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的鳥

最近康文署毁鷺鳥林事件引起關注,各方罵聲四起。我雖也感到痛心,但再加入戰團於事無補。而且,對於那些不明白的人,罵也無法令其回轉。可能動之以情,反而更好。

我很喜歡大埔,住在那裡十幾年,很不捨得離開。大埔有很多好事物,林村河、單車徑、吐露港、海濱公園、陳漢記腸粉、阿婆豆腐花、鳳凰木、杜鵑花、衛奕迅徑,我全都愛;其中有一特色就是鳥。上圖是我上年在林村河邊拍下的照片,一張照中三個品種的鷺(夜鷺,大、小白鷺)一起站在河邊,與行人近在咫尺。林村河邊的釣魚翁會把在河中釣到的黑鰂切好一份份,餵給這些鳥朋友。

往太和方向走遠一點,廣福紅橋附近經常有一大群鴿子聚集,灰色白色棕色的都有,因為那兒的老人會在那裡灑米餵鴿。在近山邊,常常會見到面額紅紅的紅耳鵯一雙一雙的在林間唱歌。他們時常會跟體態龐大的畫眉一起出沒,當年我住在村屋,時常坐在天台聽他們的歌聲,此起彼落。對於晚起床的人來說,他們並不受歡迎,因為他們很早便開始吵了;但像我這種晨型的人,他們的歌聲卻帶動我獲得整天的活力。在吐露港海傍,最常見的鳥是黑領椋鳥。他們就像穿著踢死兔的紳士一般,在海邊巡邏。

大埔一直是鷺鳥的棲息地,大埔滘更本來是白鷺的大本營。久居大埔的人都知道,近年大埔不停起樓「發展」,隨著包括海邊山邊一列豪宅和「小白鷺餐廳」的建成,鷺鳥們的家便被迫向大埔墟遷移。是次事件的地點運頭角里本來不是鷺鳥的集中地,卻也是因為人類的自私在 2000 年左右才把他們趕至那裡的。雀糞對居民做成不便,可以理解,但前因後果不能不同時考慮。對這些已被迫到無處容身的鄰居們的鳥巢和孤雛下手,於心何忍?

如果,康文署的職員,平時也有這等閒暇跟這些花鳥蟲魚相處一下,這樣手起刀落地跟程辦事的鬧劇便不會發生。明白的,可能很多人會覺得那是風涼話,因為香港人也快被逼得無處容身了。那麼,我們還要繼續擁護這種剝奪仁人之心的社會制度嗎?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Edmond Yu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