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爾克拉斯歷史(二):瓦爾帝國

瓦爾帝國 Vaal Empire

瓦爾帝國

在眾神時末期,罪所創造的巨獸(The Beast)逐漸汙染(Corrupt)了瓦爾克拉斯大陸上的眾神,牠的腐化能量能夠安撫眾神,不斷吸收眾神的力量,並將他們拉近永恆的睡夢。瓦爾帝國的神靈艾爾卡莉(Arakaali)也不例外,巨獸的力量不斷榨取了艾爾卡莉的生命精華,她的力量不斷衰退,變得跟孩童一般。最後甚至失去了腐朽神殿(Temple of Decay)的信仰,被自己的的子民所背叛,把她包覆在絲中,深藏在一座金字塔的某處。[180]

眾神失去了力量後,再也無法將部分力量分與自己的子民,瓦爾克拉斯大陸的人類歷經了一段失去神靈的調適期。我們並不清楚瓦爾族人在背叛艾爾卡莉後很長的一段時間文明確切是如何發展的,但我們知道,瓦爾人在失去神靈的力量後,轉而朝向發展戰爭器械和科技技術[181],至少在瓦爾帝國結束以前,瓦爾族是非常崇尚科學和發展的[182],他們建立了瓦爾古城,建立了「古金字塔」(The Ancient Pyramid)[183],也製造了「瓦爾超靈」(Vaal Oversoul)[184],一些在瓦爾區域的怪物被稱為「結構」,如:古結構(Ancient Construct)、瓦爾結構(Vaal Construct)或蛇行結構(Serpentine Construct)[185],所以想必他們有一些生物或機械技術。

瓦爾對外族一向以和為貴,但如有人膽敢冒犯,瓦爾族必將施予無赦懲戒[195],他們的科技在當時首屈一指,但在社會習俗上還是相當野蠻,依舊在瓦爾古城市中心的祭壇實施活人獻祭。根據後世學者的研究,瓦爾古城在特沙波卡爾女王統治下達到輝煌時期,她是艾爾卡莉的虔誠信徒,也是個喜好怪異的領導人,根據文獻指出,她對於死亡和亡者遺體極具興趣,史書告訴我們:女王要求部下把親人的遺體擺在宮殿前的台階上。接著會有人把這些遺體帶進宮殿裡,用途為何我們不得而知。[182]

古靈學與眾神之淚 (Tears of Maji)

瓦爾人是最早開始使用「古靈寶石」(Virtue Gem)的民族[186],在當時古靈寶石被稱為「眾神之淚」(Tears of Maji) [187],瓦爾族也是最為了解古靈寶石的民族,比起後世同樣試圖研究寶石力量的民族都更為了解[188],在瓦爾克拉斯大陸上「奇術」(Thaumaturge)的力量無所不在,然而以人類與生俱來的能力,能操控的實在有限,有些女巫或許可以變出一些魔術,而卡魯族的聖者可以透過和靈魂溝通來祈雨。不過,對於古靈寶石的持有者來說,這都是雕蟲小技。如果把奇術當成血液,那古靈寶石就是那只心臟。[189]

古靈寶石是力量的象徵。瓦爾人很瞭解這一點[190],這些寶石之所以會得到這樣稱呼,在於這玩意可以讓凡夫俗子也可以得到傳說中古靈的力量,而當這個寶石嵌入骨肉裡之後,效果遠比作為工具還要強上十來倍[191],因此瓦爾人的肉體裡常常帶著閃閃發亮的水晶。[187]

古靈寶石的發源地來自於統治者之殿的深處[189],而那裏也正是巨獸的隱藏之處,並且古靈寶石具備了腐化(Corrupt)的力量,再加上「眾神之淚」的稱呼,不得不令人懷疑,這些古靈寶石的力量源頭事實上源自於巨獸,而寶石本身,或許是巨獸在長久壓制眾神過程當中所產生出的結晶副產品。永恆帝國的瑪拉凱(Malachai)留下的日記裡記錄了他第一次接觸寶石的經歷:

「將你被禁錮的心靈『釋放』,這就是寶石的真正功能。當我指尖接觸到冰冷、光滑的寶石表時我就感受到了。我的頭骨開始脹痛,感覺像是我的腦在成長而擠壓到了頭骨,試圖尋找一個地方從頭骨中解脫。」-瑪拉凱 [193]

瑪拉凱認為,人類的潛能因為肉體的泥淖而陷入盲目,唯有解放物質的桎梏、奔向靈魂的正途,才能體會人生真實的感觸[194],並且也相信古靈寶石的力量源頭應該來自於巨獸。

許多獨特物留下的文獻也講述了一些瓦爾族對於古靈寶石的研究,他們相信,古靈寶石擁有人性的一面:它們喜愛擁抱生命,為人所用[196]。而心靈的力量能夠揭開所有時間和空間的秘密,更重要的是能夠進一步掌握「創造」的能力,一種能掌握物質變化的力量[197]。

為了能增強心靈的力量,有些瓦爾族人選擇以「苦行者」(Ascetics)的方式擺脫肉體常見的慾望[198],也有些人認為,生命的力量隱藏在血液中[199],而最有智慧的瓦爾血祭師(Vaal Bloodpriests)則發現了一個新釋放的靈魂,會竭盡其能,依偎於任何生命[200],或許正是因為這些研究,更進一步的加強了瓦爾族活人獻祭的文化,而發展出後期的「奉獻」(Sacrifice)。

「瓦爾人挖掉奴隸的心臟,微微抽動的屍體堆積如山。」 -獻祭之心 [201]

瓦爾的末代女王

阿茲里女王(Queen Atziri),是瓦爾族的末代女王,在她在權期間,瓦爾族的輝煌歷史於恆曆前四百年左右戛然而止。傳說中,阿茲里女王的朝政廳排滿了鏡子,而她總是一絲不掛地上朝,並且要求群臣依樣畫葫蘆。據她所說,人在沒有蔽體衣物時,也就沒有可以隱藏的事物,而沒有任何隱瞞,自然就無所畏懼[203]。不過,任何人不用細想都會知道阿茲里會利用自己婀娜的體態來搏得其他人的認可。

像阿茲里如此美麗的女人裸身站在面前時,任何人都很難拒絕她提出的條件。從後世所剩無幾的人偶和浮雕中,可以看出她是位絕世美人,不但擁有曼妙的體態、迷人的雙眼,更散發出令人銷魂的氣質,然而這些描述是真是假,時至今日已無從證實。

不過,究竟這樣的女人性情如何?殘存至今的少數紀錄可分為兩派:其中一派以讚揚阿茲里極有遠見,必定讓瓦爾族步向光明的未來,另一派則毫不客氣,直指阿茲里對於自己的愛慕遠超出賜給人民的恩惠。如果她那朝政廳確實擺滿了鏡子,那麼後者的批判應該更為可信--虛榮心是最容易腐化人心的罪惡。[202]

關於阿茲里女王還有一些小故事,據說她擁有一個寶庫[204],將她閃閃發亮的寶物全都放在裡面。其中一件寶物就是她有名的戀愛藥水「催情劑」 (Elixir of Allure),據說只要喝下藥水,就算夢中情人遠在天涯海角,也能將對方引來身邊,所以那些原本沒有臣服於女王美麗的人們,最終也都被催情劑的效果所改變了[205],阿茲里女王把這瓶藥水放在她最寵愛的男寵的頭顱裡。[206]

「世間權力,盡在掌中」- 女王 [207]

「臣服在女王的美麗之下,避免自己的脖子被劃開」- 她的面具 [208]

殺人魔澤佛伊

據說瓦爾貴族澤佛伊(Zerphi)活了一百六十八年,比當時瓦爾人平均壽命的三倍還多。如果澤佛伊只是個一生平安順遂、無事叨擾的平凡人,那麼他也只會是個塵封在角落、默默無聞的耄耋之人,然而,他的一生卻引起了眾多瓦爾族人的注意。

在瓦爾族的歷史中,澤佛伊是最惡名昭彰的殺人魔,前後一百二十八年期間,澤佛伊誘拐了十三名被害者,並加以凌虐、殺害,所有被害者都二十來歲、擁有貴族血統,並且都是古靈使徒。然而,澤佛伊並不是因為殺了如此多人而赫赫有名,而是他那慘無人道的殺人手法。

瓦爾族人發現,澤佛伊非常瞭解如何讓受害者在最長的時間下,承受最劇烈的痛苦而死亡。在經過調查後,發現他的受害者都經歷了極為恐怖的凌遲,而驗屍報告更指出受害者身上的所有創傷都是在還活著的時候造成的。某些資料甚至宣稱他採用的凌虐手段極為熟練,讓他在受害者身心尚可支撐的狀態下,引起最為劇烈、持續最久的痛楚。

澤佛伊的死彷彿一個謎團,不過歷史總是會帶我們回到原點:他最後倒在第十三位、也是最後一位受害者的旁邊。這名受害者未受凌遲,體表毫無傷痕,只是單純死去。對澤佛伊這位壽命異於常人的貴族進行驗屍之後,結果更是讓人啞口無言,據說他的遺體並不像一位一百六十八歲的人類所應有的垂朽身軀,而是擁有一名二十歲男性的體態。

從時間長河開始流動起,生命和死亡總是攜手相伴,瓦爾族人開始懷疑,莫非澤佛伊找到了讓兩者結合的方法?[209]

「證明如果你把自己獻給死神,你或許就可以免於祂的憤怒。」-澤佛伊的終息 [210]

多里亞尼

多里亞尼是瓦爾帝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奇術師,也是阿茲里最信任的手下。在一個以古靈寶石和奇術為信仰的文化裡,能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臣,多里亞尼必定也是當中的奇才,或是也是因為他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他的的殘暴無與倫比。

許多古書都記載著阿茲里的御令:多里亞尼受命「盡所有可能達成使命,不需考慮任何代價或後果。」 那麼,多里亞尼究竟接下了什麼使命?答案是:瞭解澤佛伊長壽及永保青春的秘訣。

後世的人們在瓦爾遺跡裡,一座特別讓人毛骨聳然的倉庫中,發現了為數可觀的草紙。上頭記載著無數青春年華的男女都交給多里亞尼進行「處理」。其中,只有「近年發育成熟」者才符合接受「必要程序」的資格,其他人則是打入「淘汰品」的行列。[211]

是的,美麗的阿茲里女王希望在幽靜的歷史長河中看見自己曼妙的身影 [212] ,為了追求無盡的青春和美貌,對自己的子民痛下殺手,再次證明了虛榮心是最容易腐化人心的罪惡。

「死亡不求你的理解,它只需要你的奉獻。」 - 瓦爾女王阿茲里 [213]

「如果我在鏡中看到一絲死亡的氣息,瓦爾克拉斯將隨我一同踏上冥河之渡。」- 瓦爾女王阿茲里 [214]

在阿茲里女王的支持之下,多里亞尼的實驗更加殘暴,但同時對於奇術和古靈寶石的研究也更加深入,雖然多里亞尼知道,過去即使是偉大的賢者(Magi),時間也沒有留情[216],對於並非不朽的凡人來說,時間稍縱即逝,但他可以試著進行平衡[217]。多里亞尼的研究甚至已經發現了巨獸的存在,並且這位瓦爾最偉大的奇術師,甚至在巨獸的腰側,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傷口。[217]

瓦爾文明的終結

永恆帝國恆立前約四百多年,阿茲里女王決定在滿月(Harvest Moon)之時舉行一場「連接」儀式(Communion)來達成某種目的。這場儀式的細節、過程和目的都已經湮沒在歷史之中,但是這場儀式直接終結了長達數千年的瓦爾文明。

女王崩殂、多里亞尼死去。子民們面臨隕落、驟變的命運[218]。關於這場儀式殘破的紀載寫著「沉睡」、「夢靨」和「巨獸」,歷史學家最後提到:「越矩之行招致天崩地裂」。瓦爾族繁盛了數千年後,在相當短暫的時間內迅速滅亡,後人稱之為「覆亡之紀」(The Fall)。在阿茲莫里人歷史中,「三千一百二十六」是一個永不磨滅的數字:三千一百二十六名瓦爾遺族最後歸化阿茲莫里人,那是為數百萬的龐大民族最後的三千一百二十六人。[219]

在阿茲里女王舉行這場儀式之前,並非沒有人質疑這場儀式的正確性,但是膽敢質疑女王者,都將在祭壇奉獻僭越犯上的鮮血[220]。在瓦爾文明最後的日子裡,所有的罪刑都將招致死亡的後果[221],阿茲里女王以強勢手段將一切質疑的聲音壓下。

「奇術之禍將遍及全族,女王之欲將引領消亡。」- 瓦爾信函 VIII [222]

「阿茲里女王的不義之行將讓她失去民心。」- 瓦爾信函 X [223]

「阿茲里保證的永生,就像那即將熄滅的油燈,而後人將來到我們的墓前朝聖。」

- 瓦爾信函 XII [224]

神秘的儀式

根據片段文獻中所記載的「沉睡」、「夢靨」和「巨獸」這些關鍵字,最直觀的想法或許會認為瓦爾帝國最後的儀式所想連接的對象是在統治者之殿深處的巨獸,後世的歷史學家也多指責阿茲里女王個人為了貪圖永生而導致帝國的毀滅。在巨獸壓制了眾神之後,瓦爾克拉斯大陸的人類不再能倚靠眾人的信仰成神,亦即,沒有成為不朽的機會,因此連結巨獸試圖竊取神聖力量以達不朽,這是早期我們在整理歷史時的普遍猜測。但是隨著更多的資訊浮出水面,事情似乎並沒有這麼單純。

根據某些獨特物上的紀載,多里亞尼曾經誤闖了某個狂亂之境(A Realm of Madness),繼而喚醒了其中的主宰[225]。迷夢之際,多里亞尼耳語響起了不知名的聲音:「吾土無邊,吾國無際,純淨(Pure)之物註定腐朽(Rot),天下蒼生終為我奴。」[226]

巨獸的力量是腐化(Corrupt)但是多明里尼所遇到的主宰卻是腐朽(Rot),這種力量更接近異界的長老(Elder),甚至多明里尼的目標並不是瓦爾克拉斯大陸,而是星空。

「很久以前,人們仰望群星,相信著它們正影響著我們。但很快的,

我們將會成為影響群星的人們。」 - 多里亞尼 [227]

至於那場目的未知的連接儀式,說不定連瓦爾族人自己都不確定連接的對象是誰。

「你可以送出誠摯的邀約,但你永遠無法確定是誰會敲門。」- 多里亞尼 [228]

舉行連接儀式的目的也不單純,紅門女王的奉獻碎片與上層女王(Uber Aztiri)的凡人系列碎片提到了,「瓦爾族從未對日落感到恐懼」[229]、「向罪惡之夜拜倒,我們將自取滅亡」[230]、「相信女王將引領我們在黑暗中行進」[231]和「相信女王將賜給我們光明」[232],再考慮到遊戲劇情裡流亡者在第二章不小心解除瓦爾廢墟的封印而導致黑夜降臨,在瓦爾帝國最後的時光可能因為某種不知名的原因而陷入了無止境的黑暗當中。

遺留的文獻紀載了,瓦爾族人把古靈寶石集中到「多里亞尼的搖籃」(Doryani’s Cradle),為了保障瓦爾族的未來,這是他們必須承擔的代價[233]。「煉化」(Catalytic)將讓所有人長生不老,或是體毀魂消,無論結果如何,多里亞尼都相信這是瓦爾一族的救藥。[234]

但是也有些文獻紀載,當瓦爾帝國的王朝開始崩壞,瓦爾民族的人民望向他們的女王。在她身上,人民看到了一線希望。但在人民身上,她只見到負擔,而她樂意將自己從這些負擔中解放出來。[235]

無論當時瓦爾帝國面臨了甚麼,阿茲里女王又是怎麼想的,這場連接儀式還是展開了,儀式究竟是成功還是失敗,又是與誰連接了,這些我們都不知道,但是顯然沒有這麼幸運[236],從罪的口中得知,這場儀式的結果引起了巨獸的自我防衛,埋葬了整個瓦爾文明[237],阿茲里費盡多年心血,力求長生不死,奈何萬物終有窮盡。[238]

覆滅之紀後,瓦爾廢墟上遺留了許多奇異創造物和怪物[239],永遠不滅亡,卻非生者,秋分月光下,徘徊不休[240],即使千年過後,阿茲里的存在,依然為瓦爾克拉斯帶來死亡陰霾。[241]

阿茲瓦特神殿

阿茲瓦特神殿(Atzoatl Temple)是瓦爾文明歷史和神話上最著名的人造物,神殿開始動工的時候是在瓦爾帝國的晚年。但確切的完工日期很難查明,因為它發生的時間很短暫且是在瓦爾文明滅絕前。或許就因為它在時間軸上的這種脆弱,才讓阿茲瓦特成為瓦爾的神話。

有些人說他是個陰暗之地,最邪惡之獻祭的起源。但也有其他人說,神殿是科技的起源地。與神殿內的造物相比牆後所產出的東西相比,即使是後世最傑出的創作都淡然失色。[242]

也有現今的學者也說,它是阿茲里女王自己的藏寶室,肯定是受到狂熱分子和瓦爾帝國的重重保護。而對於許多寶藏獵人來說,如果有甚麼東西是值得被保護的話,那麼它就值得血腥奪取,但顯然阿茲里的秘寶庫,並不是這麼的和平。

「別擔心,我知道我在做什麼」- 寶藏獵人特格的遺言 [243]

後記

編寫者:EKwow

編寫日期:2018年11月29日

POE版本:3.4.5c 掘獄聯盟(Delve)

中文資料來源:http://poedb.tw/ (流亡編年史)

英文資料來源:https://pathofexile.gamepedia.com/Path_of_Exile_Wiki (POE 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