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诺贝尔医学奖给错人了吗?

今年诺贝尔医学奖奖给了美国得州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教授詹姆斯·阿里森和日本京都大学教授本庶佑,表彰他们用免疫疗法治疗癌症的贡献。消息宣布后,很多中国人说,这个奖漏掉了耶鲁大学华人教授陈列平。由于诺贝尔奖一个奖项最多可以奖给三个人,还空着一个名额却不给陈列平,肯定是有意不给,是诺贝尔奖故意歧视华人。这方面的言论最有代表性的是在德国癌症研究中心工作的华人刘海坤,在网刊《知识分子》上发表了一篇长篇文章,替陈列平鸣不平,认为这次诺贝尔奖给错了,提醒华人群体要学会向世界宣传自己的杰出成就,免得被忽视了。那么陈列平的工作是不是被忽视了?他是不是该得这个诺贝尔奖呢?

这个诺贝尔奖奖给阿里森,是因为他在研究用CTLA-4肿瘤免疫治疗方面的贡献。奖给本庶佑,是因为他在研究PD-1/PD-L1肿瘤免疫治疗方面的贡献。陈列平的工作涉及到的是后者,所以我先简单地介绍一下PD-1/PD-L1肿瘤免疫治疗的原理。我们体内有一类叫T细胞的免疫细胞,它可以消灭入侵体内的细菌、病毒,也可以消灭体内自己长出的癌细胞。但是为什么癌细胞没能被消灭呢?这是因为癌细胞的表面会大量地生产一种叫PD-L1的蛋白质,它能够和T细胞表面另一种叫PD-1的蛋白质结合,让T细胞失去活性。如果能制造针对PD-L1的抗体,将它注入体内,把癌细胞表面的PD-L1阻隔住,让它没法和T细胞表面的PD-1结合,这样T细胞就可以消灭癌细胞了。这就是PD-1/PD-L1肿瘤免疫治疗的原理,这种方法已经成功地用于治疗多种癌症。

PD-1是本庶佑实验室最早发现的,而PD-L1是陈列平实验室最早发现的,这是有些人认为陈列平应该共同得奖的主要理由。陈列平发现PD-L1的论文于1999年发表在《自然·医学》杂志上,当时他把它叫做B7-H1。叫什么不重要,名字是可以改的,问题是,他这篇论文把PD-L1的功能搞错了,认为PD-L1的功能是共同激活T细胞,刺激白细胞介素10的生产,而实际上PD-L1的功能是让T细胞失活,所以陈列平刚好搞反了。刘海坤认为陈列平没搞反,说陈列平的这篇论文建议的研究方向就是免疫抑制负调控。实际上该论文虽然提到PD-L1涉及免疫负调控,但是认为是通过刺激白细胞介素10的生产来调控的,还是搞错了。所以陈列平虽然最早发现PD-L1,但是把功能完全搞错了,对以后的治疗癌症研究没有影响,这个发现权就没什么用了。

陈列平在2002年又在《自然·医学》上发表一篇论文,发现肿瘤细胞表达PD-L1,而且PD-L1会导致T细胞凋亡。这是正确的。但是他却认为PD-L1的这个作用和PD-1没有关系,是通过和别的受体结合导致T细胞凋亡的,这就又错得离谱。刘海坤认为,陈列平这篇论文的最重要发现是,如果用PD-L1抗体处理带瘤的小鼠,可抑制肿瘤生长,说这是靶向PD-1/PD-L1通路的第一个肿瘤免疫治疗实验,是PD-1/PD-L1肿瘤免疫治疗的开山之作,是该领域最重要的论文,第一次实验证明这个思路治疗癌症有效,而且为临床实验建立了可借鉴的模版……这么说来是该给陈列平诺贝尔奖。问题是,陈列平的这篇论文根本就没有做过刘海坤说的用PD-L1抗体抑制带瘤小鼠肿瘤生长的实验。该论文是用到了PD-L1抗体,但是目的却是为了证明T细胞凋亡与PD-L1有关但与PD-1无关,并没有用该抗体来抑制带瘤小鼠肿瘤生长。该论文是做了抑制带瘤小鼠肿瘤实验,但是用的是另一种蛋白质FasL的抗体,提供的治疗思路是阻遏Fas通路,怎么能说是PD-1/PD-L1肿瘤免疫治疗的开山之作呢?刘海坤是没有读过这篇论文就浮想联翩,还是读过了,却欺负别人不会去读或读不懂论文呢?

当然,陈列平对PD-1/PD-L1肿瘤免疫治疗做出了杰出贡献,但那是以后的事了,那时候已经不具有发现权了,诺贝尔奖委员会认为他不该得奖,是合理的。我们不应该因为陈列平是华人,就去煽动民族情绪;更不应该以专家自居,却歪曲乃至捏造论文结果,去误导外行。

2018.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