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用了蠟質的紙,內封是巧克力,做得很可愛的書。

利益揭露:我擁有的書本是出版社贈書。

第一次從頭到尾讀完乙一的作品,台北搭到高雄的車程剛好,還小睡了一陣。

《槍與巧克力》節奏輕快,翻譯也稱職(幫讀者查品牌本事好認真),角色還算有趣,劇情不至於出人意表。角色性格和劇情轉折都像拼裝來的,反而敘事的「我」,從頭到尾沒什麼大作為,給他的特寫鏡頭都是道德決定:要不要聽從指示、要不要冒險救個欺負過自己的人。的確,小說裡快沒什麼能輕易超乎期待的梗,但每個道德決定,只要情境夠具體,還是獨特的。十九世紀的小說花兩百頁塑造道德困境,兩百年來的小說、電影等娛樂素材替今日的作家省下不少篇幅和力氣,於是讀完《槍與巧克力》所感受到的、做決定的分量,竟然不遜於頁數快三倍的《純真》。寫作和恭維都是奧妙的技藝。

他發明優秀的子彈製造機,將鉛灌入機器後,只要「嘰~~喀鏘」拉一下桿子,一口氣就能做出好幾十顆子彈,女人邊操作還能邊哄孩子。

本書第一個段落讓我想起貫串異塵餘生(Fallout)前兩代的吃角子老虎機的聲響,讀到《大亨小傳》裡說話聲音像金幣對敲的Daisy,腦中浮現的也是那聲響。子彈和巧克力的生產流程都已高度機械化,一顆一顆從流水線落下。乙一無言以對密集的資本,但子彈和巧克力穿過身體之前還有一些故事可以娛樂大家,書桌前或許也能孵化道德勇氣。

別帶著本格推理的期待,會失望的。這本書很適合少年人當長假讀物或禮物,我也期待讀這樣的書長大的人--但要再厚再複雜一點才過癮,人或書都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