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手机连响了两声,一条内容是“不知道你那怎么走”,另一条是“在门口,来接我”,应该还写了别的,白花花的灯光晃着黑字有强硬的错觉。根据社交礼仪我回复“有事无法接您,请把东西放在门口,感谢。”社交礼仪应该是个主流产物,我想,主流虽然不等于正确,但主流是等于人多有人赖。认知里自认人格缺陷严重,但经验又说,你好像不是个傻子,你是个该主流绝不非主流的识时务青年才俊。回复短信的时候我这么想,回复的非常完美。

手机又响了一声,“请你来接接我”,因为请字似乎多了一丝恳求的意味,我陷入思考,难道对方没收到那条完美的短信吗?正常人没理由对那条完美的短信和可行的解决方案视而不见。考虑了下,为表示强调,放弃部分礼貌用词 “我在外面,请把东西放在门口”,我决定这么回复。为了让对方看清短信,我只能牺牲礼貌了。

“滴”,手机又亮起来,向上天许愿,请求这是条对方认真看过第二条不太完美的短信后给出的短信。但,“会等到你来接我”。这时,如果再理解成没看清短信已经无法解释,我想可以理解为,对方认为我藏在附近而不愿露面。实际上,如果在近处,我是百分百有这种情绪的。但,我正货真价实的在远处呀,这可是我生气的好资本。此处思考,我似乎应该开始生气。“请给我信任”于是我气冲冲的回复到。

后来,我开始累了,我开始暴躁,我开始喊叫,我开始哭,我开始平静,现在我没有兴趣写完这个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