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鶴亮翅:Laurie Anderson講座

上周在EYE電影博物館近距離見到Laurie Anderson本人,實在非常感動,沒想過artist’s talk也可以是一場多媒體表演。她的能量這樣強大,一人讀白、演奏、控制sound effect和錄像,遠看還以為是個年青人。

由家中水浸失去所有,講到Trump當選,再說到「選舉本就是說故事」,她說以前的故事還比較長,現在的故事愈來愈短,漸漸甚至只變成一句tweet,她說,她小時候參選學校內班代表,於是竟寫信給當時正角遂總統的甘迺迪,請求他的意見,怎料他竟然回了一封長信,有很多提議,有很多bullet point,當中她最記得的卻是一句「去看看你的選民需要甚麼,然後許下承諾。」當下觀眾大笑,但其實世事果真萬變不離其中。

她又用變聲效果化作男聲,扮成權威說著一些機毀人亡的故事,又時而用小提琴聲,呼應畫面投射的霧。然後她說了一個故事,其實就是古希臘劇作家阿里斯托芬(Aristophanes)的劇本《The Birds》,故事說有兩個詩人,他們埋怨雅典詩界不濟,然後決定集合全世界的鳥,她口中故事是這樣的:「如果天神纏綿,掉落人間,不就入侵你們領土嗎?你有向他們收費嗎?如果人間獻祭,煙霧飛升,你又有向人收費嗎?你們這樣太沒經濟效益吧,何不建一道牆,立在天地之間?」

她又說到九十年代她做過幾個監獄為題的作品,很多卻不成事,像whitney museum突然中斷計劃,原因是「作品太政治了」;她也提到2011年參與佔領Lincoln Center,衣香鬓影之間,示威的人圍成圓圈,用「people’s mic」,中間的人大叫一句,然後一圈,一圈的人就重覆,傳開,她輕聲地演繹人民聲音的漣漪,而這兩句在耳邊一直不去:「當政權失落時(當政權失落時)(當政權失落時),你會起來行動嗎(你會起來行動嗎)(你會起來行動嗎)?」

表演完結前她說,Lou Reed很喜歡耍太極,太極就是陰與陽,就是平衡,一個人耍的時候,其實有個想像的對手,然後她竟徐徐耍起太極,銀幕上是每一式的英文名字:「Cloud Hands」、「White Crane Spreads Wings」,她的手輕輕揚起,如此溫柔,如此安靜。完結以後,她一個人在收拾工具,我在旁邊看了一陣,她還是像耍太極時一樣,安住在這個沒有語言的片刻。

伸延閱讀:
Laurie Anderson 新書:http://www.laurieanderson.com/all-the-things-i-lost-in-the-flood/
2011年佔領華爾街People’s Mic:http://www.thelmagazine.com/2011/12/watch-philip-glass-and-lou-reed-use-occupy-wall-streets-peoples-mic/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Dorothy Cheung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