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经常毒死人的草药

据云南网报道,4月1日下午,云南省元谋县黄瓜园镇牛街村冯少华家人和亲属14人在就餐时,煮食草乌炖肉,导致14人中毒,其中有2名中毒者经抢救无效死亡。云南民间有吃草乌、附片等含乌头碱草药炖肉的习惯,经常发生因此中毒乃至死亡的案例,触目惊心。这是今年云南网报道的第三起草乌中毒事件。此前有关草乌中毒的报道也不少,可谓云南网的特色。例如云南网在2016年11月9日报道云南省疾控中心提供的信息,当年云南已发生食用草乌中毒事件20余起,导致4人死亡。但是云南网在2016年11月21日报道昆明市疾控中心统计,自当年10月以来,光是昆明一地就已经发生了食用草乌、附片中毒25人。2015年9月8日,云南省宾川县一村民邀请亲朋食用草乌炖猪脚,导致27人出现中毒症状,其中6人抢救无效死亡,是近年来最严重的一起。2015年11月24日云南云安集团董事长苏云安去世,当时媒体也报道是因为吃草乌中毒抢救无效。

草乌是毛茛科植物北乌头的干燥块根,类似的还有川乌,是另一种毛茛科植物乌头栽培品的干燥块根,其子根则称为附子。草乌、川乌和附子都是很常见的中药,都含有乌头碱等剧毒成分。乌头碱毒性大到什么程度呢?物质的毒性大小毒理学上常用半致死量表示,也就是让一半的实验动物死亡的量,量越大则毒性越低。如果用小鼠做实验,口服乌头碱的半致死量是1毫克/千克体重,食盐是4000毫克/千克体重,可以说乌头碱的毒性是食盐的4000倍。对人而言,乌头碱的最低致死量是0.028毫克/千克体重,对一个体重60千克的人来说,口服1.6毫克乌头碱即可致死,而氰化钾的致死剂量是50~200毫克,所以乌头碱比氰化钾毒性大得多。

乌头并非中国特产,国外也有。它的致命毒性在国外古代就已经被认识到,有时被称为“毒药女王”。传说“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七世就是用乌头毒死她的兄弟的。乌头碱中毒的症状类似于心脏病发作,以前体内的乌头碱没有办法检测,乌头下毒在西方国家就成了谋杀的完美方式,在现实生活和小说中经常出现。一个著名的案例是,1881年,在英国行医的美国医生乔治·拉姆森为了争夺遗产,用乌头毒死了他的小舅子。他在医学院学到乌头中毒是没法检测出来的,他不知道的是,他毕业以后法医已发现了一种笨办法来检测乌头中毒:用舌头品尝受害者体液的提取物,看看有没有乌头特殊的味道和刺激性。现在当然可以用化学手段检测体内乌头碱了,但即便如此,国外仍时不时会发生用乌头杀人的案件,例如2009年同样是在英国,一个印度裔女人把乌头掺进咖喱中,毒死了她的前男友,他的未婚妻则很幸运地被抢救过来。

国外的毒药,在中国却被当成补药。中国某些地方频频发生的乌头中毒事件,与国外的不同,中毒者都是主动吃的,这是因为中医认为乌头有“祛风除湿、散寒止痛”的功效,民间就流行用草乌炖肉来进补。“祛风”、“除湿”、“散寒”都只是主观臆想,只有“止痛”是可以验证的,乌头碱的确也有“止痛”的功效。号称治疗跌打损伤的中药几乎都会用到草乌、川乌或附子,而且用的人都觉得效果不错,就是因为乌头碱具有镇痛、麻醉作用。

乌头碱能镇痛,是因为它能阻隔神经冲动的传导。神经冲动的传导与神经细胞膜的电位变化有关。在静止电位时,细胞膜外的钠离子浓度比膜内的高。当细胞受到刺激产生兴奋时,膜上的钠离子通道打开,钠离子从膜外大量地流入膜内,导致膜内正电荷迅速增加,电位急剧上升,这叫做“去极化”。然后钠离子通道关闭,阻止钠离子进入膜内,而钾离子通道打开,让膜内的钾离子流出到膜外,导致膜内电位急剧下降,这叫“复极化”。这个过程沿着膜传导,就产生了神经冲动。而乌头碱可与钠离子通道结合,让钠离子通道一直开着,一直处于“去极化”的兴奋状态,没法“复极化”,神经冲动就没法传导。在剂量很小时,只是局部的神经末端受影响,能缓解疼痛,进而出现麻痹、瘫痪。心脏的心电传导也会受到影响,出现传导阻滞、心律不齐。所以剂量到一定程度,中毒者将因为呼吸麻痹、心搏骤停而死亡。

2013年,香港卫生署查出云南白药含有乌头碱,将其下架。国人才首次知道,被列为“国家保密配方”的云南白药原来也含有这种剧毒成分。之后云南白药根据国家药监局《关于修订含毒性中药饮片中成药品种说明书的通知》的要求修改说明书,修改后的新版说明书上标注为:“本品含草乌(制),其余成分略。”也即正式承认了云南白药中的确含有毒性中药成分,而其他的成分则仍然“保密”。

其实云南白药的成分也只是在国内保密。云南白药出口到美国,虽然主要是卖给美国的华人,但是并不享有不标明成分的特权。所以在美国卖的云南白药都是公布了成分的,包装上特地贴有成分标签,但是里面并没有写明有“草乌”。不知是因为卖到美国的云南白药改了配方把草乌去掉了,还是虽然含有草乌但是却隐瞒不写?云南白药不是作为药物、而是作为保健品进入美国的,作为保健品不能有明显的毒性,如果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知道云南白药含有乌头碱,那么会和香港卫生署一样,是不会允许销售的。

针对云南白药含有剧毒成分的指责,云南白药集团表示,“云南白药药品配方中所含草乌(制)通过独特的炮制、生产工艺,在加工过程中已使乌头碱类物质的毒性得以消解或减弱,产品安全有效。”乌头碱水解后,其毒性的确会降低,有研究称能降低上百倍。但是乌头碱毒性本来就极强,即使其水解产物的毒性降低上百倍,毒性仍然不容小觑。草乌的药性依赖于乌头碱类物质的毒性,如果像云南白药集团声称的其毒性已消解,那么其药性也随之消解,又何必使用草乌呢?

云南白药集团声称云南白药“安全有效”,“未监测到严重不良反应”。实际上,因使用云南白药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的临床报道并不少见,有的就与乌头碱中毒有关。例如,2003年,广州暨南大学华侨医院发生一起与云南白药中毒有关的抢救无效死亡的案子。广东省医学会在给法院的回函中,明确指出患者出现的是乌头碱中毒症状。2006年出版的《中药毒性手册》就有云南白药可引起窦性心动过缓、I度房室传导阻滞的记载,依据的是1979年的报道。当时云南白药含草乌一事还未曝光,未说明这是乌头碱中毒引起。虽然云南白药的说明书说“刀枪跌打诸伤无论轻重出血者用温开水送服”,不过通常云南白药只是外用,口服的不多。与口服相比,外用当然风险降低了,但是乌头碱仍然能通过伤口进入体内,引起中毒。即使没有伤口,乌头碱也能透过皮肤进入体内。

对乌头碱中毒并没有解药,一般只是根据症状进行支持性治疗。有人想到,既然乌头碱的中毒原理是与钠离子通道结合,让钠离子通道一直开着处于“去极化”状态,那么那些能够阻遏钠离子通道抑制“去极化”的药物,例如利多卡因,不就可以用来治疗乌头碱中毒了?据报道这种治疗的效果不错。民间传说用甘草、绿豆汤能解乌头中毒,是没有科学根据的,依据只是《本草纲目》上说甘草、绿豆能解毒,如果这也能算依据,《本草纲目》还说猪屎能解一切毒呢,怎么不用猪屎?国外医学界的建议是,如果发生了乌头中毒,在等待救护期间,可以服用单宁酸、活性炭吸附毒素减少吸收,并服用含咖啡因的饮料刺激心脏。这总比吃甘草、绿豆或猪屎要合理得多。

乌头碱的治疗剂量和中毒剂量的界限模糊,而且草乌、川乌、附子中乌头碱的含量变化很大,炮制效果难以确定,这些都使得草乌、川乌、附子的使用充满了风险。不仅把乌头当菜吃会引起中毒,当药吃也会引起中毒。据香港卫生署报道,香港每年都有十几、二十例乌头碱中毒案例,都是因为服用中药引起。如上所述,这些中药乃是通过暂时阻隔神经冲动传导来起到镇痛、麻醉作用的,属于治标不治本,并不能真正治疗疾病。古人在没有更好的药物可用时,为了缓解疼痛的折磨,明知乌头、附子有毒也不得不使用。我们现在有了更好、更安全的镇痛药,又何必冒死用乌头呢?

2017.4.4

(《科学世界》2017.5)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方舟子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