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鋼鍊

我寫過三篇關於鋼鍊既文,依家將佢地放埋一齊。


鋼之鍊金術師入面有兩個設定我想簡單拎出黎講,第一樣野,叫鍊金術。

鍊金術只要發動,就可以做出常人做唔到既野。但係作者又好巧妙地係呢個上面再虛構多一樣野,叫做等價交換法則,表示人唔作出犧牲就唔可以得到收獲。於是主角不斷地係呢個虛構既法則上面兜兜轉轉,甚至發現鍊金術既極致,需付上既代價,就係人既生命(靈魂),人能夠精煉而成既晶體,就係賢者之石。賢者之石可以的話,甚至可以以整個國家成為代價,力量足以偷天換日。

第二個設定,就係主角身處既國家,既果個以大總統為首既軍人政權。其實深入剖析,呢個政權完全以軍法治國,而且不斷製造暴力,南征北討,搞到血流成河。後面更加發現,大總統都不過係傀儡,後面仲有一條始作俑者,單純係為左自己既私欲,而搞到成個世界都永無寧日。係佢既控制下培養出黎既國家鍊金術師,雖然係高尚職業,官階甚高,但其實不過係維穩機器,戰爭時仲會成為大屠殺既最具效率人形兵器。

主角係一名國家鍊金術師,從政制睇黎,佢係一個叛國之徒。因為佢不但唔聽軍隊命令,不斷竊取國家機密,而且到最後聯同其他聯黨,勾結外國勢力(清國),反抗極權,推翻整個國家,粉碎左個陰謀,而且佢更加發現,原來所謂既鍊金術等價交換法則,根本並不存在。所謂既真理之門,人類所一直追求既東西,其實係可以拋棄。於是佢到最後,連自己度「門」都拋棄埋,用唔到鍊金術,一D都唔可惜,但搵番自己細佬,返鄉下用下手做實事,用鎚修理下屋頂,娶下老婆生下仔仲好。

我成日都係度諗,呢兩個設定同現實既金融世界同政治環境,何其相似!

成套金融同經濟理論,何嘗唔係講緊等價交換?何嘗唔係可以做到好多能人所不能之事?但係正如作者講,呢個力量,係魔鬼之力,定係神明之力?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想找數,但隨時傾家蕩產甚至小命不保,希臘玩得唔好,就成個國家覆亡咁滯。至於主角身處既國家,就算極權,係咁打仗,總統咪繼續高民望?果度有無一個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如果無主角,個政權咪又係繼續穩定?果D人民係咪又係_豬?

作者荒川弘,係女仔,原名叫荒川弘美,出身日本農家,我相信個結局反映左佢對世界既祝願(或奢望)。其實人類本來就種下田,自給自足就好。點解要搞到成個世界咁複雜,甚至要發動戰爭黎,換取各種各樣既欲望呢?所謂既真理,係入面都係虛無飄渺,亦正亦邪,(就等於另一套動漫叫流浪神差一樣,神是不分善惡的,只有人才知善惡),除住人既想法而變化。如果人可以接受自己既渺小,唔再嘗試贏得世界,腳踏實地,回歸大自然,可能都真係仲有救。真理是否存在,應否追尋,亦不重要。

但現實世界,係咪都可以好似鋼鍊咁大團圓結局呢,真係唔敢講!

(三之一)


有睇鋼鍊既都知道,其中一個最令人愀心兼差唔多會睇完訓唔著覺既情節,首推綴命之鍊金術師一段。

最簡單講,國家鍊金術師塔克,係主力研究用鍊金術將唔同生物重新組合,呢樣野叫做合成獸。其實情況同依家現實世界有人將唔同生物既基因撈埋一齊睇下會唔會唔同既生物既好處可以blend 埋一齊一樣。塔克醉心研究,你可以話佢係一個好熱誠既科學家。佢屋企有一個好可愛既女,同埋一隻狗。

但係塔克既研究,一直都無成果。如果一直都無成果,佢就無法維持國家鍊金術師既名號,言下之意,佢既生活就會即刻陷入困境。係無辦法既辦法下,佢就將自己個女,同隻狗合成,變成一隻非人非狗既怪物。而更加震驚既係,當主角愛德華兄弟發現呢個情況而震驚不已時(相信讀者都係果下睇到雞皮直豎)。隻狗仲想哄埋去主角度講:

陪我玩呀,哥哥… 陪我玩 … …

佢地既遭遇往後如何,我就唔劇透太多啦。我只能夠再次強調,鋼鍊好可能係我半生人睇最好睇既一套漫畫,佢係幻想既國度中,對人性、政治、善惡、生死既刻劃同諷刺之深,係好多都好受歡迎既漫畫所望塵不及既。無睇過既,真係要睇。係呢度黎到最後,我只係想講最簡單最簡單一點:

小朋友真係白紙一張,天真爛漫。屋企人就係佢最親既人,亦係監護人,佢地灌輸俾佢D乜,佢就會成為D乜。佢既喜怒哀樂,全部都可以shape 的。當然旁人係無從置喙。甚至到最後係大團圓結局,定係悲劇收場。都無人知。講番故事,塔克完成佢既研究,十分成功。

你話佢好無節操又得,你話佢為社會貢獻良多都得。甚至你話個爹地為個女好,幫個女嗅覺提升一千倍,亦得。正如牛牛所講:自己既底線係邊,自己心中最為有數。不多講,亦明白。何須費煞思量。

(三之二)


鋼鍊入面既大反派有一個叫做父親大人既物體,佢想利用一個國家既人命將自己變成神一樣既存在。以係做呢個決定之前,佢仲應該已經用左一種科學既手法,摒棄左自己既七情六欲。

一個人如果捨棄左所謂既七情六欲,就算未能因此稱為神,大多數都會認定係聖人一樣既存在,但問題係,聖人仲算唔算係人?而再下一個問題就係,究竟聖人,仲會唔會行善行惡,定還是咩都可以,因為已經去到一個新既高度,再無一個所謂善惡既標準?如果真係成為左神/魔一樣既存在,的而且確,所有野都好似已經無善惡可言,只有佢自己作為所以然既一套標準。又或者就係因為咁,父親大人就係覺得用一個國家既人命黎幫佢成為神,係一D問題都無。

結果,佢係被受制止,最後吸番入去真理之門既。係現實世界入面,我地更加無人能成為神一樣既存在,所謂既神,往往都成為一種宗教入面類似小說一樣既人物。當然,究竟係虛構定還是真實,都似乎永世都無從考證。我地好想做到好似耶穌,佛祖既果種真善美,但係因為侷限於人性,永遠都無辦法超凡入聖,有時甚至犯罪。呢個可以係宗教下所定義,亦都可以係法律所定義。

我地努力想同自己講希望永遠大愛,原諒他人,世界和平,透過和平理性,甚至係向上天祈禱,解決問題。如果可以咁樣令世界更美好,點解唔做?但面對現實,呢D做法,往往反而係顯得極其無力。尤其是面對極權,平民亦都無野好做,點樣修身齊家,結果都唔及自己揭竿起義,自己親手手刃狗皇帝般直接同實際。似乎,除非大家都希望世界和平,然後一同遵守所有仁義禮智信等等君子協定,共創互信既美好明天,堯舜禪讓又好,光榮革命又好,否則一切都係無意思。

我地都好渺小,但如同燒瓶既小人一樣,想妄想成為完美既存在。但問題係人性難以拋下,永遠都有一條跨越既一條洪溝。於是大家就會不斷左右輾轉反側係呢個矛盾到不斷交戰。愛德華最後捨棄左鍊金術,可能就係選擇做普通人。面對自己,面對人性,承認自己既選擇同承受後果。人要認真看待自己既醜惡。

如果脫胎換骨,走出人群,下一步當然就係羽化登仙(即離地)。

愛,恨,皆是選擇。

(三之三)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www.vjmedia.com.hk on August 22, 2016; June 21, 2016; and September 7, 2017, respectively.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