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森堡打工度假(3) 血與淚的租屋與租屋詐騙

陳詠聖
陳詠聖
Mar 27 · 13 min read

成功申請上打工度假計畫,成為四十個先驅者的其中之一後,迎面而來的就是「租房」與「工作」兩大課題。盧森堡作為歐洲大陸的金融中心,雖然擁有傲人的最低薪資,但地價之高也是很驚人的,一定得賺當地的錢來付當地的房租,才能過得心安理得。

在初步決定要去盧森堡闖蕩時,我就上booking.com訂了兩晚的盧森堡市青年旅舍,不久後又追加兩晚。一晚800台幣左右的價錢已經是我能找到最低的,是六人一間的上下舖混宿。然而再往後的日期就被完全訂滿了,其他的旅館動輒一晚2,400台幣起跳,實在是花不下這個錢。

有了四晚的青年旅館,看似有了初步能落腳的地方,但在這四天之間我必須向市政廳完成報到手續,搞清楚銀行帳戶、手機門號網路怎麼處理,最重要的是要找到接下來長久的租屋處。在我還在台灣的時候,其實沒有人真的確定在三天內向市政府報到時是不是就要登記「永久住址」(出發前代表處給我的最後回覆是說「要」,但我實際上去報到時是說「不用」,用旅館的地址也可以。但日後應該還是要補上永久住址,才能拿到重要的Certificate of Residence文件。),因此若是讓租房這件事到了盧森堡當地才開始著手解決,對我來說時間可以說是非常緊迫。

除此之外,如果是求助於盧森堡當地的房仲,通常會收取一個月的房租作為仲介費,那可能會高達2~3萬元台幣。我實在很不想交這個錢,因此早早就開始尋覓可能的租房管道。

在盧森堡租房,不外乎幾種管道:

  1. 請房仲協助:告訴房仲你的需求與預算,房仲會開車帶著你趴趴走,到處看房,原則上也會協助處理合約事宜。事成之後狠狠收你一個月的房租作為仲介費,因此就算是押一付一,一次可能就會花掉將近10萬元台幣。
  2. 透過中國人的社群和中國人租:和中國人租房子有特別多眉角,一般分為可以放戶口和不能放戶口的,兩者有明顯的價差。可以放戶口的意思就是能夠提供租房合約或房東的聲明文件,讓租客帶去市政廳報到(這是登記永久住址的必要文件)。我查網路資料,盧森堡對每個建物能住多少人有所管控,所以當一個房子的登記名額已經滿了,這就是一個不能放戶口的房子。換句話說,就是防止房東學香港那樣把房子隔間租給更多人。對我們而言,由於我們需要向市政廳報到,因此絕對需要能放戶口的房子。除此之外,中國人的房子雖然看起來相對便宜,但可能有許多隱藏成本,諸如「頂費」,也就是承接上一位房客或房東的家具的費用,不會顯示在你看到的「租金」之中,在租中國人的房子之前務必詢問清楚。中國人的房子較為髒亂,糾紛較多或某些生活機能常出問題也是時有所聞。即使在盧森堡租屋市場依然是一分錢一分貨。
  3. 透過租房平台的資訊租屋:所有人最常使用的就是athome.lu,Immotop.lu,appartager.lu這一些租房或找室友的平台。就和上人力資源網站看工作一樣,有事沒事就可以上去看看有沒有新的offer,只不過物美價廉的東西基本上很快就會被搶光了,因為盧森堡的租房市場依然是供不應求的狀況。租房平台要注意的是,有些物件其實還是房仲放上去的,這個狀況下你面對的依然是房仲,最後也還是要交仲介費。另外,一些租屋詐騙也潛藏在租房平台中。
  4. 透過人脈網絡找到房子:這是最可靠,最方便,也最有效率的方法......只是對我們這些先鋒而言,實在不容易。

我首先在盧森堡唐人街網站上透過微信聯繫上了一位中國房東,房子在Peppange,有頂費,租金一個月450歐含水電,但不能放戶口。在和代表處反覆確認了幾次發現我應該是一定需要能放戶口的租屋後,也只好不了了之,不過這個房東人很不錯,推薦了appartager.lu這個找室友的網站給我參考。

到了appartager.lu,我馬上把我的個人檔案建立起來,並開始聯繫一些上面的付費會員(不管是房東還是房客,要有其中一方是付費會員才有收發訊息的功能)。然而,許多價錢實惠而且位置顯示在盧森堡的房子,經詢問後才知道其實房子不在盧森堡,而是在「河對岸」的德國或法國。也許對一般人來說差異不大,但對我們這種被簽證限制只能住在盧森堡境內的人來說,只能大翻白眼。

過了幾天,有人聯繫我說他在盧森堡市有房子出租,並給我他的電子郵件信箱。隨著信件不斷來回,我逐漸認識了Keller:一個前些年失去父親,現在在英國念碩士的盧森堡人,全家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他們家先前住在盧森堡市,不過現在自己在英國,媽媽也在英國處理事業,只有放長假的時候才會回來,因此想把房子租出去。一個月租金550歐含水電。對我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吸引人的價格,因為我本來目標是用550歐住在盧森堡邊境。

Keller和我詳細介紹了這間屋子,基本上所有需要的東西都有,畢竟是他們原本的家。他也和我要了一長串資料,包括:

(1) Your move in date
{2} Your move out date
{3} Your address where you want the keys to the apartment, the original contract and receipt of payment send to after the confirmation of payment
{4} You must sign the contract and send a copy to me and also bring a copy when you move in as my flatmate.
(5) Your passport digital ID for identification .. { I will also give you a copy of my passport Immediately contract is ready for your own identification }
{6} Phone number
{7} Your age
{8} Nationality
{9} Occupation/ what you do for living
{10} Gender either male/ female
{11} Your full name

看起來都是很合理的要求,於是我一一回覆。Keller隨後也寄了他的護照資訊頁照片來,並提供他的前房客,一個叫做Valerie的email帳號讓我寫信去和她確認這間房子的情況,以及Keller所言有無虛假。相對的,Keller也希望我提供熟悉我的人的聯絡方式讓Keller問問題,於是我給了兩個朋友的facebook帳號,一個是我大學的室友,一個是我在馬斯垂克交換時期的比利時朋友。

過了一天我就收到Valerie的回應,她盛讚Keller的房子和Keller的為人,並認為我能找到Keller是很好的機會。Keller委由他在盧森堡的家庭律師替他處理法律文件,過了一兩天後就將租房合約寄過來。合約很長,不過對於這個最重要的階段,我還是鉅細靡遺地把合約讀完。看起來是一份相當公平的合約,對雙方的權利義務都有清楚的規範,也明訂了關於能否讓朋友借住、哪些情況下應由房東負擔維修費用等比較細節的部分。在這過程中我都有讓父母一同參與,也一起看完合約,覺得沒什麼大問題後就簽名掃描回傳。

下一步,我們將第一個月的房租550歐加押金1200歐匯款到Keller提供的律師帳號Ademeso中。為了避免匯兌損失,我們一共匯了1800歐。Keller看到匯款後,便寫信給我說鑰匙和文件會用DHL寄過來。這都是我們先前達成的共識。

然而,兩天之後的晚上,我收到了來自Keller的訊息。

他先感謝我們一直以來的合作,然後告訴我事實上在我之前有一個女生也想租他的房子,只是那個女生後來銷聲匿跡了一段時間。但在我完成匯款的同一天,她又出現了,而且一次匯了一年份的租金。Keller告訴我他的媽媽正在準備接受手術,而為了這個手術他們家正在申請一份貸款,他們會需要這一筆錢。Keller覺得抱歉,但如果我們能匯入一年份的租金,Keller就會信守先前的承諾,不然就只好解散,退款。

我腦中警鈴大作。這太可疑了。我們全家人都認為這有問題。沒過多久,我們就透過在網路上搜尋「前房客」Valerie的電子郵件地址,發現數年前就有人舉報這是一個租房詐騙者提供的電子郵件。在那個網站上,舉報者公開他收到的一系列電子郵件,和我收到的來自Keller的電子郵件內容一模一樣,只有人名和地址改變了。我遇到了租房詐騙。

1800歐。天崩地裂。我一整個晚上睡不著。為了省小錢而花了一筆大錢,如今連找房仲的仲介費都顯得便宜許多,那個悔恨刻印在我心中。雪上加霜的是,原本以為已經找到的房子告吹,焦慮感又加倍地回來了。我的父母還安慰我,說還好只掉了1800歐,沒把整年份7800歐都賠上。當父母也是很不容易,賠的是自己的錢,還要一邊安慰受傷的小孩。

一方面,我對這個騙子是悔恨交加;另一方面,我還是維持我原先超有禮貌的英文,試圖和Keller斡旋,不顯露一點我已經知道我受騙了的樣子。我和Keller說我父親沒辦法馬上給你這麼多的信任,但經過很長一番討論後,我們同意如果你將1800歐匯回我們的戶頭,我們就馬上匯7800歐給你,因為一個騙子不可能同意將到手的1800歐吐回來。而且就算要走解約,你也應該把1800歐還給我們,所以無論如何你都應該同意。我把詳細的匯款時程都列給他看,只要他在什麼時間以前匯款,我們看到之後再匯回去,就能趕上他媽媽的手術日期,皆大歡喜。我試圖讓他用我被騙的1800歐當籌碼,吸引他上賭桌,來賭一年份的7800歐大獎。

然而Keller是個聰明的騙子(如今我連他的真名都不知道,唯一確定真實的只有帳戶)。他從不正面回答我對「1800歐無論如何都該匯給我們」的論述,只強調他的媽媽需要錢,我們不同意他的條件的話那就只好解約了。我一直表現得我非常想租他的房子,讓我爸爸扮反對以及固執的黑臉,讓信基督的媽媽扮同一陣線的白臉,試圖讓Keller知道只要搞定我爸那個匯回1800歐一次的條件,我們家就會全心全意服從他的一切。由於雙方都很堅持,稍微談僵了之後,Keller稍微軟化,說他其實比較想租給我而不想租給那個虛幻的女子,並調降條件成先付4000歐過去就好。但此時我只看到一個醜惡的嘴臉,並時時提醒我的愚蠢。

發現被騙後的隔天我就去警局報案了,這還是我第一次進台灣的警察局。由於對方有我的護照資訊頁照片,為了不讓這個騙子拿我的護照去招搖撞騙(搞不好真正的Keller就是上一個受害者),我需要留下正式紀錄聲明我是被害人。

從二月中到三月初,我一直在和Keller虛與委蛇。我們始終沒有看到鑰匙,Keller也沒有上我的當。他比我聰明。直到最後,他三番兩次說要叫律師匯款給我,律師又突然變得非常忙碌,說匯款了之後卻遲遲拿不出我屢次要求的匯款證明聯,最後就如我預料的把我封鎖了。事實上還比我預期的撐得久了許多,雖然錢最終是沒有騙回來。

Keller的租屋詐騙是我在出發前遇到的最大打擊,折合台幣六萬多元的損失使得我先前的精打細算像是一場笑話,就算是循規蹈矩請盧森堡當地的房仲帶我看房,仲介費含稅也頂多三萬多元。痛定思痛,中了陷阱的根本原因還是出在想快點找到租屋處以減輕焦慮的迫切感,以及看到便宜又大碗住宿的見獵心喜。殊不知,正是這種心態的加總使我失去了明辨的能力。

在我逐漸掉入詐騙的過程中,Keller編造了一個故事,編造了他的家庭背景,以合理化他的電話號碼和他的銀行帳號都來自英國的事實。當他給我他的英國護照資訊頁時,我也不疑有他。我滿心歡喜地接受他餵給我的一切資訊,並且覺得這全部都是假的的機率很低。然而,若一個壞人專門要來騙你,他當然會把一切都做到很像真的來取信於人。即使內心曾有那麼一點懷疑,自己都還會替對方著想,覺得是自己多心了。事後我才在網路上看到一些防詐騙的方法,包括絕不預先匯款(即使心儀的房子可能會被別人搶走),要求房東開視訊看房,利用銀行的保證功能來取代以現金或匯款來支付押金等等。雖然對我而言已經為時已晚,但寫下這個人生教訓應能幫助許多後進者免於受難。Keller行騙已經在國外網站被揭露起碼三年以上還是能得手,除了我疏於查證以外,可能也因為人的弱點恐怕都是雷同的......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此次事件後,我們開始透過私人間的networking來找房,最後連絡上了我媽媽在教會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Stevian,一個在盧森堡的中資銀行工作的香港人,她的房東正好有一間房間準備出租。Stevian是我出發前到初步抵達這段期間的貴人,讓我詢問盧森堡當地大大小小的事情,也協助我最終找到現在的租屋。她對我的幫助是我開始寫下這些以幫助後人的重要動力。

透過Stevian的幫忙,我聯繫上了房東Maggy。這一次沒有再重蹈覆轍預先匯款,而是約好等我到了盧森堡後去實地看房,沒問題就可以當場付款簽約。我原先想找700歐以下的房間,而這間房間是780歐含所有費用,而且位置相當不錯,位於盧森堡市西南方,走路到車站只要20~30分鐘左右,而且門口就有公車站。780歐雖然幾乎接近我在台灣乖乖出社會工作所能拿的薪水了,但以盧森堡的一般房價,還有2000歐的基本薪資而言,或許還能承擔得起。我當時沒有考慮很長時間就決定要認真租下這間房間。

這是一棟三層樓的房子,除了共用的二、三樓衛浴、一樓的廚房外,全部都是房間,沒有交誼空間。除了二樓有個比較小間的房間通常不租人(我在搬進來的過渡期住在這間三天,等前一個房客Raul退房),其他都住滿,一共有7個人住在房子裡。Maggy帶我看過各項設施,也帶我到地下室看看洗衣機烘衣機,看起來生活所需的一切什麼都有。鍋碗瓢盆、暖氣、無線網路,還有一個掃地阿姨會每兩個星期來一次替我們整理公共空間。

就在看房氣氛融洽,郎有情Ma有意的時候,Maggy突然問起我有沒有工作合約。糟糕,我萬事俱備,就欠工作。Maggy臉色大變,喃喃自語說她們只租給有工作合約的人。我頭皮一陣麻,心知這就是生死存亡的關頭。我用一種很可憐的語調和Maggy解釋說我從地球另一端來到這裡,向市政廳報到、半手機門號、開銀行戶頭樣樣都要地址,地址是一切的開頭,更不要說我的青旅就剩兩個晚上了。而且我有錢!我把身上的現金拿出來給Maggy看,夠付押金加上頭幾個月房租了。Maggy也是好人,自承她也有錯,先前溝通的時候沒有問清楚這個問題,因為她以為我能拿到簽證過來必然是有先找到工作,殊不知遇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台灣打工度假者。

在她打電話給她的丈夫討論我的未來時,我就忐忑不安地站在一旁。若是她的丈夫執意不租給沒有工作合約的我,我就得在兩天的時間內使出洪荒之力為自己找到下一個落腳處,否則就得流落街頭,光想就壓力爆棚。當Maggy掛上電話並告訴我她們決定破例租給我的時候,我得努力克制自己才忍住衝去擁抱Maggy的衝動。雖然是在感激涕零的狀態下,我還是仔仔細細閱讀了好幾頁的英文合約中的每一個條款,確定沒有我不能接受的部分。

付了房租,拿到合約,我終於能開始開展在盧森堡的生活。

陳詠聖

Written by

陳詠聖

IG:ericchen7165 盧森堡打工度假的瑣事和美麗的照片都在那邊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