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工程師和道德 API

※此篇廢文

很久很久以前,神創造了世界,卻忘記留下開發文件… 
使得整個世界就像 legacy code …

* * *

而人類是這個世界的 end user ,其中少數人更深入地去研究世界,將個人價值觀每天都去 call 道德 API ,期望得到世界回傳 http 200 ok 的心安理得,不過世界真正的內部實作仍然無人知曉。

身為 end user 的人類,經常會發現在世界中得去判斷好壞,所以從古至今大家都認為世界提供的道德 API 是最基礎的功能,其中善是一個類別(class)而惡也是一個類別 ,從善惡也變出來的各種道德屬性,大致是從善和惡去做多重繼承(multiple inheritance)而得。

大家都認為善惡這種問題是根本性的問題,所以善惡應該是基礎類別(base class),從古至今沒有太多人懷疑,這種二元對立的基礎類別,就像設計模式(design pattern)一樣,被多數研究世界的人當作不證自明的道理。

直到有一天,尼采工程師在觀察世界的 runtime behavior 的時候,突然想到問題:

「神真的把善惡作為基礎類別嗎?

有沒有可能善惡只是子類別( derived class )?」

既然神創造世界目前 95% 是在服務人類(雖然是被人類破壞),不過身為 end user 的我們,當初神手上的需求文件( requirement specification )一定有特別針對人類做個別的 user case 。

尼采工程師開始思考,假如考慮 end user 為兩種 case,一種是強者,一種是弱者,這個世界會如何根據使用者行為(user story)來設計?

先考慮強者,強者會有能力對弱者施加強迫,而弱者無力反擊,對於這種情況,強者無拘無束,有沒有串接道德 API 似乎都不會解決強者的需求,因此道德 API 的 user case 應該主要是針對弱者的需求。

為什麼弱者需要道德 API ?尼采工程師認為,弱者因為無力回應「強者能隨時施加壓迫」的情況,因此弱者需要「稱讚」強者,只要強者沒有對他們無理壓迫,反之如果強者莫名其妙欺負弱者,弱者就需要「貶低」這種行為。

因為一旦弱者只要回應了強者,弱者就某種程度掩蓋了自己的無能,似乎在這件事情上和強者平起平坐,就像是弱者對強者的一個 Comment 或評論。

因此神很有可能是針對弱者這個 requirement ,特別寫了善與惡的 class ,並在裡面寫了一些 public method 讓弱者能 call 一些 function 來評斷強者,而評斷的結果就是善和惡。

舉例來說,強者只要保護弱者,或做出模範表率,負擔群體責任,弱者就會稱強者為「善」,反之強者欺負弱者,現實勢利眼又不夠大愛大方,則會被弱者稱為「惡」。

尼采工程師忽然頓悟,其實善惡都只是弱者的子類別:

「這個世界的繼承基礎(base class)應該是強者和弱者,而善與惡其實只是針對弱者實作的類別屬性和方法 ,而非強者與弱者共通的基礎類別。」

在這個架構設計下,之後尼采工程師就開始了一連串解析道德 API 的研究,並且得到能說服許多 end user 的論點。

* * *

這幾天和朋友聊天聊到一些宅男宅女工程師,和一些小說話題,又剛好聊到 medium ,加上最近在讀海德格和尼采的書,就胡亂打了一篇工程師 friendly 的哲學廢文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