不可。踩在棉花上,跳着走小心不踩到地毯上的人和人,发了一堆第二天不记得的话,就像那次在午夜雷雨下迫降的飞机里发的,就在那一个瞬间。
本周有酒有新友,何处觅犯愁。

K.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