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顯示中國是民主的威脅。現在,歐洲必須保衛臺灣。」

歐洲動態
拉斯穆森曾在6月底於哥本哈根舉行的2019民主高峰會上,跟臺灣外長吳釗燮會面,並把二人合照上載至自己的Twitter

北約前秘書長(2009–2014)、丹麥前首相(2001–2009)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在英國《衛報》發表了一篇對華立場十分強硬的評論文章,標題為「香港顯示中國是民主的威脅。現在,歐洲必須保衛臺灣。」英文原文可看此鏈結,下面是全文中譯(部份為意譯),譯文後會寫上我的觀察:

香港政府就極具爭議的引渡條例屈服,但中國會默許民主的礦井金絲雀已經死亡(譯註:意思是不要再妄想中國會接受民主)。

在中國的「一國兩制」下,香港獲保證,公民自由會得到保護及尊重。同時,西方長時期有一個共識,認為隨着中國經濟增長,中國會變得越來越像香港,但可惜,近年卻發生相反的事,香港越來越像中國。或者,當初以為香港民主被侵蝕並非無可避免,是我們太天真了,北京從無掩飾過,他們認為民主和中華文明是互相排斥的。香港上街的示威者不認同這個看法,我也希望他們成功以和平手段成功證明他們的看法是對的。

對於香港以至其他地方的民運人士,有一個地方正在閃耀,那就是臺灣,這是華人自由民主的一個絕佳例證,近年茁壯成長。毫不意外,臺灣面對北京的龐大壓力。

在南中國海,中國正加強展示軍力,其侵犯臺灣空域及水域正升溫至危險水平。自臺灣2016年選出一個捍衛臺灣主權的總統後,北京對臺北的敵意加劇,加強侵犯臺灣空域的空中行動,把軍艦駛近臺灣水域,最新一個例子是6月,中國航母駛經臺灣海峽。臺灣對中國干預明年1月的總統大選,深感憂慮。

目前為止,歐洲在對華交往方面,反覆不定,部份國家為了獲中國承諾增加投資,很熱切要加強跟北京的關係,出賣部份民主價值,對北京在國內侵犯人權、對鄰居採取好戰態度,視而不見,另一些歐洲國家也看得出中國持續變得更專制,但面對中國在全球的威嚇,不敢發聲。

歐盟一向說,其外交政策建基於價值觀,而非只看短期利益。如果是這樣的話,歐洲應該為這些價值觀站起來,捍衛臺灣這個最大華人民主地區免受專制壓力。美國正以身作則,包括近日向臺售武超過20億美元。

不過,在歐洲,中國威嚇各國,要求各國接受「臺灣只是中國一個省」這個扭曲的觀點,強逼我們拒絕臺灣進入國際論壇,一有歐洲政客會見臺灣人民的民選代表就大吵大鬧 — — 臺灣可是一個人口等同澳洲的國家哦。

歐盟新一屆領導班子應該改變這種模式,要為民主自決表態。歐盟應開始會見臺灣領袖,並加強促進跟臺灣的投資夥伴關係,日後當中國採取激烈姿態,歐盟不應再保持沉默。在做到這點之前,歐盟聲稱自己的外交建基於價值觀,都只是空洞的聲明。

我們捍衛海外民主,悠關我們內部的安全。歐洲目前涉及中國的辯論,跟潛在安全威脅有關,由質疑華為及其5G建設的角色,到中國單向投資歐洲戰略重要企業。我們希望中國向歐洲提供機遇,成為歐洲的夥伴,但中國越來越民族主義,令我們有理由憂慮中國這些建基於完全不同價值觀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因此,歐洲為其價值觀表態是重要的,這不是有關半個世界外的空泛討論,而是維繫規則為本的全球秩序,這個秩序維持了相對的和平,令更多地方繁榮,並建立了自由的社會。

香港人希望有更多的民主,他們要自己爭取回來,但對於歐洲,正當有人爭取一些我們堅持我們自己應當享有的權利時,歐洲不能繼續為了穩定和中國的現金,而轉過臉,對現況視而不見。無疑,中國富強,但中國只有在我們允許下,才能重寫世界規則 — — 這一點,由拆除門口外的民主開始。

我們應為臺灣自決站起來,應視臺灣為民主國家聯盟的成熟成員。在全球互相依賴的世界,若未能在東亞或其他地方捍衛我們的價值觀,最終將導致同樣的價值觀在自家也遭侵蝕。
(譯文完)

以下談談我對這篇文章的個人觀察:
1、這篇文章的論調「十分美國」。即使在目前美國政商及知識份子界對華態度公開轉趨敵視之前,這類認為要視「不民主」中國為對手的說法,一向有美國學者提出,不是新鮮觀點,但在歐洲卻十分罕見;而就算歐洲也會有人批評中國不民主,但也不會用這篇文章的論述方法,傾向強調歐中有討論人權問題的對話渠道。

2、雖然說罕見,但我當然不敢說之前「完全沒有」歐洲政客或學者這樣說過,但拉斯穆森肯定是第一個如此高調並全方位批評中國的歐洲政治人物,也是至今最重量級的一員,對華言辭的嚴厲程度也前所未見。這是我認為這篇文章值得注視的原因之一。

3、相對於丹麥前首相背景,拉斯穆森的北約前秘書長背景更值得關注。他在美國是強烈親美派,支持歐美合作,在美國政界有一定人脈,這篇文章頗像嘗試把美國和歐洲的對華政策拉近。更Wild thinking的是,中國會否逐漸納入北約的視野?必須強調,我未至於認為現在會有人認真討論北約協防臺灣,但一名北約前領袖公開抨擊中國,很難不令人檢視北約與中國關係的前景。(題外話補充:拉斯穆森現在已創辦了一間政治顧問公司)

4、隨意在網上翻查,拉斯穆森在去年11月也曾在日本英文傳媒Japan Times發表類似的觀點,題為Time for Europe to step up its China game,但該文章仍只集中看歐中雙邊關係,批評中國不把市場開放給歐企,並質疑一帶一路戰略不利歐洲,而在拉攏盟友方面,也只提及南韓、澳洲等「主權國」,未至於提到中國不承認有自己主權的臺灣。另一點有趣的是,拉斯穆森2016年在自己的LinkedIn帳戶發表文章,討論中歐美三角關係,當時仍很樂觀認為中國會是歐美的朋友而非敵人 — — 究竟這兩年來,發生了什麼,令拉斯穆森(甚至歐洲政界及知識份子界別中的一些人?)改變了看法?

5、承第4點,拉斯穆森的對華立場,早見端倪,但讓他可以繼續發表這類言論,甚至在更重要的平台發表,借力支點卻是香港的逃犯條例修訂爭議 — — 就算川普決定不再借香港議題來就貿易談判向中國施壓,西方仍會有人借這個爭議來對中國借題發揮,林鄭現在完全撤回修訂、立即下台甚至當眾切腹,也回不到6月前的時光了。

歐洲動態

Written by

這是有關歐洲政經的blog,亦可到 https://twitter.com/europechinese 。 Also a blog to share thoughts on HK’s latest situation. Twitter : https://twitter.com/ThoughtsHk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