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產品與做生意

昨天跟一位朋友(Alpha Camp Bernard Chan) 聊到做產品與做生意是兩回事的討論。那確實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但那不是對立的元素,它們是互相幫助的元素。

事緣與友人談到當天決定放棄Passbook Enabler業務(做產品)從而走進商業元素較多的業務(做生意),最大的原因是Passbook至今仍未成為普遍使用的軟件,就連行內比較知名的PassKit也陷於僵局,其次是儘管使命感再強烈也無法從產品中得到合理的盈利回報,甚至差點無法出糧給予同事。友人回答:「做產品與做生意是兩回事。」這句話引起我一連串的想法。

我心想:「我是否不適合做產品/使命主導的事業而應該好好集中發揮從商獲利的能力?」這個問題從當天憶想做好產品就夠到走進商業社會就一直在腦海中浮現。

關於做好產品,就以Alpha Camp培育的鮮乳坊為例,那是個做產品很好的範例,看完他的公司介紹短片心裡都感受到創辦人強烈的使命感。然而當問到Bernard鮮乳坊的通路時,因為標榜天然及農場直送,令其出產量受限,距離在7–11 、PCHome或Rakuten販賣仍有一定的距離,或要走「小通路、高價錢」路線。我印象中比較深刻的是他其中一個通路台灣微風商場,而微風商場裡的超市只是微風為營造多元消費商圈的一塊小版圖,生意額並不高。當然有些人會認為使命最大金錢為次,我並不反對,只是在我而言,我會不斷找尋付出同樣的時間和努力換取更多金錢的機會: 有更多的金錢,就有更大的自由度發揮使命感。

除了上述的好產品,也有數之不盡沒有得到市場青睞的產品,就以Passbook Enabler為例,它到最後並沒有普及,同行紛紛轉型或找份工作,然而我相信我們當初無不打從心底有著普及Passbook應用的使命。從這個自身經歷,我察覺到使命感的重要性,它會讓你奮不顧身地做好一件事情,而同時也察覺到理性的重要性,有時侯面對現實的考量,逼不得已要放下對當刻使命感的沉迷。當你覺得使命感比盈利更重要的時侯,不如想想哪個生意人從你對Passbook普及的使命感/你的使命感裡獲得最大的得益? (Apple Inc.) 哪個在你奮不顧身去推動的時侯並沒有花費多少氣力去普及他也有所得益的Passbook/你的產品? (Apple Inc.) 哪個在你竭力銷售到一個又一個商家採用Passbook/你的產品之後甚至不知道你是誰? (Apple Inc.) 退一步看,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當你沉迷於沒有合理盈利的事業或使命感中,總有更大的算盤在計算中,從中得益。我這麼說,並不是鼓吹以功利的眼光去看世界,只是想說:「擁抱使命感,同時放下對使命感的沉迷。」

從今天看不同的生意和產品,我變得越來越謹慎,我並不以使命感蓋過理性考慮,而同時了解做一件事對世界與我有何種影響及其盈利潛力;我並不相信天掉下來的即時黃金機會,我會先經過行業堪探和心思細膩的時間消化機會,才決定是否要跳進一個市場 - 因為我做任何事情都奮不顧身,那麼最好找個好對象去付出。

我並不排除未來會再一次做一家以使命為先、產品為主的公司,那是我的初衷,我亦不覺得我不適合做這件事或缺乏使命感,只是我將會相當小心去跳進一個市場,同時在盈利潛力極高的情況下追逐使命感。因為,要不是盈利潛力極高,我幹嗎不繼續做我現在正盈利的生意? 還要苦苦等待產品得到市場的青睞? (當然,有些人並沒有做盈利生意的選擇或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