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變強這檔事(八)

真的自己寫專欄主題後才明白,為什麼以前追的一些有名部落格專欄主題會更新得愈來愈慢。同一個主題要維持一定深度持續寫還真是不容易啊(遠目)。再一次地對文字工作者至上無限的敬意。

今天的變強主題我想講個台灣歷史上的冷門知識。自台灣長大的大都學過台灣以前盛產樟腦,但為什麼外銷樟腦有賺頭呢?這是我最近在《台灣史上最有梗的台灣史》學到的:外銷的樟腦是製作賽璐珞的材料,早期作為象牙的替代品來製作撞球等高價品,而後電影膠捲、照片、傳統動畫等也都是使用賽璐珞,是十九世紀就被發明的最早塑膠。

可惜,這麼劃時代的產品,在台灣這原產地就只是作為樟腦外銷。明明台灣也有火山可以提煉硝化物作為賽璐珞的另一個原料,但台灣在當時的供應練中,就只是廉價輸出原物料而已。

從後見之明來看,如果當時能夠對外銷樟腦的用途起疑竇,沿線摸索並掌握賽璐珞製作的方法帶回台灣,其創造的經濟效益絕不是區區樟腦能比擬的。加工後的產品價值遠勝加工前,例如成衣之於布棉、精鋼之於鐵礦、瓷器之於陶土、家具之於木材。如果這項加工後的商品是各國(貴族)趨之若鶩爭相購買的材料,而我們掌控原產地的輸出,那它幾乎就像印鈔機一樣。有心利用者,甚至可以控制輸出的量來掌控其在世界的價格,用這筆財富或許台灣在當時會早早超越香港上海成為東亞最進步的地區呢!不過這都是後見之明,反正幻想不用錢XD

缺乏大局觀而只關注自己的小世界,就會跟當年只會賣樟腦而不思賽璐珞供應鍊的台灣商人一樣。

很可惜的,現今台灣的教育還是相當缺乏全局觀的訓練。對於台灣國際觀、教育體系等已經有相當優秀的專文,我就不發文贅述了。不過,倒是可以就如何改進全局觀提供一些思考的方向。

首先是要突破思考的慣性及同溫層。試想自己是那個年代的台灣人,跟自己差不多背景的人都只想著要賣樟腦;試試看能不能辨識出同溫層,反向去思考這些大家共同的「結論」有沒有自相矛盾的地方?同溫層的結論未必不對,但如果全部照單接收,就沒有進步的可能。

接著是換位思考:試著去瞭解不同文化、領域、國籍的人為什麼做出不一樣的決定?以樟腦為例,為什麼別人要花大筆錢買看似無用的商品、做無用功?不要輕易的對別人的決定作結論。我覺得有個痛心的例子是許多華人喜歡「小聰明、佔便宜」,甚至會笑外國人「笨」;但卻不知道商品媒介之一是信用,佔得一時便宜卻失去信用就沒辦法做大生意,對整體形象也很傷。透過同理心,常常就能掌握新資訊;掌握新資訊,就有新的賺錢機會。

最後,我覺得我們教育裡對於價值的定義,有點缺乏想像力。單用商品來看的話,不同地區的商品、原物料價格會不同,所以才有短程以至於遠程貿易;對不同買家同樣的商品價格會不同,清代中國只把黃金當飾品而非貨幣,於是遠航貿易就在中國大量買入金飾然後製造貨幣。對價值的定義,不應該只看帳面上的數字,而是要全盤思考商品在各層面帶來的價值為何。更廣義的說,人才、技術、信用、甚至道德都有其價值,甚至有時(並不總是)可以直接兌現成金錢流通。

以上是最近讀書的一點小小心得,算是「變強系列」對戰略思考的一點補強吧。希望大家會喜歡 :)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