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安:方舟子你无论多卑鄙,我都会和你奉陪到底

王局 2015–12–31 22:17:46发表于他个人新浪博客

我爆料方舟子和彭剑诈骗安保资金后,引起了众多媒体的关注。方舟子恼羞成怒,今天竟然在网上公布了我家的详细地址。我对方舟子的品行还是很了解的,半年前,当我下决心决定调查安保资金黑幕时,老早就想到方舟子会对我进行恶意报复,但如此赤裸裸地耍流氓,我第一时间还是有一点点吃惊。

方舟子起诉我的名誉权案立案后,我和律师商量,决定提出管辖权异议,这个异议没有得到海淀法院的支持,并与12月初给原被告发了裁决书,这份裁决书上,有我本人的住址信息(详细到具体的楼,门牌号)。

方舟子拿到这份裁决书后,12月8号第一时间就发了微博,并附上了这份裁决书的尾页,尾页上有驳回我方请求的决定。

一份已经发不过一次,内容完全一样的的微博,方舟子为什么今天要再发布一次?理由很简单,就是为了公布我的住址信息。请注意,这份裁决书上不但有我的住址,也有方舟子的住址信息,方舟子在公布时,对自己的住址信息采取了遮盖,可见他知道,住址信息属于个人隐私。但是,我的住址信息,方舟子却未进行任何处理。

一个人卑劣至此,真是登峰造极!

方舟子此举的目的,就是想对我进行现实的威胁。方舟子有一部分相当铁杆、相当偏执的追随者,他们对方舟子有着宗教般狂热的膜拜,不但无法接受对方舟子的质疑,更曾多次声称过,为了方舟子,可以去报复和骚扰与方舟子在为敌的人。

早在两年前,我和方舟子交恶之初,这些狂热的追随者就曾频烦到我单位举报,打电话到我单位进行骚扰。甚至还有一个变态,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给我新浪微博互粉的人,一个一个发私信。让这些人与我绝交。

就在不久前,更现实的威胁再次降临。12月10号,海淀法院的管辖权裁定刚刚下达,那天下午,我的律师接到一个来自香港的电话,听筒对面的人威胁我的律师,不要继续再给我代理,并告诫我们不能再继续就管辖权裁定进行上诉,否则就要给我和律师好看的。这个人在一天中给我的律师打了几次电话,内容大同小异。而且号码采用了加密技术,每次显示的号码均不同,但区位号都是香港的00852。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境外神秘的威胁电话打的是我律师的手机,我律师的手机,只在应诉的文书中留有并交给了海淀区法院。理论上讲,只有法院和对方的代理律师可以获得。当时我就想报警或者公布,我的律师为人敦厚,建议我先不要讲,如果对方继续威胁,我们再采取措施不迟。

我知道,方舟子是我遭遇过的最没底线的对手,为了弄垮对方,他可以无所不用其极。我还知道,方舟子用安保资金雇佣的专职司机中,还有刑满释放人员。方舟子今天公布我的家庭住址时,我正在去往天津的火车上,到了天津后,家人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他们非常担心、焦虑。傍晚,回到小区准备开车出去买点东西,但我的车突然无法启动了。这辆车,几天前刚刚做过保养,我曾经在微博上晒过照片,就停在我们家楼下。

我是一名调查记者,在职业生涯中遭遇威胁不是第一次。警方的跟踪,黑衣人直接抢夺设备,半夜威胁电话打进房间,不一而足。就在前些天,我调查999,无数人曾经劝我,这个机构你可能惹不起。对这些善意的劝阻,我都报以一笑,我说,我不怕!现如今,方舟子想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我进行威胁,他以为,我会因此畏惧,退缩。

他想错了!

我没有什么安保资金,没法用公众捐助的善款来买私家车,也没有安保资金来雇佣刑满释放的专职司机,我的收入,也雇不起专职的保镖,但是,无论我遭到什么威胁,对安保资金黑幕的调查,我都会进行到底,并持续爆料!

今晚,我和家人商量,我们将另找一个住处,并打算向朋友借一辆车来开。我半年来收集的方舟子和彭剑诈骗安保资金的证据,已经全部备份,并存放在我自己的好友处。我和朋友约定,只要我在未来调查爆料安保资金期间出现不测,他将代我将其公之于众,并将之交给警方。

方舟子,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咱们走着瞧!

明天,是2016年的新年,这个元旦,我会送给方舟子一份特别的礼物!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剥皮方舟子方是民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