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還有希望嗎?從中國的公民社會說起

文:戴祈恩

「中國因素講座商討會」這次榮幸邀得陳健民教授來到春天教會分享,令小記最深刻的一句話,是「中國現今的情況,其實比電影《1987:逆權公民》反映的南韓更差」。

無法連結的公民

陳健民教授乃中國公民社會專家,有十幾二十年深入研究中國的經驗。公民社會的可貴之處乃是公民連結起來,抵抗政權對個人的入侵。然而據陳教授所言,即使中國人民有零星的反抗,有些甚至非常激烈和暴力,但這些抗爭行動零散,並非集合的力量,專制政權根本不懼怕。之所以比當年南韓還要差,是因為電影中至少反映檢察官、法醫和記者等,都可以守著某些底線,不一定要講大話,也不一定要配合政權;甚至是當年的南非,法官都可以釋放抗爭者(只是一離開法庭又被警察抓回去以另一條法例起訴),然而這些在現時的中國大陸都無法做到。

分組商討後滙報,不少參與者反映是次講座最為深刻的,是乙型肝炎維權事件。陳教授不說不知道,原來大陸的乙肝歧視非常嚴重,人們都塞錢給醫生刪除醫療報告中的乙肝病歷。然而有一位男士東窗事發,不但給公司炒魷魚,還被女朋友甩掉,結果受害人殺掉上司然後自殺。這事引發非政府組織「肝膽相照」成立(後易名為「益仁平」,取其公益仁愛和平之意),以抗議手法維權,包括控告因乙肝解僱員工的企業和政府部門,又舉牌示威抗議。這個在我們眼中正義又溫柔的組織,竟被中國政權打壓得十分慘烈,原因是:這個組織「分數太高」了。

為組織打分的分析框架

陳教授指出,中國政權漸漸懂得如何處理非政府組織,因應其特性而採取或支持/收編、或限制、或打壓的對策。陳教授的分析框架,有三個維度,每個維度以三分來評分,非政府組織便會各有從一至九的分數。三個維度包括「業務性質」、「規模」、「資金來源」。業務性質是關顧老弱婦孺的分數最低,服務對象是愛滋病患者或汶川地震災民,就可能高分一點了,因為關心愛滋病可以揭露吸毒、窮人賣血、性產業等不太光采的社會問題,關心地震災民就發現豆腐渣工程等。至於業務性質是搞藏獨和維權的話自然最高分。

規模方面,就看是只限於小區和村裏,還是去到省、市,甚至是全國、全球的規模。即使業務跟政治完全沒有關係,但要是規模太大,中共還是會害怕的,因此連校友會也不鼓勵成立,大學的校友會就有可能建立全國甚至全球的網絡;又例如大陸APP「內涵段子」被下架,可引發幾百輛車在北京的廣電總局門口鳴笛抗議,政權就是害怕人民聚集和連結起來。

資金來源方面,自然是看到底是中國政府的支持,還是香港,而如果是海外的就是最高分,因為有機會連結外國勢力。

陳教授以此分數為喻,「益仁平」就因為採維權的方式,又碰觸到歧視的課題,業務性質上已有2分,規模之大達至全國得3分,再加上收取外國基金的資助再得3分,共得8分,最後被政權打壓得很慘。在大陸,非政府組織者普遍在高壓環境下工作,不少有抑鬱。

中國還有希望嗎?

參加者去到最後,尤其在商討環節中,主要討論都環繞這條問題:「中國還有希望嗎?」甚至是:「香港還有希望嗎?」就此陳教授循循善誘重申公民社會的重要性。

公民社會除了推動民主化之外,也有鞏固新興民主,和深化民主的作用。有些地區或國家,或因政黨內部鬥爭,或因外部因素,表面上達至民主化並有選舉,但新興民主若只有表面選舉而沒有民主內涵,就如俄羅斯,即使有民主選舉都沒有用。西方國家則出現對民主沒有信心的情況,人們認為選來選去都是這兩個黨,但自己關切的議題卻沒有改善。這些情況,都反映公民社會的重要性,去監察政府的施政,去連結力量促進有利民生和人性尊嚴的改變。陳教授強調建立強大的公民社會,要「好有耐性」。

佔中和雨傘運動過後,有的迷失有的無力,不知道可以做什麼。聽完陳教授的分享後,小記感到充滿希望,一來就如文首所說,原來中國起點比起當年的南韓,甚至是南非都更低,清楚評估現況反而能有適切期望;二來就如聖經提摩太後書4:2「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不論境況如何,也要努力連結彼此支持,培育有人權意識、有分析能力,又有愛心、互相支持的公民。

小記又很欣賞商討環節中,彼此分享行動建議,不少朋友已在自己的社區做組織工作,例如就屋苑管理事務與大業主周旋、一直堅持落區宣揚民主理念,也有朋友說會在自己的圈子中舉辦研討會等等。在講座後設立分組商討環節,有助我們消化講者的分享,又可以彼此連結,甚至擦出新的合作火花,小記就在此節認識了其中一位雨傘後積極擺街站的朋友,交換了FB。

希望我們的努力不會白費,公民社會終有一天能在香港、在中國開花結果,建立深厚的民間力量抵抗獨裁專制。誠心所願。


中國因素系列講座商討會下一次活動,邀得前任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總幹事陳潔文於5月6日下午分享「中國特色人權的內伸與外延」,講座後設商討環節思考未來行動方向,歡迎參加,報名請到:

http://bit.ly/2pk5yZ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