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早知道

常常會聽到 “早知道….我就….” 這個句型.
這樣的句子隱含一種惋惜的情緒.
惋惜沒能掌握一次機會, 或是惋惜沒能躲過一次不好的狀況.
而其實是有機會可以掌握或是可以躲過的.

“早知道”聽起來好像是一種預測能力. 要能預測會發生甚麼事, 所以我可以做比較好的選擇. 像是 “早知道勇士隊今天表現這麼差, 我就不會去下注了”. 但是實際上沒有人可以準確預測未來, 而這裡表達的是一種抱怨或發洩的情緒, 並不是一種惋惜的情緒. 讓人惋惜的 “早知道” 是在當下沒有需要的知識或是沒有做好對應的準備. 是一種準備不足的惋惜.

“早知道會下雨, 我就帶傘了” 就是事先準備不充分的表現.
可能是沒有事先去查天氣預報, 直接忽略了會下雨的可能.
或是看天氣是陰天但沒下雨, 就懶得帶傘.
但就是不巧, 遇到了下雨, 只能溼答答的配上這句 “早知道會下雨, 我就帶傘了”. 這類型的只要多用心一點, 事先考慮周詳, 就可以 “早知道”. 
 “早知道”在這裡不是 “預測能力”, 而是 “準備的能力”.

出國旅遊到英語系的國家. 基本的英文溝通能力能讓旅行更順暢.
要看懂菜單, 要點餐,要購物或是要問路, 如果溝通發生困難, 有時候會想到 “早知道我當初就好好學英文了”. 類似這樣的狀況就是知識的不足. 而會感到惋惜的是因為, 是有機會可以學好的. 而自己放棄了這樣的機會. 
很多時候我不知道學的東西有什麼用, 或什麼時候會用到.但與其浪費了寶貴的時間, 好好學起來, 儲備起來是很值得的. 當下的見識永遠不足以看穿更遠的未來. 為未來多儲備一些能力, 也算是一種 “早知道” 和活在未來的方式.

郝廣才在 “得到” APP的專欄有一篇就叫 “明明早知道”.
這篇說了一個故事是1986年1月27日, 美國NASA為了第二天要發射火箭“挑戰者號” 而開了一個冗長的會議. 火箭承包商的工程師主張延期發射, 因為當時氣溫太低, 可能會造成O形橡膠環裂開. 如果裂開就會引起爆炸. 但NASA不想延期, 因為這是一個備受矚目的任務. 因為太空人當中有一位中學女教師. 是第一位普通公民的太空人. 而且發射日期已經一延再延. 當時已經累積了很多媒體和政治的壓力. NASA要承包公司提出 “絕對會失敗的量化數據”. 他們當然只能提出某個失敗的機率, 沒辦法說絕對會有問題. 因此火箭就在 “早知道” 有很大機率會出事的情況下發射了. 升空73秒後火箭在空中爆炸了, 機組人員全部喪命. “機率”常常迷惑了我們對早知道事實的認知. 縱使早知道了一些事實, 仍然可能會在做決定的當下心存僥倖. 這是理智和人性的對抗. 理智的看穿機率的本質, “早知道”才有用武之地.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ED’s Notes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