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安:方是民和彭剑涉嫌诈骗的一个小故事

司马3忌和方是民闹翻,这事儿我一直在看热闹。司马3忌昨天在争吵中讲到当年方是民和肖传国的案子,当时方是民一审二审均败诉,但方是民却拒不执行法院判决。司马3忌由此指称方是民没有道德,但方是民在今天回复“据于原则、道德抗拒不公判决,不为正确的事道歉,宁愿因此受罚,恰恰是有原则有道德的表现。”正好我这段时间在调查方是民三个基金的事情,偶然间正好发现一些和这段公案有点关系的故事。

2005年,方是民在发现肖传国就是在新语丝网上和自己不共戴天的昏教授后,通过发表文章,参加电视节目连续对肖传国进行批评,并指称肖传国的肖氏反射弧手术造假。肖于同年7月将方是民告上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法院。方是民随即提出管辖异议,但遭到法院驳回。2006年7月,肖传国诉方是民名誉侵权案一审判决,方是民败诉,法院要求方是民在搜狐微博刊登道歉声明,同时赔付肖传国3万元精神损失费。此判决一出,引起舆论一片哗然,方是民在新语丝发声明建议成立海外基金,支持他应对类似的诉讼。很快,“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在美国成立,很快募集了几万美金。

一审败诉之后,方是民提出上诉,但在第二年2月,二审法院维持原判。此后方是民又到最高人民法院提请再审此案,但这一申请被驳回。至此,肖传国诉方舟子名誉侵权案的法律程序就算走完了。但这之后,故事还在继续。

二审判决之后,方是民一直拒不履行法庭的判决,肖传国要求法院强制执行。当武汉市中院准备强制执行3万元赔偿金时,发现了一个难局,方舟子本人在境内注销了全部银行账户,没有任何可执行财产,以致导致法院长期无法执行已生效的判决。

2009年8月,武汉法院以方舟子和刘菊花系夫妻,刘菊花账户的财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并且刘菊花有共同承担债务的责任为由,从刘菊花账户强行划走了40754.60元赔偿金(多于3万的部分为滞纳金)。随后,刘菊花对武汉市江汉区法院的划款行为提出异议,认为自己不该承担方是民的债务,因为他和方舟子有过一个财产协议,规定“方是民、刘XX婚前及婚姻持续期间的财产分别各自所有。中国大陆境内外,方是民名下的银行存款、房产证券、股份和其他财产归方是民一人所有。中国大陆境内外,刘XX名下的银行存款、房产证券、股份和其他财产归刘XX一人所有。”问题是,方是民在境内根本没有任何账户,方是民和刘菊花的这一财产约定,动机恰在于规避法院对其进行强制执行。刘菊花的这一异议在法律上走了数年,就在这期间,某某社武汉分社开始找到武汉中院,询问这起强制执行案,武汉法院对某某社的造访非常害怕。2013年4月,武汉市法院两名法官来北京找到方是民,将从刘菊花账户划走的钱原数退还给了刘菊花。与此同时,武汉市法院给方是民送达了执行通知,督促其其履行法院判决的文书,但方是民从未理睬。从这起案件二审判决到现在,8年多的时间过去,武汉市法院的判决,成了一纸空文。

方是民和肖传国关于肖氏手术的恩怨是非持续多年,我虽然有所了解,但这里我暂不发表看法。我想强调的是,不管方是民当初指称肖传国的那些言辞是否正确,但方是民和肖传国既然选择了在法庭上解决彼此的名誉权问题,无论输还是赢,都应该尊重法院的判决。你总不能赢了宣称自己胜利,要求对方履行判决,败诉却说法官枉法,视判决于无物。什么是法治?法治就是所有的人,都应该接受法律的保护和约束。当你的言论在合法的范围,不管有多少人不满意,法律都会给与你坚定的保护。而当一个人的言论逾越法律,不管你的动机有多么高尚,你都必须接受法律的惩罚。但是,中国的事情就是这么奇怪,8年多的时间过去,一个两审败诉,申请再审被驳回的案件,方是民就是拒不履行法院判决,而法院竟然拿他毫无办法。真是悲哀!

回过头来我们再来看看今天方是民和司马3忌争论中所发帖子的原文:

“司马3忌说我不执行法院的判决不向肖传国、崔永元道歉是不道德,这么快就去跟肖、崔抱团倒也创了纪录。当然他这种无原则无道德的人根本不懂,据于原则、道德抗拒不公判决,不为正确的事道歉,宁愿因此受罚,恰恰是有原则有道德的表现。”

按照方是民帖子的意思,方是民是根本不打算执行武汉市法院的判决,为此,他不惜“宁愿受罚”。两小时后,方是民又专门发帖,援引纽约时报米勒为了保护信息源而坐牢18个月的例子,为自己的行为辩护。如果方是真的如此敢作敢当,不失为是一名真汉子,但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2011年11月17日,方是民的律师彭剑,给海外的“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发去申请,要求该基金资助肖传国与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方是民名誉权纠纷案执行阶段方是民赔款项目,这个基金会从成立至今,资助的项目均和方是民有关。彭剑申请资助的金额为四万零七百五十四元六角,和武汉市法院划走刘菊花账户的数额分毫不差。二月二十日,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发布公告,同意彭剑的申请,全额资助这笔费用。

于是问题来了,方是民既然决定不执行法院的判决,他的律师去美国申请基金资助干什么?方是民为什么一边让彭剑申请基金资助自己赔偿,一边又同时在微博上高调宣称自己根本没打算履行法院判决呢?有人也许会说,当时彭剑申请这笔资助时,刘菊花的款项已经被划走,方是民可以将这理解为自己家庭的财产被武汉市法院强制执行,进而申请的资助,或者是基金会给与方是民的补偿。可这么说的人恰恰忘了方是民和刘菊花之间的财产协议,方是民从来就不承认刘菊花账户里的钱属于他们的共同财产,而彭剑申请的资助,自然也就不能当做是对刘菊花被执行财产的补偿。这笔钱,只能当做是给肖传国的赔偿金。

我们再退一步,就算实际上方是民将这笔钱看作是对刘菊花钱被划走的补偿,但是,当2013年4月,武汉市法院将刘菊花账户划走的钱如数退还之后,方是民就该有义务无条件支付给肖传国的赔偿。因为彭剑申请的资助金在2011年2月20号就批复了,按正常理解,这笔钱早就给付了彭剑,但是,方却至今都没有履行法院判决。那么问题又来了,彭剑申请下来的这笔四万多的资助,到底是给了方是民还是留在彭剑手里?如果在彭剑手里,他为什么不替方是民支付法院的裁决?如果在方是民手里,方是民宣称自己不履行法院的判决,这笔钱又算什么?这种行为算什么?是诈骗还是侵占?

PS:这只是我调查方是民三个基金过程中发现的一个非常小的问题,和我目前已经掌握的部分证据相比,这个问题原本不值一提。看到方是民和司马3忌打架,随手写出来给各位提供一些炮弹。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剥皮方舟子方是民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