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與虎》 — 你的經歷並不是徙勞

Felixism Chan 肥力
Aug 30 · 8 min read

看過大英博物館的「Manga」日本漫畫展便會發現,漫畫之於世,甚少日本漫畫之於歐洲,是不為人看得起的一個種類,比文學的價值低很多。展覽仍以一種獵奇的手法,嘗試欣賞所謂的不同風格及故事,突出線條,誇大當中的科幻元素,就像歐洲人去所謂的快餐式日本餐廳吃壽司一樣,他們不是在追求味道,而是新奇而已。然而真正出色的漫畫,和上承的文學作品一樣,其厲害之處從來不是風格,而是故事舖陳出來一種看待世界的哲學及世界觀,藤田和日郎《潮與虎》能夠吸引大眾多年,即便完結了二十年仍有人找回來追看,正正是它在主角們漫長的旅程中,創建了一個撼動人心靈的世界觀,以及當中的信念。這陣子看到香港的新聞,看到各路人馬會師集結,很是感動,卻因為政府加大力度打壓,而開始動搖,有朋友問究竟未來如何,有前輩勸說不如不要回來,有後輩慨嘆做什麼也好像是徒勞,這令我再次想起了這個漫畫,更甚是故事結局時土地公對主角說了一番話︰「你們的旅行並沒有白費。」

藤田和日郎的《潮與虎》於1990至1996年連載,比九七回歸更早完結。套用另一本漫畫《爆漫》陳述漫畫業的說法,《潮與虎》完全是「王道正統漫畫」,即是隨主角們與不同對手打鬥的情節,而產生成長及轉變的故事。如果單純從結構來說這個漫畫,真的沒什麼好談,當然其中有很多精彩感人的情節,但說到底還是有不同的遭遇,遇上不同的朋友,打倒不同的敵人,最後要打「大佬」(最後的Boss),以及雙主角的不同過去及因緣。然而,真正吸引人追看下去的,卻又正正是這對雙主角潮與虎的過去、因緣,更多是他們的性格與成長,而且對觀眾來說完全是一個很虐心的過程,因為一切也是一個關於他們面對無數極端的慘劇,面對仇恨的成長,卻要在極度悲傷之際,拿出勇氣,尋找對別人,更多是對自己放下仇恨的方法的故事。

首先我簡單解釋一下故事的世界觀,這是個發生在現代日本的故事,然而當中卻包含了上千年以上的人與妖怪的競爭,人的代表是光霸明宗,是一個類似神道教的密宗組織,妖怪則分為東方妖怪集團及西方妖怪集團(吸血鬼等那些),東西方妖已互相不和,加上和人類當然是千年以上世仇,所以發生了很多衝突。而在整個世界及故事之中,則圍繞着一隻千年大妖怪「白面者」如何利用貪心的人類及有容易憤怒的妖怪,來擾亂世界,白面者的最初及是最終目的,就是吸食人與妖怪的恐懼,成為壯大自己的食糧,千年以來就為了儲存恐懼力量,來突破幾百年前開始歷代巫女構築的結界,而重獲自由,再次稱霸「武林」(這樣說會比較明白吧)。然而它卻在現世遇上了兩位主角,成為當世的宿敵。

我先談「虎」,它既非人也非妖,在漫畫世界中被稱為「獸」,是人與妖皆懼怕的巨大力量存在。而獸的出現,正與白面者有密切關係。因為虎在千年前原本是印度一位男武士,卻在一夜災劫中失去妻兒,極度憤怒及悲傷之下誕生了最原始的白面,白面更在他面前殺害了他所有朋友及城市中的人而逃去。於是他開始了向白面的復仇旅程,機緣之下得到了同樣是被白面者殺害親人的製矛者的武器,也是世上唯一可以與巨大的白面者對抗的「獸矛」,而虎正是第一個使用獸矛的人。然而每一代使用獸矛的人物,都會因為持續增長對白面者的憤怒,其心靈會逐漸崩潰,最終會變成忘記自己曾是人類,沒有血性,只會無差別攻擊任何生命的「獸」。也許,虎與白面者的因緣關係而沒有失去血性,至少在漫畫中他有時是搞笑的存在,甚至之後因某些劇情而找回以前人的回憶,但更重要的是,正如另一位獸(故事中說千年以來產生了很多獸)說,虎之所以特別,是因為他遇上了潮,是潮教會了虎善良及正義。

至於潮(蒼月潮),初中生,善良、率直、溫柔、愛搞笑、運動超好、卻頭腦生草(典型的九十年代漫畫主角),但他的開朗與經常掛在嘴上的笑容,就像為了掩飾從小就沒有母親的他的內心孤獨與自卑。然而,他卻因為自己的孤獨,而產生對人及妖的更大憐憫。他從來就不是那種要斬妖除魔的角色,從他一開始遇上虎,拔出虎身上的獸矛而成為現代的獸矛繼承人那刻開始,縱然他與很多妖怪及人類戰鬥,但他與虎卻像是個在整套漫畫的人妖對立的世界觀之外的存在,他們不依從人與妖對立的規則,而是即使對方在作惡,潮也很想用盡力氣去保護眼前的那怕是妖或人的生命,在他眼裡他一直看到的,永遠是令人變成作惡者背後的那份仇恨與悲傷,潮往往利用自己的傷口,去關懷眼前的那個生命,甚至去了解迫使那生命的種族去復仇的因果。以致,故事雖然都是戰鬥為主,但真正動人的是潮從來都不想去戰鬥,他很知道孤獨是怎樣的滋味,他很想好好的去令任何人也不再孤獨,才挺身而出去保護別人/敵人。然而終究他只是一個小孩,成人完全不想去理會他,空有力量卻很多時沒辦法解決當下的惡果,加上虎的衝動,以使他還是要哭着去殺害很多沒法挽救的生命。只是,當潮與虎一直在世界走着,遇上了不同的人、妖,甚至鬼魂,他的善良,他在無可奈何之際仍然堅持去保護別人,渴望沒有人再像他一樣是個孤單的存在而掙扎的溫柔,最終令很多已生銹上千年的齒輪再慢慢的,輕輕的轉動,間接令東西方的妖怪同盟,令人類開始相信妖怪,甚至與之聯手,一起去對抗白面者。這樣用文字簡述起來還真是有點兒戲,但作者其實用了三十二期漫畫來舖陳這樣的人與妖怪的合流,而當中最重要的是,如何在充滿敵意的世界中,僅僅憑人最原始的溫柔及意志,去化解仇恨,放下成見。死者而已,悲傷還是永遠存在於內心,但那份悲傷,卻成為了回憶故人的最具體證明,也是連繫他人的既脆弱又強大的力量。這才會有最後一幕,所有故事人物集結一起對抗強大得離譜的白面的情節。只是,白面者的巨大是超乎常理的,因為它的目標已大到是要摧毀日本四島,一條尾巴已把所有妖怪打盡,故此單單是把潮與虎送到白面者面前去準備戰鬥,已犧牲了所有人的力氣,及幾多生命,但最後還是做到,不論是東方妖,西方怪,人類軍隊(最後才加入),密宗,鬼,昔日的敵人等,一切一切集合,才可以勉強的把兩位最有希望與之抗衡的生物送到前線。然而,真正打倒白面者的,並不完全是二人的力量,而是各生命有了一個共同的保護家園的目標,不再仇恨對方,不割蓆,以及鼓起勇氣面對白面的來襲,這令白面失去了分化大眾,使其一直可以壯大的巨大力量。以致,才有最後一場土地公的那句說話︰「你們的旅行並沒有白費。」這句話包含了三十二期,近六千四百頁的漫畫頁數的重量,當你一直追看這個漫畫時,當你明白潮是如何的一邊哭着一邊保護身邊的人,卻自己受盡一切可能承受的傷害,包括即將要變成獸的惡果,以及虎一路以來由惡貫滿刑的大叔怪物,而開始去嘗試關心某些人的轉變時,就會明白當下的那份感動。

你的經歷並不是徙勞。情況就像現在香港和理非與勇武,以及各行各業加入抗爭行列的事情一樣。我並不知道是和理非去保護勇武把他們送到前線,也把他們救回來,還是勇武去守住前方,去保護和理非有路可退。重點是,彼此都在滿身傷痕,卻利用自身的悲傷,去了解對方的傷口,分享痛苦。或者,我們曾經都像潮一樣,渴望事件快些完結,好讓過回普通的中學生活,然而對手卻是如此巨大及步步進迫,利用世界上所有的資源去攻擊及抹黑你這個人類。而手上的獸矛卻一直的發出仇恨的聲音,令潮另一方面也很想像虎一樣埋下理智殺盡一切就算了,但潮一直以來都在和自己的武器去戰鬥,利用自己的痛,去壓下甚至化解了仇恨。正如最後白面者哀求同樣長生不死的虎,只要有他一直憎恨自己,它就不會滅亡,但虎卻一句說︰「仇恨並不能生出任何東西」。仇恨,最終只會變成對方的食糧,一直滋長對方變得更巨大,而且永生不滅。

我不並知道831將會發生什麼事,但可以肯定的是,政府這幾天的行動,甚至當天的警方,就是要用盡一切方法去促使仇恨成長,因為唯有激起憎恨,激起更暴烈的對抗,政府才有更大的資本及借口去變得巨大,獲得更多實際的資源,可以動用更大的武力,即是更有錢賺及更有權力,去鞏固幾近崩潰的政權。從《潮與虎》,甚至之前香港一個對勇武者的訪問可以知道,勇武之勇氣,並不是指要勇於向前,打倒敵人,而是有勇面對承擔自己及別人的傷痛,有勇氣地去保護其他人。而武,當然不是為了攻打,而是我們必須用盡力氣去堅持,是守護別人的力量。你的經歷並不是徙勞,別忘記能夠集合了今天的不同人士,包括香港的各式各樣的人,海外的支持者,是用上了好幾十天累積而成的果,但那並不是值得我們去炫耀或令自己覺得優人一等的事,因為我們都很明白,當中更包含了很多傷痛的故事,一些無可奈何的悲劇與犧牲,我們都是帶着不同的傷口到來,守護住一個又脆弱又堅強的力量。但願在我們還未把希望送到最前方的一刻的時候,我們每一個人,都要記住堅持自己,放下仇恨,卻不懼強權,因為我們已經不孤單。

Felixism Chan 肥力

Written by

Cultural and Theatre Critic, Theatre Curator & producer, Illustrator from Hong Kong. Studying Theatre Master in London (2019)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