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0 Gestures》 - 由腦部填充概念上的興奮

Felixism Chan 肥力
Aug 21 · 3 min read
編舞:波赫士.夏瑪茲;攝:Ursula Kaufmann

編舞家波赫士.夏瑪茲(Boris Charmatz)一直在探索舞蹈的可能性,而且不只是身體上,更挑戰意義、形式,甚至是概念上的舞蹈形狀,例如2016年在台北演出的《口腔運動》,表演者表演吃紙的不同可能。那觀眾會問,這算是舞蹈嗎?甚至這算不算表演?然而又為什麼不算呢?這一次在倫敦泰特現代藝術館(Tate Modern)的渦輪大廳(Turbine hall)上演的《10000 Gestures》,同樣以表現不同動作的不同形式來構築演出,但與以往不同的是,這個演出去除了編舞於某種意象的執著,如《口腔運動》中的「吃」,反而更純粹地指向動作,回歸一個原初的問題:舞蹈,或純粹至人的活動,究竟是怎樣構成表演的?

這與六十年代興起的觀念藝術(Conceptual Art)相似,追求與觀者在觀念上的溝通,利用抽象的事物或形式,激起觀眾對問題本身的興趣,從而自我思考並填充答案。演出通過二十四名舞者,在一個多小時裡不停變換動作,完成「10000種姿勢」,如奔跑、緩爬、起跳、墜落、吼叫等不同狀態,動作沒有重複,演者卻貫通在整個泰特現代藝術館的樓底舞台上,無止盡地穿梭活動,以致觀眾所看到的是二十四人無止境的做出大量動作。動作之間本身沒有關聯,或者其關聯正正是不能連結及重複,形成眾生相。情況如同電影中街道上走動的人群,看似是同樣微小的人,但每一個細節和行為也不一樣。而演出將這種「人群」以快鏡展示,以超高速的行動變更動作。我大概數算過,每位舞者每個「行為」只會維持十至十四秒,這可能是為了完成一萬個姿勢的計算。然而我認為最終是否達到一萬個姿勢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動作的變換速度及密度,必須令觀眾的眼球吃不消,令舞蹈及至動作同時轉化為僅一場概念、一個訊息,以至向傳統舞蹈叩問這是否舞蹈中動作的所有可能性?如不,它還剩下什麼?我們又為什麼必須規限動作,甚至給予動作名稱?在這座象徵前衛與當代藝術的博物館物館中演出,其意涵更形突出。

最終幕,舞者更衝向觀眾席,在一行行觀眾身上爬過,打開觀眾的外衣,從他們手上搶走及撕掉場刊,甚至向觀眾潑水。我們可以想像編舞嘗試所有讓表演者與觀眾互動的可能性(當然實際上還是有其他可能),從而表達「互動」的概念。有趣的是,概念藝術很多時在創作者展示出來那一刻,觀眾就能以理性去了解其意涵,從而得到效果(是否藝術效果歷來就很多爭議),而且正如馬歇爾・杜象(Marcel Duchamp)抽取了廁所的小便斗放在藝術館,完成了衝擊展示藝術品比藝術更有價值這個概念後,物件自身並沒有其他可供玩味的藝術性,它的存在是為了展示概念,而非那個廁特殊,反過來因爲它不特殊,卻於特殊的地方展示,才有其意義。那麼,當概念藝術要在表演藝術中出現時,因為表演是時間性的藝術,很多時候它必須要與觀眾一同經驗一個過程,才能成為「表演」,以致是次演出就有一個很弔詭的地方,觀眾在演出開始不久已理性上知道了概念,之後演者與觀者一同在這概念中消耗時間,協助完成概念。當然這是有意義的,但在概念就是美學本身時,而觀眾一開始就在腦部中消化了,那在餘下的一個多小時,倘若演出沒有也不太嘗試在繁雜的身體動作中梳理出美感,那投入這個演出就有很難度。

文章已刊於《舞蹈手札》2019 8月

Felixism Chan 肥力

Written by

Cultural and Theatre Critic, Theatre Curator & producer, Illustrator from Hong Kong. Studying Theatre Master in London (2019)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