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果然還是想吃掉你的胰臟-讀住野夜《我想吃掉你的胰臟》

今年期待著《羊與鋼之森》上市,邊讀著相關的評價,《我想吃掉你的胰臟》出現於被踩在《羊》作腳下的名作之一。

然後我在書店裡,第一次看到了《胰臟》的封面。

滿滿的櫻花,柔順的水彩筆觸,一個女生、一個男生,對於這個書名有點獵奇,卻反而讓人好奇的故事,下一次我走進書店的時候,我就把它買回來了。

好像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純愛系列通常不是特別吸引我的原因,我其實也不太喜歡悲劇,當初知道這是關於疾病小說,難免還是想到了壞的那一面。

但,我想知道,為什麼要形容一段關係為「我想吃掉你的胰臟」呢?

以下內容,也許會摻雜真人電影的共同比較和觀後感!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

「我」,不小心在醫院裡,撿到同班的她的「共病文庫」。

山內櫻良屬於班上的中心份子,一直和周遭的人群保持距離的「我」,沒有想過會以這種方式交集。

「共病文庫」裡記載著即將因為胰臟疾病而死亡的剩餘日子點滴,而生病這件事情山內櫻良除了父母以外,並沒有讓任何人知道。

「我」成了她「朋友」裡,唯一知道這個秘密的人。

男主角的名字

「我」一開始沒有名字。

像是配合著隱藏在人群裡的男主角,他也不太願意提起自己的名字。

山內櫻良第一次把「我」帶回靠近人的地方,是「我」回答唯一一次喜歡過女生的理由。那個時候,當「我」願意說出這個明明很靠近人類的心情,女主角的心願早就已經達成了。

慢慢的,「我」有了姓氏,最後,有了全名。

慢慢的,從被動的接受,到不想承認自己已經不是想被動接受,到用被動的樣子願意主動。

男主角以及女主角

書裡的男主角和電影裡的男主角,差別在於前者比較北爛一點。明明不與人交際,卻還是可以這麼多幹話。

但是電影裡,年輕的男主只花了一個動作就塑造出了完美的形象,是比較閉塞的那種形象。在女主角於人群面前大方的向男主角揮手時,男主角想舉手卻又不太想改變自己原本不與人接觸的狀態,瞬間的矛盾和衝突,在電影的前頭敲定了男主角的起點。

女主角的設定非常純粹之日式,不僅僅是小說裡說話、模樣、反應、任性的程度、死前想完成的願望清單,就連電影裡的站姿、行走、膝蓋以下內彎的樣子,都活生生從動漫裡、小說裡跑出來似的。

為什麼「我想吃掉你的胰臟」

有一種說法,如果有誰(或是他的某部分)被另一個人吃掉的話,那麼,那個誰就會活在另一個人的體內。

死了之後,你還想繼續留在哪一個人的體內?

情感的節奏

小說從頭到尾的情感節奏非常剛好,不會忽快忽慢,而電影裡男主角第一次問說「妳真的會死嗎」的時機,情感堆疊的似乎還不夠。

但是電影在此之後的發展,我覺得回到了非常舒服的軌道上。

回到文本,小說最後的爆發結尾,男主角的情緒反倒就有些衝過頭。

無論何者,整體上的人物變化,都是有理由、有鉤子、有眼淚的,在這裡,我給依據原著小說改編的真人版《胰臟》很高的評價。

他們為什麼可以相遇和相吸

或許有些讀者會感到奇怪,女主角為什麼可以如此簡單的就去相信男主角呢?這通常才是很多不夠吸引人的愛情故事裡,最為人詬病的一個環節。我們很在乎理由,偶像劇裡初次見面的瞬間,通常可以與最後呼應。

但是今天:

我不把這個故事歸類在純愛故事!

我不把這個故事歸類在純愛故事!

我不把這個故事歸類在純愛故事!

他們之間真正讓我想擁抱的原因,不是討論愛情,而是討論怎麼生活。

人的生活,他們認為的生活,會改變的生活。

從一個人加入另一個人的生活。

與其說是愛情故事,我更寧願說是兩個相互為彼此的生活創造不一樣的人。

真心話大冒險的意義

小說中經典的真心話大冒險橋段,是讓很多比較刺激和敏感的問題登場的好手法。

不得不說,就連使用真心話大冒險的用意,也都實現在作者筆下的兩位主角。

電影裡,女主角曾說:「大家都很膽小,所以把勇氣交給運氣。」

這不僅是最符合他們相處的一句話,其實也是我個人最喜歡的一句話。

伏筆

小說在一開始就埋下了一個非常不起眼的伏筆,這個伏筆正是促成高潮段落的重要關鍵。雖然有些錯愕,甚至可以說有些驚悚,但這不僅只是讓情節能夠在此作個段落,而是讓女主角置入了這個伏筆時帶出理由。透過女主角傳達這個訊息,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這個伏筆,在結局呼應了。

這一次,不是相愛的瞬間,和結局呼應。而是結局的預告和結局呼應。

女主角所說的,同時那是我們也正在面臨的問題,我們總有一種反制了以下話語的並不太正確的感覺。

「沒有人能保證會有明天,有未來的人和沒有未來的人的每一天,價值是一樣的,不會因為我所剩日子不多,而有比較高的價值。」(不太記得一字一句,不過意義大致如上)

那一次的病房夜談

人不能單獨的活在這個世界上,因為和其他人在一起有各式各樣的感情,也許多半是煩躁,卻是最直接的活在這個世界上的證明。

以上。沒其他更好的詮釋。

之所以我為什麼稱之為非純愛,是因為我們需要討論的東西正是這些,不是我為什麼會愛上你,妳為什麼不會愛上我。

我為什麼生存,人不能永遠孤獨,所以這是我生存的意義。

文字和影像的差異

兩者的故事述說手法不同。

小說是一條線,「我」的一條線。但是當電影採用倒敘法的時候,可不得不顧及現在以及過去的周遭環境,從「我」那裡延伸出去交給了未來,是讓劇情更有發展的可能而不限縮的作法。

不管是小說還是電影,故事的編撰者,都以觀眾會了解《小王子》是怎麼樣的故事的前提,來說這個故事。

當然,如果你能了解的話,其實也可以從小王子裡分析看看男女主角之間的關係。

因為增添了未來的描寫,長大後的男主角(小栗旬飾演)擁有圖書資訊專業,用深奧的圖書資訊學,隱藏了長遠的時間秘密。這個隔了12年才讓男主角踏出那一步的祕密,在原先的設定裡其實沒有繞這麼大個圈子。

相較於電影以此為賣點,我覺得原著已經有足夠的震撼和感動。

其實,我個人比較推薦大家先看完小說再去看電影。

因為這部電影在台灣的宣傳沒有《解憂雜貨店》那麼盛大,許多觀影者對《解憂》的先備知識,即使還沒看過小說,也會有一定的程度。

但是《我想吃掉你的胰臟》,光看名字,其實還是有些難以了解的,就連我,第一次聽到這本書,腦海裡的畫面還是浮現了冒血的人體器官,和血淋淋的食用畫面。

如果你願意先閱讀這本書,就能以更平靜和不失望的心情去觀看電影,而且你會發現電影很努力的保持原樣,並在能夠給予觀眾驚喜的地方,下足功夫。尤其當電影男主角哭泣時,甚至比書裡敘述的優美一點呢!(題外話)

而且,我喜歡這部真人化的電影最重要的理由在於,故事本身的主旨和主要內容沒有被愛情包裝。請不要帶著看愛情故事的期待去看小說,更不要對電影有這種期待。

用自己的心情去發展另一種故事吧,因為到最後會變成怎麼樣子都不是我們能夠預期,我們只能確定自己是不是有因為另一個人而讓自己的生活產生變化,讓自己的心情有了動搖,然後決定自己要用什麼樣的方式生活,你過去每一步的選擇和決定,讓你走到了這一刻相遇了什麼,我們不要用「命運」來稱呼,其實這一切都是我們的意志,讓我們最後決定要讓生活留在哪裡的時候,把千言萬語都濃縮成一句話:「我想吃掉你的胰臟。」

/

寫於2017.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