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漸見真章?

無妄齋
無妄齋
Jan 17, 2019 · 5 min read

在Facebook Group朋友心血來潮,希望略談美中貿易談判進展。姑且拋磚引玉,記下一些Educated Guess。

本月上旬,美國副貿易代表Jeffery Gerrish率領貿易談判代表團到訪北京,與中國代表團磋商。是次談判原訂為期兩天(07-08/01),但其後延長半天結束。市場對談判前程表現樂觀,股市應聲上揚。可是兩國事後並無發表聯合聲明,到底談判結果為何,雙方也是各說各話。


根據中國商務部說法,並無具體探討細節,頗為空泛:

1月7日至9日,中美雙方在北京舉行經貿問題副部級磋商。雙方積極落實兩國元首重要共識,就共同關注的貿易問題和結構性問題進行了廣泛、深入、細緻的交流,增進了相互理解,為解決彼此關切問題奠定了基礎。雙方同意繼續保持密切聯繫。

美國總統杜林普則僅以一句話作結:

Image: Trump's Twitter

談判結果,自說自話

直至本週二,共和黨參議員 Chuck Grassley引述當前主導美中談判的貿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說法,對中方願意採購更多美國農產品(主要談及大豆)的評價正面,然而雙方就結構問題並未取得任何進展,包括知識產權、商業秘密盜竊、政府向企業施壓要求分享資訊等範疇。

這與中方傳出的消息南轅北轍。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強調兩國會談「時間長,説明雙方對於磋商的態度都是嚴肅、認真和坦誠的,都在朝著落實兩國元首重要共識的方向而努力」,又指圍繞結構問題的磋商「有進展」。

兩國對這回合談判的見解如此矛盾,到底甚麼回事?

要說「進展」,多少是有的。最低限度上,中國官方示意認可美國列舉的結構問題,諸如普遍存在的行政壁壘、出口補貼等現象,而且願意以此為基礎談判。

談判時間比預定延長半天,可見過程中頗有分歧;未見不歡而散,顯示雙方還是能夠談下去,也留下讓步可能。但讓步措施並未在副部長級會談後公布,可見中共肯定要拖到最後一步,才會於更高級別談判之際一錘定音。

不過,中方雖然有意回應美國提出結構改革、建立公平貿易環境的要求,但在輿論上依舊以致力消弭兩國貿易差額換取撤銷懲罰關稅為主軸。假如中國僅以承諾大量採購美國的商品與服務了事,那就止於去年5月的談判結果,毫無寸進,副總理劉鶴本月底也沒有必要應邀回訪美國,與Lighthizer及財政部長Steven Mnuchin會面了。


策略需求,各懷心事

Lighthizer經由參議員透露風聲,口風強硬,就連副總統Mike Pence也對中國出言警告,可視作對劉鶴的「不溫馨提示」 — 美方「市場公平及開放」的立場未有動搖,中方必須提出具體措施展示誠意。故此劉鶴訪美,多少也得帶點「見面禮」。然而問題是:就貿易結構讓步的領域?如何退讓?其幅度能否讓美國人滿意?

劉鶴也許會依循中共一貫「擠牙膏」手法,一如上回「成功爭取」休兵 — 90天暫緩新增關稅(實為60天,因為美國第三波25%關稅實行日期本為2019年1月1日),藉逐步向美方提供些許無關重要的妥協,換取更多緩衝時間,試探對方真正能夠接受的底線,與達成目的之決心。

上述中式談判手法,早在80年代已被美國摸透,見於研究報告《China’s Negotiating Style》。


但與此同時,美國也有其現實局限。雖然Lighthizer事先警告90天的休兵期是死線,但中方顯然沒有在意。加上貿易戰以來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因為2018下半年的關稅效應未浮現而進一步增幅,以時間換取空間的態度甚囂塵上。

是以,到底要迫使中國立刻兌現美方提出的所有目標,抑或可分緩急輕重制訂「時間表」與「路線圖」,先實現部份目標,取得「階段勝利」,並在一定時限內踐行較長遠繁複的改革措施,成了必須慎思的難題。

最有可能的結果,是經由兩國高級官員談判後,於3月死線前得出首階段協議,解決部份美國關切的核心問題,餘下的留待下一階段馬拉松談判之際再研究解決方案


談判的可能結果

從中方談判策略角度觀之,這也許正中下懷。但是否代表中共可從「拖字訣」中全盤獲益?不盡然。

美國的威脅,在於提高關稅後對中國整體出口的致命打擊。如前所述,中國對美貿易順差源自出口滯後效應:中國廠商為規避關稅提前出貨,相對地進口美國貨量因關稅大減,此消彼長下呈現短暫虛高。一旦效應消退,加上中國製造業步向疲軟出口規模無法擴展,惡果將會於今年內逐漸浮現。

談判時間拖延愈久,即使美國經濟有所損傷,但對中國更是不利,之前辛苦累積的貿易優勢,通通打回原形。

經過之前談判的挫敗,中國首階段讓步對結構改革的深廣程度,不能象徵式的輕描淡寫。由是觀之,這將會是美中經貿關係的顯著轉折。


美國的關稅政策,相對於中國的逐步試探策略,同樣具有滯後與慣性。簡言之,就是「以彼此道還施彼身」。現存兩波的關稅影響,無法一下子消除,既然中國在談判過程中「擠牙膏」,美國撤銷關稅也可以一步一步來。

更重要的是,美方在談判上並非處於劣勢,且尚未祭出以下手段:

事先設下可供檢驗的標準,中國做到甚麼條件,就放寬特定產品項目關稅到一定程度。如此一來,就不會掉入過往多年來貿易協議的陷阱,華府屢受北京空頭承諾愚弄。

另一方法是,把關稅懲罰機制常態化,一旦發現有違反協議行為,立刻恢復懲罰稅率。

這也許是杜林普對中國締結新協議抱有信心的理由罷?

無妄齋

Written by

無妄齋

是非忘所以,黑白觀自在

More From Medium

Top on Medium

Mar 25 · 22 min read

27K

Top on Medium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