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發表與博班之路

我與好友宏恩合寫的文章 “Extreme Candidates as the Beneficent Spoiler? Range Effect in the Plurality Voting System” 剛被Political Research Quarterly期刊接受刊登。

寫這篇是要來紀念一下這漫長的投稿過程,一方面當然是給自己一個紀念、記下開心(或不開心)的理由,一方面或許也可以給有志從事學術工作的人一些參考。

社會科學的研究有很大一部份是在研究人在這個社會上的行為,通常是受啟發於真實世界的現象,並致力於解釋它們。然而,研究成果通常都會跟真實事件lag很久。

我們的這篇文章主要是在驗證「基進側翼」假說:選戰當中如果有一個極端的候選人出現,原本同一側的中間派、大黨的候選人,即使還是同一個人而且立場沒有改變,但還是會讓人「看起來」變得更溫和;而且這個效果只對意識型態光譜同一側的溫和派有效果,對另一側的人沒有效果。

剛看了一下,我們是從2015年11月28日開始在線上討論這個題目,寫了一個大綱出來。然後開始找文獻和讀文獻,找funding,收DATA(實在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所以我在寫這篇的時候還搞錯當時data來源),然後開始參加研討會,在各種場合找人幫忙看以及給意見,寫稿,改稿,我們還用美國的Mturk去收第二筆的資料,然後2016年暑假過後(已過了將近一年!)開始投稿,接下來就是等待審稿結果、被拒、再投稿,進行n次。最後才接受刊登。接下來到真的刊出來還有一段時間。

先前已經投過六個期刊被拒絕(不過,根據很多人的經驗談,這應該是很常見的事),一開始投頂尖期刊獲得不錯的審查意見,但接下來卻是困難愈來愈多,被桌拒(執行編輯直接desk reject,不送外審)的狀況也發生幾次。

在2017年三月出現了一篇跟我們的研究非常相近的研究(作者是一位NYU神人,是一位博士候選人但卻已有12篇發表,還不乏頂級期刊而且單一作者,這是什麼巫術??!!),我們大概在八月的時候收到拒絕信的審查意見才知道,有位評審問說我們怎麼沒有討論那篇跟我們 *高度類似*(評審特別打兩個星號)的文章(我們開始投稿的時候那篇還沒出啊……),而且更悲憤的是這位神人跟另位coauthor在九月的時候又有一篇更像、更直接的文章發出來,而我們是十月份丟出去現在這個PRQ,在今年(2018)三月(這一輪等很久)收到R&R意見的時候才知道那篇超像文章……

這實在是個漫長的過程,但應該是大多數期刊論文的標準流程而已。一篇文章從研究階段開始,到最後能刊出來,一方面努力工作當然很重要,但是機運也同等重要,包括能否申請到funding,能否在寫作過程得到很好的意見,收集資料過程順不順利,以及後來投稿時會遇到怎麼樣的編輯和審查人。能夠把研究做完並且被期刊接受,實在是要感謝太多人了。

很多時候審查人的意見實在是會令人不敢恭維(很幸運的是我們這次的投稿過程中沒遇到太多不合理的意見。不過還是有遇到像是前一份期刊評審叫我們要做某分析,後一份期刊的評審又說那個分析應該要拿掉,又或者是批判研究設計,叫我們要重新收data的)。
聽學界前輩們分享的一些稀奇古怪文章被拒絕的經歷常常覺得充滿負能量,但是學術出版常常就是這樣的一件事,過程就是這樣,必須要有耐心。我們這篇花了兩年半,但是比這個時間還長的研究比比皆是!
被拒是常態,大家都這樣說。甚至,研究想法被寫走了也是常態。就只能想辦法再用不同的方式與framing去對話。

前陣子看到有研究指出,博士生有超過一半報告說在近期內出現兩項以上的心理症狀!
真的是會如此,不只久坐造成的脊椎問題和眼睛視力問題,長時間要面對外在環境上的寂寞(每天只面對著電腦,書本,或實驗室,如果是在一些天氣很不好的地方,例如冰天雪地、冬天長達半年的密西根,天氣本身就會造成人的心情不好),以及心理上的寂寞(距離家人和朋友們超級遠,而且博班其實是針對小問題去做鑽研,到後來,懂你研究的人、可以對話的人會愈來愈少)
然後,要面對各種挫折(前期要修課和寫很多的報告之外,好不容易通過資格考之後,要面對找funding,投稿一直被拒,寫博論等),要能夠堅持下去真的很件大工程啊!
 
聽老師們的經驗分享就會知道,我們一定必須學著自己找樂子,找到生活中的各種樂趣(例如以我自己來說,還在學校的時候就是煮飯以及打籃球,後來就都忙著帶小孩了)。即使是最頂尖的學者投稿也常常是會被拒(自我安慰一下),所以當有投稿被接受了,一定要自己好好慶祝、開心一下。

但也不用開心太久啦!因為同時還有n件事情等著做……而且,我到目前為止大部份時間好像都不是在做自己的博論,而且內容還距離有點遠,對學術之路來說可能不見得是好事。

老實說,讀了這麼久的書,對於之後到底要不要繼續走學術之路的困惑是愈來愈不確定。不過,給自己的承諾是一定要把博論寫完。

我算是很幸運的,至少以經濟方面來說,家庭的支持讓我可以沒有後顧之憂地一路念書念到30歲(然後還看不到盡頭);兩年前離開學校之後主業是家長、副業是博士生,零收入的狀況下至少也還不用去吃土。
曾聽人說,「家庭」「事業/學業」「健康」,這三者最多大概只可能兼顧兩者而已。似乎的確如此?時間分配實在是一個超級重要的課題。一晃眼六年即過,回頭一看我的同班同學們,還有同時出國的好友都畢業並找到教職了,而我才剛通過Proposal而已。接下來就是繼續把論文寫好寫滿。(不過,這一週以來,看到口試委員們的提問以及他們補充的已經發表和正在寫的研究內容,瞬間覺得哇他們都把我想要問的問題回答完了那我還要做什麼….又是滿滿負能量)

又是一樣,聽老師說過,做研究跟煮菜一樣,我們要去學著去找最適合的烹煮方式(研究方法)、準備好食材(data),然後按步就班做好一份料理(分析及寫作)。然而,我覺得煮菜很有趣而且能得到的成就感很迅速(自己馬上可以吃,還有可以看老婆和小孩的反應),但是做研究的話….這過程實在是很漫長。

話說回來,這篇寫成這樣到底是正能量還是負能量?
近一兩年,常覺得應該要多嚇跑一些想要念博班、或是還沒決定到底要不要念博班的人。我和宏恩從剛申請上的那年(2012)開始辦政治學博班講座(緣起 https://bit.ly/2Kdj6Ps),今年也將邁入第七年了。去年請來學長姐分享念博班遇到的困難,原本期望是讓聽眾覺得太可怕了還是再多考慮一下好了,結果講者講完各種困難以及如何克服之後,整個變成超級勵志的故事....
(硬要再加一句:其實博班時候是最單純的,畢業拿到學位之後要忙的事情只會倍增啊啊啊)

好啦,雖然念博班(尤其社會科學博班)以及走上學術之路,以CP值來說真的是低到破表,但至少我目前還是很喜歡做研究和寫文章的(包括科普文章還有嘴砲評論,當然,寫評論的時間應該要再少一點的)。
就….繼續加油吧!

ps. 下圖為我們這篇研究當中,給受試者看的競選公報。畫完之後自己覺得還滿像真的選舉公報XD
這個研究的控制組是兩位候選人(國民黨VS民進黨)的競爭,實驗組加入radical wing候選人,分成兩組,一組是有極端獨派(台聯),一組是極端統派(新黨)。下圖為極端統派候選人出現的實驗組。(候選人的相片,姓名,出生年月日,性別,出生地,學歷,以及排序位置都是隨機的。政見內容截取自真實的發言)
之後我們應該會寫一篇菜市場政治學的版本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