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初心者理解樂趣是奇蹟,讓老手再次得到悸動是重生-《強風吹拂》動畫第8、9集

第八集裡,阿走身為「專業跑者」的悲觀,因為第一場記錄賽的不力和六道隊長大藤岡一真的幾句話,加上從一開始就不看好灰二所組的寬政大,層層累積到終於爆發。

......

故事其實直到第六集都還在聚集十位選手,第七集進入第一場正式競賽時,節奏總算明朗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總覺得連作畫都有明顯的進步。

第七集,只能望藤岡項背的藏原走

開始增加的大量跑步畫面,和最初幾集的品質相較起來也有顯著的進步和用心。

寬政大學參加第一場記錄賽的第七集,故事終於比較有競技畫面時,觀眾受到吸引,從這集開始,終於開始精采了。

第八集的序曲

第八集的衝突,正如全文最初所寫,阿走的情緒終於爆發了。

阿走的情緒是怎麼一回事?

我不清楚沒有運動相關經驗(嚴格來說是隊伍經驗)的觀眾有沒有辦法理解這些角色的情緒,但是有過田徑隊經驗的敝人,很能理解阿走並不如故事所演的表面那樣,只因為「速度」而如此灰心。

強風吹拂故事本身主打箱根驛傳,接力賽不免讓人想起的「團隊」概念,也是近年各大路跑接力賽過於氾濫的廣告宣傳詞。

先不談感性,團隊顧名思義是靠著每個人的力量加乘得到成果,阿走擔心的事情我也曾經有過:「大家很努力又如何?最終的結果還是很殘酷啊。」

結果論不是壞事,對於實力很夠的阿走來說,他只是總在比賽結束之後,最先看到「實力差距」是多麼殘忍的東西。

針對清瀨笑嘻嘻、自信、毫無懷疑的立下目標,就好像看一個剛穿上直排輪的白痴,信誓旦旦的說要參加有水準的全國賽,難免會讓人覺得矯情和尷尬。

這是人之常情,只不過放在阿走身上,效果只會反彈得更厲害。

或許他這樣的態度有些自私和自傲了,但是他真的只看速度嗎?

他只不過是知道「事實」、站在「到達目標」的企圖上顯得暴躁和心急了,關於他的過去,動畫裡還沒說明,我就不提了,但是這種乍看像是反派角色的行為,在灰二處理之前,都沒受到其他隊員制止的理由,就是因為其他隊員都了解這件事實(大概只有比較傻的雙胞胎兄弟除外)。

本來還執著於自己跑的阿走、決定小試看看的阿走、開始心急的阿走、忍不住想要教訓隊員的阿走、終於出口想要逼走王子的阿走。

第八集的變化很快,雖然阿走的心情從最初知道灰二的企圖之後,就一直是抱持著不看好的心態,但是當望著「強者」藤岡一真那種強度,還有藤岡一真無心的鼓勵和囑咐,這一切就更令人煩躁了。

這一切煩躁的過程中,上圖這一小小的場景我給大加分。

生活中時常被不可避免的意外和不小心而造成的失誤給弄的像是被潑了一桶冷水。

從前方切斷阿走的去程,本來和自己沒有任何交集的障礙,現在不斷影響了順路。

不小心與路人肩擦肩相撞,被汽車按喇叭,非惡意和非誇張舉止的照相卻被制止等等,明明不完全是自己的錯誤,但鳥事常常在運勢不夠穩當的時候,被歸類為計算運勢的一種因子。

帶著很顯然完全喝完的飲料空杯進入商店,還是被服務生攔截下來;

斟酌已久的訊息發出之後被已讀不回;

在歐洲好不容易找到速食店想上免費廁所,結果廁所門直接鎖起來要你投幣;

好久沒吃麥當勞,卻在升級了大薯之後摔倒在走上用餐區的樓梯;

只是為了找點零錢特地買了小東西要讓找錢,但店員臉色難看的不願意收大鈔。

這種小事很明顯是敝人自己在發牢騷而已,但是發生在心情特別鬱卒的那幾天時,他們都像是在阻擋我的人生似的。

這種比喻好像有點誇張,但動畫中這一幕不過五秒,也不是重點,卻凸顯也增深了阿走內心的陰暗。

強者的期望這次並沒有在主角身上降下正面作用,秒數沒有進步,阿走對葉菜阿走的眼睛開始出現黑眼圈。

於是,灰二終於出面解決阿走的急迫。

「你現在沒有正視自己。」

灰二雖然多次提及,「不要只追求速度」這種點出角色陷入盲點的狀況的台詞,對於沒有體育經驗的人來說可能會覺得那就是片面上的意思,這樣對這類觀眾而言會顯得有些片面,到時候衝突解決會讓劇情顯得過於單薄,不過我覺得劇本有刻意降低這種無頭熱血的特質。

第八集接近結尾是始終清爽的灰二的爆發。

他認為阿走沒有正視自己現在想要獲得的東西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得到的東西又會是屬於誰的。

跑步真的只是自己獲得什麼而已的運動嗎?它的確是個人競技,卻也在任何一個人住進青竹莊的同時,變成一種不只屬於自己的運動。阿走試圖讓大家跑進標準成績,那只是阿走「內心想要的東西」,不是大家的東西。

但是不能讓灰二用清楚明說,同樣身為專業跑者的自己和阿走之間的差別是怎麼來的,於是他的關鍵詞有了:如果只知道跑步、只知道速度,那不是太無趣了嗎?

灰二大概曾經也像是阿走這樣子。

觀眾應該很容易被導向這個結論,不過劇情還沒有精準說明,這裡就讓看過小說的我先沉默沉默。

那麼重要的是什麼呢?雖然台詞還是白話的說:「你沒看見大家的努力嗎?」但要讓當時的阿走理解,和讓觀眾理解,大概還只是以為,灰二只是很在意過於精神層面的「過程論」罷了。

進入第九集

所以,觀眾不能不看第九集。(敝人私心是等待灰二的「狀況」出現,而它也如我所願的在這集出現了)

阿走製造的衝突餘波沒有延續太久,也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對於阿走和王子之間的巨大鴻溝,主旨正是這篇文章標題。

第八集:陰錯陽差受到「小拳王」鼓勵的王子,想在網路上買下一台跑步機開始運動

王子在第九集的紀錄賽裡與阿走同樣為觀賽者,王子說:「一個月前,我根本想不到我會在觀摩田徑比賽。」

但是對於阿走而言,那是被要求不參加記錄賽、退一步的結果。

要讓一個從來沒有接觸過的人跳進一個坑裡,乍看非常困難,但是一旦進入這個坑,卻經常是無底的大洞。對於初學者來說,那只是兩種可能性,To be, or not to be.

但將情況轉到經驗者身上,事情就變得複雜許多了。

一種先入為主的觀念是纏繞在經驗者身上的,他已經先有一層濾鏡,他會先忘記這是「不一樣」的「場合」,他會以為這是重新開始,但是這個開始其實經常有很大的不同。

他會首先不知道自己被蒙蔽了。

所以當阿走第一次站在觀賽席,看到跟自己「有關係」的那群人很用力的時候,他的眼光才有了轉變。

第九集的跑景讓我覺得超級感動,敝人是指跑姿的處理部分。看看他們的身材、挺胸、腳的幅度、雙手擺動的位置,不愧是日本人啦!!!!!(完全搞錯了感動的點)

於是兩個不同level的人,又一樣受到感動和不只為自己付出了。

表面上著重的「過程論」永遠會是這類故事激勵人心的重點,但這其中還包含了非常難以解釋的運動員心情。

每每在各種場合的感言看到一樣的說詞,說一樣的感謝話,好像都很官腔甚至濫情,但運動員透過身心疲憊,要克服結果論與過程論的矛盾,只能在外人看起來矯情的邊緣間遊走。

不難懂,你去體驗看看就知道了。(不過田徑運動與其他更團結的運動不能相同比較)

一個生手能夠從零到有願意為了一件事物付出是一件很動容的事,雖然王子的熱情還在有點奇怪的位置上,但這目前應該還只是這個角色本身的個性和外顯性質,一個在目前動畫進度欚,五千公尺比敝人慢十幾分鐘的男子,後面要怎麼突破慢人家兩倍時間,就是後面的精采了。

但是能夠讓落入窠臼的阿走稍微跳出一點既有的框架,是我目前為止看這部作品中最激動的段落。

用一件事情佐證觀眾對這部的愛,應該會從這幾集開始逐漸升高了:本來只喜歡ED曲,向井太一「Reset」,現在卻也喜歡了OP:

PS:那個佐證的例子是敝人本人。

ED的曲風比較有沈澱和自我心靈喊話的作用,但是OP曲風的正面感和外向的開朗就比較容易察覺(雖然許多動畫的片頭片尾都是這樣啦),從我喜歡的ED面向,到也能連OP向都開始真正喜歡的時候,就是對強風吹拂有全部的愛了。

全季應該至少有23集,應援是必要的。

而如何應援,又是另一道課題。

希望《強風吹拂》可以給我新觀點。

寫於28.11.2018

題外話

為何如此執著於跑姿,套一句本季同時在認真追的秋季番之言:

~弦音~風舞高中弓道社

馬拉松真男人張嘉哲(可能)說過:跑步先求跑的帥。

好看,標準,對你的身體結構也不會有傷害,跑的好看、跑的快,那同時也有自信,有強度了。

唯有這點,那是屬於自己的東西,是額外的附加價值。

我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