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手式

今天下午工作的時候,正好在紙上大量的寫些跟計算式有關的東西,然後腦中突然就天外飛來一筆這個記號:

limit, n 趨近於無限大

它真的是毫無預警地灌進我腦袋裡,我遲疑了一下,就決定順手寫在一個小角落。下筆俐落,四劃提筆。字跡不見得好看,但絕對跟十年前一模一樣,我都驚呆了,簡直可以排上今年懷舊第一名。

十年了,那時仍然高一,每天都拼命的寫 [limit, n 趨近於無限大] 以及 [limit, n 趨近於 0] 的算式。因為數學課本+學資的題目好多,起手式又都長得一樣,勢必要想辦法優化重複動作,就決定採用四筆,以求快、求簡、求清楚:

1. 先下 lim,要一筆成型
2. 寫 n
3. 畫箭頭
4. 寫下無限大記號,或是 0

這個筆順重複了上百遍,身體就自然而然記住了,一記就是十年。

我那時覺得這好有趣,不是寫這個符號,是題目。題目大多是很純粹的概念練習,也就是拿數學課本的概念來 XX、OO、△△…… 做各種延伸邏輯練習。然後核對答案,確認思考的脈絡無誤。通常答案對了計算的脈絡就是對的,例外狀況很少(但很棘手)。那種真相只有一個的數學題目,比起現在的人生題目簡直要單純上 n 倍,n 趨近於無限大。

那時也好喜歡 [無限大不存在] 這種數學概念,因為它雖在意料之外,卻可以從已知出發,很容易地推導出答案,只是嚴不嚴謹罷了。

只是,近年幾乎沒有再遇見過這樣的題目了,各種複雜、多元、跨領域的題目接踵而來,卻少有能真正引起我興趣的問題。在正確答案模糊了邊界以後,似乎思考脈絡也沒有所謂嚴謹了。不,可能只是我還沒養成良好的思考習慣和處世方針吧。

好累,人生幾何(學)還真多道題目,要是至少起手式能長得一樣就好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