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補習教育

補習是中原科舉文化衍生的私塾教育之餘孽,盛行於蒙古人種(中日韓台)文化圈內,既獨立於正統的學校與家庭教育外,又被賦予無限的功能。

因此,小孩子從小要參加很多才藝班,進入升學體系後,在課餘時間還要接受重複的教育學習。產生的後果便是:

1. 對於家長,推卸了原本應對小孩負責的家庭教育,反正學校和補習班都會教,所謂的”生而不教”;

2.對於小孩,養成了 我在教室,有人就要負責把我教到會的單向,被動,速成的教育模式,所以學習不好,是老師的責任,老師不會教,換別的老師教,找其他名師教。

但是,學習是自己的事,學習是自動的,不懂之處要問人,是雙向的,要突破不懂的地方需要時間,所以是耗時的,本質上,學習這件事情,跟東亞文化的填充速食的教育體系剛好相反。

在國小到高中還好,反正小孩被家長與師長制約,學校老師不會上,就請家教,就去補習,反正我小孩在學校聽不懂,我付了錢,補習班就要給我教到會。

真正出問題的是在大學,因為大學教授不是被訓練來教書的,他們的長處是作研究,所以沒有整理很好的講義,沒有華麗的口才,沒有便捷的解題技巧,因此長久以來習於被動單向速成的學習模式的台灣的小孩,到了大學至少有一半會不適應,再加上大學的生活多彩多姿,同學們覺得上課聽不懂也無所謂,反正可以過就好,以後上研究所前,我再去補習班上課,重回我熟悉的教育模式和體系,填鴨完考上不錯的研究所混個學位也就算了。

所以,我在研究所帶學弟妹這麼多個的經驗中,很明顯就分為兩類:
 1. 一類很會考試,但很被動,覺得讀書和做研究只是應付師長跟自己沒關係,要像牛一樣在後面用鞭子抽才會動一下,接觸新的題目或研究,一定要有人教或有人帶才會或願意去做; 
2. 另一類,便是主動學習,即使功課不是最佳,但會為了一些問題追根究柢,而且自我的辨析與邏輯能力也很強,能夠組織一個實驗,歸納出實驗的結果。

很明顯地,第二類才是這個社會真正需要的人才,有創造力與解決問題的能力,但是台灣的教育體系卻一直不斷複製第一類的人才,被動單向急於速成,所以台灣的產業一直無法順利升級,只能一直幫人家代工。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Eray Hsieh’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