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妳一身青翠

{ 人生若只如初見, 何道故人痴撚線}

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九月重逢。九月初,微雨夾雜在初秋的清勁,揚起如細雪的白襯衣。時光漫進襯衣細縫之間,讓夏日有意無意的遺下泛黃的身影。一襲風雨過後,和暖的陽光穿透雲間和你的心房,曉晴而至。

那怕只站在地上,都能聽到城市的脈膊。穿過巷尾的南貨店,轉角處又是一家賣江南手作點心的店。粢飯燙帖於厚實的掌心,右手握著瓷匙勺著咸豆漿面上的油條。在惱人生活之前,總要留自己半分恬淡的春色。

數著春色,一顆頑石點水,波紋過後,思憶依舊猶在。細雨綿綿打落過後,枝葉打濕過後,自然春色滿園。最起眼的,莫過於一株江邊低垂的楊柳。素手玉指纖纖,吹彈得破,柳條依依。身影如竹削,曲線恰如阡陌間的清溪流成江水悠悠。惠風和暢,垂柳如裙擺再次搖拽,揚起枝椏上如霜的飛絮,又如飛雪般點在另一株垂柳上;點在滿地綠茵上;點在一身青翠上;點在你我的心頭上。

故園風雨後,水點於白牆映成絲絲淚痕,麻石路變得深沉,但花草樹木看起來都各自活出他們的本色。乘初春白露時節採擷稚嫩的碧綠,趁夏夜晚風用指尖輕托盛開的茉荊,輕揉成茶。「一杯落手浮輕黃,杯中萬里春風香」

要嚐一口澄明的山泉,也許要身穿綠樹山徑,引溪成流。清泉如白絹漫山遍野,任胃口再好,任自己再多貪,口亦只能有一張。

「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
「瓢之漂水如何?」
「非瓢漂水,水自流,瓢自漂耳」
「水止珠沉奈何?」
「襌心已作沾泥絮,莫向春風舞鷓鴣
」- 《紅樓夢》

初秋,風又再起了。滿天又在吹著楊柳的飛絮,不過恰巧這次吹到地上的濕泥沾著。

春山煙欲收,天淡星稀少。
殘月臉邊明,別淚臨清曉。
語已多,情未了,回首猶重道:
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

牛希濟-《生查子》

(原文寫於2016年九月三日)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