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 重新理解ECG

Electrocardiography (from Wikipedia)

這是心電圖第一課教各種Lead時,教授透過三角形和向量投影來幫大家理解各個Lead代表的方向的示意圖。

「心電圖就是透過瞎子摸象的方法,從不同導極、在多個方向的投影來理解心臟電訊號。」這段話大家應該都不陌生吧?都說是第一課了當然簡單好懂,但每次做ECG時我都有個疑問…

問題發想

我只會畫火柴人QQ
如果病人左右手位置或貼片位置改變,向量投影結果不就有大影響嗎?
例如:右手摸頭、左手摸肚子,本來的Lead I不就變成aVF?

我知道這問題很蠢,但我醫學系讀這麼久還真從沒遇到有人能合理解釋,更慘的是沒人有一樣的問題QQ 他就這樣在我的心中,默默地拖了4年…

今天在重症區弄ECG恰巧病患有CP(Quadriplegia),便順口問了CR。在一陣爭論下,越來越多人加入戰局,連VS都來湊熱鬧,最後CR決定直接做實驗來打我臉。

實驗證明

選了最極端的例子:左右手直接交叉放!根據一開始的假說,手交叉後投影起來,至少Lead I 的 QRS波會勇敢的上下相反吧?

左圖為ECG正常姿勢,右圖左右手交叉(感謝學長的犧牲奉獻)

結果可以看出:忽略因為肌肉抖動造成的雜訊,不只Lead I,前後兩張波的大趨勢其實沒有太大改變,ECG毫無意外的正義必勝了。那怎麼辦?勢必要找個方法解釋。

關鍵解釋

心電電訊號會在皮膚表面引起很小的電學改變,但這些波本質上都還是要經過「表皮傳播」才被貼在遠端的導極測到。也就是說即使手交叉,還是要經表皮傳播,所以值不會變。

另外感測到的電壓都只是一維的「數值」不是向量,我們是通過運算這些數值差,才人為的賦予他們向量意義。

事後雜談

好久沒有在醫學領域找到這種,單純的為了一件考試絕對不可能考、老師完全沒興趣teaching、病患也一點都不在乎,但卻讓我認真動腦思考的有趣事情了。

為了快速理解某些事情,我常會習慣性地用特殊角度來最適化問題,甚至賦予他們許多額外的想法。短期來看效果卓越,不只幫助記憶也可以加強各個領域間的連結,更能在連結碰撞下發現許多趣味。但長遠來看其實不完全是好事,這些累贅會讓人模糊事情最初的定義,進而忽略了更珍貴的絕佳創見。

就像如何判斷一個人是否夠聰明中說的:所謂思考,很大程度上,就是在建立那些概念與概念之间的關聯。概念是必要、清晰、且準確的,他們之間的關聯也應該要是準確的。

真的不是懶惰而是神經的天性,總之是提醒自己往後在面對多領域碰撞時,不能像跑車飆車一樣胡亂思考,偉大的創意往往來自堅實的限制,要像F1偉大的賽車手一樣,先明確定義清楚賽道,再馳騁。

剛好今天又談成了一些事情,看來未來一年的生活會更精彩了,一雪二連敗的陰霾。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