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沮喪,我會想起誰

我PM生涯的吉祥物

最近非常累,而且許多事難以控制,有點沮喪,但今天走出松菸時,看到一隻暗光鳥悠哉地在散步,讓我想起之前當PM時,一個讓人難忘的夜晚,跟大家分享。

那時我接了一個規模非常大的案子,當時的我,不能說是個菜鳥PM,但是也還不是那麼成熟,要負責的是公司想轉型做企業級高階市場,做為下一個世代基礎的重要產品線。

這個產品線規模有多大呢?光是做伺服器的團隊就有三個不同開發團隊,做client的團隊也有兩個開發團隊,測試團隊也有兩個,且成員都是公司工程師的一時之選,這幾個團隊要彼此配合又各司其職,緊密整合到一套產品中,而產品是從0到1一個全新的產品線,有非常多的未知數在其中(現在想起來還是讚嘆,我到底怎麼做起來的XDDD)。

那段時間真是我人生成長最多,但也是最痛苦的時光,尤其是對PM這個角色的認識,與專案管理技能的精進,幾乎都是從這段血淚中磨出來的呀!

除了產品規模大之外,最重要的是這個專案的工程師都是強大的老鳥,而我還尚未贏得他們的信任,無法讓他們願意和我對等地溝通,所以總是最後一刻才被告知某個功能做不到,或是版本又要delay,後續時程不一定,簡直是完全沒有掌握度,卻又要負責對業務或客人道歉,告知後續的版本規劃,總之真是一言難盡的苦楚。

我記得有一天,我又被通知要delay,團隊負責人沒有提早找我討論,而是等我問說,不是今天要進測嗎?什麼時候呢?才被告知:喔,今天做不出來。但又問不出什麼backup plan,整個人覺得很憤怒、挫折、迷茫,我的角色到底算什麼?深夜,我垂頭喪氣走出辦公室,我是最後一個離開的人,關了燈,更覺得好孤單,為什麼這樣對我?我到底為了什麼?我幾乎寸步難行。

那時我們還是新創,辦公室在台大水源校區裡,辦公室外是一大片草地,走出辦公室建築物,我突然看到有一隻很大的鳥在草地上,看著我,然後,牠舉起左邊的翅膀,鼓起胸膛,開始跳起舞來!

這實在是太奇異的景象了,我看呆了。牠一臉正經看著我,往左走,揮揮左邊翅膀,再往右走,揮揮右邊翅膀,往前點點頭,鼓起胸膛,再靈活左右走。我突然意識到,這......該不會是求偶舞吧!春天到了阿~(突然發現現在也是春天。)

但但但......你為什麼要對著我跳啊,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呀?你不要一副這麼認真的臉啊!

我噗哧笑了出來,看著牠在那邊一臉認真一直跳,一直跳,笑著笑著突然覺得很感動,眼眶濕了,上前和大鳥老兄相擁而泣起來(後面當然是亂講的),只是看著看著覺得,好像也沒這麼嚴重了,擦擦眼淚(眼眶濕是真的),微笑著離開。我好像又有了一點勇氣,與大魔王搏鬥。

(所以很多時候,真的只需要一個拍拍啊!什麼分析建議都不用,先拍拍再說!)

之後充滿感動地跟朋友提起這件事,結果我的朋友都叫我:

大~鳥~姐~姐~

煩死了!

求偶舞示意圖:http://img.epochtimes.com/i6/1001220808041758.jpg

最後,那個產品經歷了兩年才正式launch,終於!我也終於贏得了工程師的信任(大概XD 這些傲嬌人不會讓你知道的),真的是數不盡的血淚與哭笑在其中,如果有人跟你說他對做產品很有熱情,做產品經理總是很開心,那一定是騙人的(我好偏激),即使是自己生的最愛的孩子,還是有恨得牙癢癢,或是感到自我懷疑的時候呀!這才是人啊!

但可能就是因為這一切,我現在才這麼喜歡做一個PM,我相信,沒有經歷過迷茫與挫折的熱情不是熱情,會迷茫是因為有追求,會挫折是因為有堅持,而且這挫折與迷茫,一定還會躲在什麼角落,某一天突然跳出來再度撲向你,因為熱情會驅動我們追求更大的挑戰,而更大的挑戰,一定伴隨著更大的挫折與迷茫。

但我真的是非常非常感謝那個晚上,有一隻大鳥,無論是因為什麼樣的誤會,牠一臉正經地將牠一生最美、最認真的一段舞獻給了我,讓我有了一點勇氣,甚至持續到了往後遇到挫折時,還能感受到力量,也讓我學到了,一生總是要認真跳一場舞,用一股傻勁,帶來一點溫暖與勇氣。

關於拍手,陪我做個實驗吧!
我希望拍手除了支持之外,也能嘗試做為投票工具,所以:
如果你/妳只是單純喜歡這篇文章,請給我1–10個拍手。
如果你/妳很喜歡我的「職場分享」類型的文章,請給我這篇文章11個以上拍手,越喜歡當然可以拍越多,我之後會為你常寫的!
也要記得「Follow」我 Evonne Tsai,讓我提供更多優質文章給您
當然也可以用街口支付,掃碼請我喝杯咖啡喔!若不會用街口打賞請參考:如何用街口支付小額支持作家
(在這裡要來低調感謝一下所有有打賞的朋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