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eBye ICO, 你的Dapp不需要自己的Token

Fenix C. Hsu
Oct 29, 2018 · 6 min read

標題一句話寫得很快意,內文解釋要解釋一輩子。

ICO的殞落

2017年,ICO至少募集了1.7B USD。這種虛擬貨幣式的群眾募資市場,可以馬上讓區塊鏈公司募集到大量的資本,同時也得到類似IPO的估值,是讓有心做事的人可以快速成長,也讓有心斂財的人快速致富。韭菜/師傅/交易所/項目方的各種拔河,也的確是相當精彩。

就當各國政府跳出來管制ICO的同時,市場已經先管制了ICO。如果各位有跟到2016-2017的ICO,各種5x , 10x , 100x, 200x 的案例簡直是載歌載舞,我也開心的跟到了幾支 (Pundix YEAH baby!) 但是2018年的現在,雖然募集資本沒有減少(多為大型機構投資),但是ICO熱度已經應聲倒下。約有超過95%的ICO破發 (跌低於發行價格) 更有不少Token被交易所下市,在熊市中,交易量萎縮,市值萎縮,沒有使用者,整個區塊鍊的泡沫隨著投資ICO賠錢後,就再也沒有新人入場了。不用等到2019的6月,ICO就會自動消失。

金管會要管ICO !顧立雄表示:只要涉及有價證券,最快「明年6月」出台

說到底,管制的原因就是因為證券型代幣( security token )與使用型代幣 (utility token)的區隔問題。為了規避法規,所有的ICO發行者都宣稱自己的代幣是utility token,但是單方面地宣稱如果有用,那這世界就不需要法院了。一般來說美國是用 Howey Case來判斷: SEC v. Howey Co. 從前從前在1946年,在佛羅里達有一間農業公司叫 Howey Company,他們決定將持有的土地一半租出去,獲取資本來開發更多土地與產品,那願意"租"的人士想著就是這個土地將來收成的報酬,以及土地本身增值的回報。這件事被SEC認定為是一種投資所以一路打到聯邦法庭fifth trail. 最後法官認定 : "

What matters is whether “the scheme involves an investment of money in a common enterprise with profits to come solely from the efforts of others. A security has been sold.” <Justice Murphy>

也就產生了所謂的Howey Test :

  • Offering an opportunity to contribute money and to share in the profits of an enterprise managed and partly owned by respondents
  • The scheme involves an investment of money in a common enterprise with profits to come solely from the efforts of other

白話來說,只要是出錢,然後等待其他人的努力而得到財務回報的,這種事就被定義為 "投資"。那發行這種產品的人就叫做發行證券。判例型的Common Law海洋法系還算是有個判斷參考,不過這件事各個地方都有不同的玩法。

Security Token 骨,Utility Token 皮

項目方拼命宣稱自己是Utility Token的同時,商業邏輯卻完全跟使用者購買邏輯牴觸。使用者買token就是為了買低賣高等token漲,那怎麼可能會去使用買的token。項目方需要有很多使用者來"使用"token換取服務,這樣token才有價值,結果使用者全部都只是持有,根本不使用。或著是項目方的服務根本就是空氣,沒辦法使用。那麼購買這個token的心態,絕對是一種投資的心情。

就像是8年前拿10000比特幣買一片pizza的人,如果當時就知道比特幣會漲成這樣,那怎麼可能會去真的使用呢? 但是要不是有8年前第一筆交易的產生,比特幣又哪會走到今天的成績? 所有utility token 都面臨這個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

其實說到底,那其實大家發的ICO都是可以被解釋成一種證券,BTC可以是一種證券,也可以是一種商品。商務應用上,購買Crypto-Kitty 可以說是一種數位資產,也可以說成是投資一種商品。那想要開發區塊鏈產品,每天面臨這種法律問題定位問題就飽了,到底該怎麼辦?

不要發行ICO!

如果是Dapp想要發行ICO :

不管是遊戲/交易/賭博/收集,只要一個Dapp做得好受歡迎,它的商業模式本質上就會帶來收入。考慮到現在ICO所需要的行銷,各種路演所需要的資源與時間,直接開發出產品放上鏈就有可能賺錢。知名的FOMO3D與Pixel War已經證明第一波開發出Dapp的組織已經算是成功。商業模式雖然受到公鏈的限制,但是仍然有突破的空間,但是也已經證明不需要ICO就可以成功。

如果是公鏈想要發行ICO:

為了開發Dapp而去開發公鏈本身就是值得爭論的邏輯: 究竟現在Dapp使用人數不高,是因為公鏈的交易速度限制,還是應用本身不行? 開發公鏈的組織認為只要把公鏈做好就會有好的應用產生,這種心態只是想要把原本網路上的商業模式原封不動搬到區塊鏈上,那其實沒有任何創新。

但是我認為好的Dapp應用才會帶動好的公鏈。基礎建設與應用之間的先後順序,筆者認為一定是應用與需求帶動基礎建設,就如同一定是先有飛機才有飛機場。

期待穩定幣與STO發展,卻也躲不開問題

老實說,所有的 utility token 都可以被穩定幣取代。挖礦就發USD穩定幣 ( 或是DAI / USDC / TUSD 反正選一個有支援ERC-20 又有監管的穩定幣就好),寫內容就發,直播就發,交易就發。反而給使用者自己的token都沒有比直接給USD穩定幣來的直接簡單有效,使用者更願意接受用穩定幣換取去中心化的服務,而不是持有代幣等著漲。

Dapp的開發者應該放棄 "token appreciation”的心態,因為一個真正很熱絡的服務的價格本來就應該是穩定的,而不是天天漲漲跌跌。開發者應該回歸用商業模式賺錢而不是期待token漲價賺錢,整體的生態才會健全。

但是這樣就缺少了Token Fund投資的動機,因為很多虛擬貨幣投資者就是需要token上交易所來變現。所以直到出現新的投資架構,Dapp開發商將要面臨沒人投資的情況,靠著Dapp的力量bootstrapping,所有的路演在2019年都會變得沒用,所以人說熊市才是做事的時候,那就希望那些胡到ICO的人能真正做出產品,不然整個市場就會被這些人玩死。

那Dapp新的投資架構很明顯地就會是STO的發行,那這點也就只能看法律怎麼走了。但是等到法律走完大家都餓死了,所以不如直接開發Dapp快一點。

    Fenix C. Hsu

    Written by

    Blockchain, Technology, Gaming. Founder of Vist Research. Binance Lab batch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