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 ADee Lu / 盧弘成

你是誰?目前在哪裡?

盧弘成 aka ADee ,目前人在板橋甜蜜的家,但是大部分時間住在上海。

當初怎麼會接觸滑板?

玩了PS的一個滑板的遊戲,看到遊戲裡面滑板可以跳可以翻可以轉,所以告訴我的媽媽我想買一個滑板,然後就到體育用品店買了一組台製的便宜滑板(沒有任何品牌,外觀看起來像滑板的模型…),後來滑沒幾次就壞的差不多,真正第一組進口滑板我存了大概3–4個月的零用錢跟吃飯錢才買成功(一天只花100$新台幣吃三餐),還是輪架,輪子培林螺絲,滑板板身,這樣子買起來…(那時候還不知道買滑板板身要多加砂紙的錢。所以錢不夠的情況下被迫選了一個什麼圖案品牌都沒有的光禿禿素板),我記得我分了6趟去滑板店,問價格一次,然後存夠錢再去買一次,然後買到我的第一組進口的滑板(後來才知道原來整組一起買比較便宜,有折扣…),每次進去滑板店都很緊張,因為裡面的人都看起來很兇很壞。(那時候只是一個國1–2的小屁孩),然後就開始了我的滑板生活~

第一次玩滑板的感覺是什麼?

很興奮很緊張,因為從來沒有看過有人滑板在我家那裡,然後在我家樓下的樓梯間試踩了一下,很怕被別的人看到自己一個人滑板。哈~然後在我家樓下巷子馬路上練習,我記得我每天晚上在想辦法練習豚跳,但是我連滑行都會噴板…

請和我們分享你的成長過程。

成長過程~完全百分之一百喜歡惹事找麻煩小屁孩童年。上課睡覺,學校抽屜永遠沒有課本,有各種玩具或者寵物(烏龜,寄居蟹,鱉蛋~什麼想不到的都有)欺負同學,勒索同學。欺負女生,偷東西偷錢…差不多可以想像到壞小孩可以做的都做的差不多。

但是滑板以後就整個改變了,換了新的朋友圈,滑板的朋友年紀都比我大很多,像哥哥們一樣照顧我,騎車載我送我回家,去西門町台北市吃飯不夠錢他們也會幫我出,教我很多滑板上滑板以外的事情,(然後罩著我)然後就脫離小時後那個朋友圈。

一直到現在~我感覺自己很幸運,唸書一般般不是太好,運動一般般因為個子太矮,但還好運動細胞不算太差,基本運動可以很快上手,但是從來不是有天份型的,一直靠自己努力不認輸到現在~

父母支持你玩板嗎?

小時候媽媽覺得不要學壞不要走偏,做自己喜歡的就好,當年紀到了一定時間(18歲這種),需要面臨到人生轉折點,決定要繼續唸書或者是做其他事情的時候,就開始有反對的聲音,但是還是讓我選擇自己想做的事情,只是要我自己知道滑板不能作為以後未來的發展…(10年前的臺灣根本不可能有職業滑板選手這種東西發生)

「豚跳」是滑板最基本的動作之一,你花多久時間練會「豚跳」?你會給正在練這個動作的人什麼建議?

嗯~一開始不要把目標放的太遠太大,不要馬上就希望或要求自己跳高或者跳遠,求穩求順循序漸進的練習下去,基本練穩練熟,其實跳高跳遠只是每個人的身體條件反應而已,所以依照個人身體素質條件練習,不要嘗試太超過自己能力範圍的動作是絕對的,也不容易受傷~最重要要滑的開心,喜歡比較重要。

剛開始玩板的時,曾受到哪幾位前輩的提攜?

前輩~太多了,每個時期遇到的人所告訴或者教我的都不一樣,我很感激這些曾經出現在我滑板人生中每一個支持我的朋友,或者贊助滑板店家,公司,到品牌,太多太多了,人生就是不斷的學習進步,任何時間點都需要別人的幫助提拔或者提醒,如果只把自己放在世界的中心,以為地球太陽所有人事物會繞著自己轉,很快會因為自己的自大自滿而被現實淘汰。

你對目前臺灣滑板界有什麼看法?你覺得臺灣的大公司有積極支持選手,並推廣這個運動嗎?

目前臺灣的滑板環境跟以前相比好的太多了,如果跟十幾年前相比是支持以及推廣的,十幾年前滑板的人口多,厲害的到處都是,但是資訊沒有現在的發達跟爆炸,所以基本上以前滑板的人都是土法煉鋼,自己或者跟朋友看一個月或者一年發行一次的滑板錄影帶研究練習,你想問前輩或者資深的人動作怎麼做怎麼練習,他們都不一定會教你,甚至給你臉色看,想要贊助或者出名只能靠著各種比賽到大城市曝光自己,運氣好被滑板代理公司看上然後得到贊助。

以前的滑板環境滑板公司&店家都不太會在活動或者平常私底下隨意提供免費產品,不講商品贊助,可能連滑板店的一張貼紙都要自己掏錢購買,因為十幾年前的環境,儘管你滑的在好,畢業當完兵就得回歸面對現實人生,選擇工作,放棄滑板,很多以前的前輩或者滑的好的人,因為這樣放棄了滑板,因為滑板在一般外人眼中只是小孩子在「玩」的東西,但是現在的環境,可能你滑的好,在網路上放一些自己的影片。就可以拿到贊助店家&品牌或者公司商品上的提供。再好一點可能可以拿到一份合約當作一份工作,所以時代背景不同,市場上的品牌店家想法跟理念也不同~但是可以確定的是滑板現在在臺灣或者全世界都是成長上升的階段。

你如何開始和金銀帝國合作?他們有哪些什麼理念,吸引你和他們合作?

大概3年前,透過我的一個朋友「小丁」的介紹 Ryan 他們找上我,聽說他們想要贊助滑板的人,其實一開始我感覺金銀帝國的狀態應該跟一般的潮流品牌運作一樣,只是想給給商品在其他領域上有曝光,但是第一年的合作金銀帝國告訴了我他們的想法跟計畫,其實我半信半疑,因為曾經太多這樣子的品牌或者公司的人找過我,所以我只是聽聽而已~(Sorry Ryan~哈),但是當我跟金銀帝國的第一次合作就上了在忠孝復興SoGo旁邊的超大廣告牆!(而且是用我滑板的照片),我就知道~嗯!!金銀帝國不是只是開開空頭支票畫畫美麗的版圖給你看,而是他們真的尊重我的想法去做每一個事情。

我們合作了3年,出了最大的海報廣告牆,訂做了屬於我自己的滑板項鍊,上面有我的名字還鑲鑽,拍了我們第一部金銀帝國的形象影片,全部是讓我們自己去拍去決定場景地點動作。(不像很多不懂滑板的人要求我們要把滑板舉起來,像扛音響一樣放在肩膀上拍出他們想要的滑板模特兒曝光自己商品~哈),這個我想在臺灣除了滑板公司以外絕對史無前例,我都感覺金銀帝國的做法太瘋狂了。我們不像合作關係,反而像朋友一樣討論著公司品牌的走向想做的東西,有時候我提出的想法 Ryan 他們也接受,所以我想這個是金銀帝國跟其他品牌公司不一樣的地方,還有 Ryan 看的滑板影片可能比我還多,有時候他講的影片新到我可能都還沒看過…

你為什麼會離開臺灣,去大陸玩滑板?初期的生活是如何?

2005一次的機會我到了上海參加 Quiksilver 的一個比賽,我到了上海發現香港大陸地區滑板的人水準在1–2年的時間進步到比臺灣還要厲害,主要的原因是香港大陸在那個時間已經有了職業選手的制度,他們可以靠著公司提供合約的薪水維持生活,然後全心投入滑板上面,所以他們進步的很快。

回臺灣以後我就開始想等我念完書當完兵以後我想到大陸上海試試看,所以我的五專念到5年級上學期結束就決定不繼續念了。選擇休學當兵。(但其實主要原因是積欠的學分太多了…無法順利畢業。哈)然後當完兵我進入了「捷式」滑板代理公司裡面工作,在滑板店上班,然後2010那一年我因為老闆提供機會讓我到上海參加 Xgame,然後我跟上海的 FLY Street Wear 的 Jeff 聯絡上了,Jeff 同時也是 Gift 的老闆,Gift 是那時候大陸地區最強最大的滑板團隊,所有人都希望擠進去這個團隊,因為這樣才有機會拿到大品牌的贊助合約。

那次比賽後 Jeff 找我到辦公室聊天問我有沒有興趣敢不敢到上海來住,來滑板,他告訴我 Adidas 有一個空缺,然後可以提供我薪水負擔我在上海的生活,錢不多,但是足夠滿足我的生活開銷,回臺灣以後我一直在想這個事情,我告訴自己我必須離開臺灣,我才21–22歲,我告訴自己儘管出去失敗了,最多再重來而已,因為我還年輕,如果我不出去看一看我不會知道我自己的定位在哪裡,我不想像以前的前輩們一樣退伍找到一個穩定工作後就停下來了,所以我告訴了我當時的老闆 Jimmy,我想離開臺灣到上海去,他也同意我的想法跟選擇,在同一年時間8月我離開臺灣,帶著行李我一個人跑到上海去,然後正式開始了我的職業滑板人生,到現在,雖然一開始很辛苦,我只能靠著贏比賽的獎金跟省吃儉用存回臺灣的機票錢,通常回臺灣一次就把存的錢用完了,拿錢給家裡,機票跟雜費…所以基本上前幾年生活滿吃緊刻苦的,不過可以每天滑板就夠好了~

你成長的環境雖然不是非常好,但經過一番努力後,現在成為一位職業滑板選手。對有選手夢的人,有什麼建議?

我很開心我做了這個決定,因為在我之前臺灣滑板從來沒有出現或者發生過這樣的事情,我帶著很多人的夢想希望去前進,去做我覺得對的應該去完成的事情,讓以後新生代或者對滑板有夢想的人有一點希望,而不會在給自己藉口。

「滑板可以當飯吃,當工作嗎?玩滑板有錢嗎?」

如果你不去做不踏出那一步你不會知道結果會如何,失敗了那就重頭來過,但是如果連嘗試的勇氣都沒有,只是空做夢,那機會絕對等於零,人生都是一樣的,我不想老了回想以後懊悔~

你曾去過世界上最盛大的滑板比賽之一 「Tampa Am contest」,請和大家分享那趟旅程。體驗過美國的滑板文化後,你覺得東、西方的滑板文化有何不同?

其實我沒有去過Tampa Am比賽,去的是另一票人,不過我去了2014年的 Street League 比賽。(只是去看)我贏了一個臺灣 Nike 的比賽所以他們送贏的人到紐約看比賽,前兩年一樣我也贏了 Nike 在上海的比賽,(那一年贏比賽的人應該可以去美國參加 Tampa AM 的比賽。就是問題提到的這個比賽)但是大陸地區公司的人沒讓我去,但是業餘組的還是有去這個比賽。(可能因為我代表DC~所以他們把我忘了。哈)

這些都不是很重要,其實~美國對我來說是一個陌生但是充滿幻想跟夢想的城市跟國家,全世界滑板的人都希望可以到這個滑板發源地去看一看闖一闖,我也不另外,我的美國初體驗就獻給了Street League決賽。(我的環境不是太好,所以這種長途距離遠的國家不是說去就可以去…)

我一落地很興奮因為我在舊金山轉機過海關的時候,海關人員問我來這裡幹嘛?我告訴他們我來看Street League的比賽,他可能以為我是來參加的,告訴我加油祝我好運什麼的~然後馬上蓋章讓我過海關,然後他對我說了一句中文,我忘了他說什麼,但是他是一個標準的美國白人~我覺得很有趣也很驚訝,美國人對滑板運動是這麼支持。

我看了Street League的比賽,這比賽絕對是全世界最強最誇張的比賽,所有參加的人每個動作基本上可以一次成功,或者練習的時候試了幾次但是比賽可以在一次機會就成功那些難到爆炸的動作,後來我在紐約多待了幾個星期,在當地滑板拍一點滑板的東西,紐約太讓我驚訝了,滑板的地形全部是最難最爛最不可能做動作的,他們滑任何看到的東西,做任何想的到難跟誇張的動作,然後走到哪裡都有人拿滑板,滑板場隨便一個小孩就可以把我們全部的人斃掉…

這趟旅程讓我看了很多滑板的東西跟滑板以外的,也讓我自己知道其實應該要更努力的滑板,我們有最好的條件(拿到贊助容易到不行),最好的地形(在紐約全部爛柏油路,臺灣隨便都有大理石光滑的地面跟平台。)但是我們去沒有滑的更出色或者厲害。

你認為臺灣還有哪些優秀的 skaters?

滿多的,其實~不過我想我們都必需更努力的滑板讓自己可以站上國際,沒辦法到一樣的位子,但是努力讓自己接近。(技術或者職業道德跟滑板文化方面都一樣)

除了玩滑板,你還有什麼其他興趣?

聽音樂,看電視,好的電影,然後拍一點手機的影片每一年自己剪一個長的影片,跟朋友一起閒聊喝一點酒,差不多像一般人一樣的生活,不過滑板佔了我的生活70%以上吧~

你所去過的滑板場中,目前最喜歡哪一個?

其實我一點都不喜歡滑板場,亞洲的滑板場太制式了,去了感覺每天在交作業,一樣的動作一樣的模式。無聊~我喜歡一些廣場,有好的大的空地,一些小的階梯,大理石的椅子,我可以待在一個好玩有趣的廣場一整天或者每一天。

目前的滑板裝備?(如:板子尺寸、支架、輪子、培林)

板身:Uniful Skateboard(日本品牌,我自己的選手板~哈)8×31.6

輪架:Venture Low 5.25(國外風格跟技術最好的選手都是用這個~)

輪子:Bones STF 50mm V3輪型(最好的輪子夠硬,輪型窄摩擦力小,做很多動作反應快也輕鬆~)

培林:Bones Swiss Ceramics(培林最資深高端品牌,德國陶瓷工藝,培林間隙小,續滑力好。光是加速就可以少一般培林好幾下。一步就可以一直滑下去~)

未來有什麼計畫?

拍更多的影片,去更多的地方,做一些不一樣的東西跟事情,然後努力做好自己應該做的。

你是我們第一位訪問的 skater,我相信玩滑板、衝浪、藝術、音樂的人都有共通性點−對一件事有極大的熱忱,你會想嘗試衝浪嗎?

其實我玩過一段時間的衝浪,我有一塊宜蘭藍洋他們贊助的6尺魚板,不過當職業選手以後只有冬天才回來臺灣,沒什麼時間玩,因為冬天太冷了…我喜歡夏天衝浪,曬一下太陽在海上等浪,放鬆自己的身體跟心靈,今年夏天我跟 Ryan 一起衝了幾次,不過我玩的不好~主要就是曬曬太陽離開都市放鬆自己,可能我老了以後我會考慮花多一點時間在衝浪上面,因為我很喜歡衝浪的感覺~

最後一個問題,在生命中,你最感謝什麼事?

感謝我的媽媽努力的養大我支持我想做的每件事~

感謝我所有的朋友因為他們永遠在我的旁邊支持跟鼓勵我,讓我可以一直努力的朝夢想走~

感謝我的贊助品牌公司店家,他們一直提供最好的東西跟機會給我,讓我不用擔心產品的問題,更專心做我自己想做的~

感謝所有支持我的粉絲或者人也好,因為他們的支持讓我可以更努力的滑板,拍更好的影片出來~

相關連結:

Facebook 專頁

Instagram@adeelu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explorerslife.com on February 22,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