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大嶼,死路一條!

圖:“明日大嶼” 政府單張

雖然一早知道土地大便論只係一場猴子戲,之前從圈中人口中也預知東大嶼都會呢個千億填海工程也是難逃被寫入本年施政報告既命運,但見到成件事被包裝成一個名為「明日大嶼」的噁心概念(還要把毫無關聯的屯門西部發展也寫進來),仍然叫我瞠目結舌。

五千億「明日大嶼」大白象工程甫宣佈,被網民瘋狂屌爆,實屬意料之內。見到唔少網民都提出陰謀論話呢個基建係要hollow-out香港既庫房,益大陸人,滿足國家(經濟及戰略)需要,弱化香港,呢一點我絕對同意。但「明日大嶼」炸開了的鍋,豈止那麼少。

777今天唯一一件說得對的事,就是大嶼山發展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早至1983年的“North Lantau Development Investigations”、1990年代初的玫瑰園計劃、2004年的「大嶼山發展概念計劃」、2016年的大嶼山「全民新空間」工作報告(此文件曾經建議在大東山興建覲景設施,激嬲唔少人),乃至去年的「可持續大嶼藍圖」,發展的巨輪從沒有離開過大嶼山。

當然,隨時代及局勢的演化,政府對大嶼山的定位不斷有改變。2014年689的施政報告表示,

大嶼山會成為往來香港和珠海、澳門的必經之地,將大嶼山與港島、九龍、新界和珠三角西部連成一體,地理上成為粵港澳三地的交匯點。大嶼山的功能和發展潛力將要改寫。

是為大嶼山的發展路向開始露骨,成為要配合珠三角、以至國家戰略發展的轉捩點。跟「東大嶼都會」相關的「中部水域人工島」概念,亦是在彼時首次曝光(儘管後來人們發現這跟1983年的東大嶼島計劃非常相似)。今次777在施政報告的內文就確切表明了大嶼山和大灣區的關係。路,早已鋪好,只是待一個時機,就可強行推展。

但就算大嶼山發展的題案並非什麼新鮮事,這也不代表777可以為所欲為。2004年唐英年成立了由政府官員組成的專責小組探討大嶼山的發展潛力,經公眾諮詢(那些年的公眾諮詢雖然也很爛,但也未至今天那麼赤裸)後發佈「大嶼山發展概念計劃」,但當中不少的方案仍未落實,2014年689成立的「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已密謀把當日專責小組確立的發展原則和目標推翻。這個「委員會」更有不少跟大嶼山發展有密切利益的人士和眾多689的親信座陣,公信力一直受到非議。

大家倘若還有印象,兩個月前由前行政長官董建華牽頭的「團結香港基金」發佈了一份「強化東大嶼都會」的研究報告,建議在政府的倡議之上,把中部水域的填海規模提升至2200公頃,其方案更有大型planning consultant ARUP的加持,而ARUP本身也接受不少政府的規劃顧問合約。政府在兩年前2030+公眾參與時,闡述「東大嶼都會」包含約1000公頃的填海,而大約的填海位置只包括交椅洲和喜靈洲。但今天的「明日大嶼」方案,填海面積增至1700公頃,政府單張的模擬圖中,坪洲以南等水域也包括在填海範圍裡,跟團結香港基金的EELM方案不謀而合。團結香港基金跟政府扯貓尾、為政府作嫁衣裳的舉動,已完全暴露出來。

官場舊電池整埋D扮中立既think tank,暗裡卻助推政府想做既野,為政策推行提供彈藥,仲要成功說服不少有份量既社會人士為其說項,呢種掩眼法真係仆街到死。

777又說會做一個專責統籌辦事處,就「明日大嶼」的整體方向提供督導,統籌並監察計劃的規劃及落實。但現時土木工程拓展處下已設有「可持續大嶼辦事處」(雖然個名都係好核突),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縱沒有credibility但任期其實未完,777又咁樣做多一層架構,原有做緊大嶼山野既架構,是否就這樣被架空了?之前民間團體一直要求777做好南大嶼山的保育,比如提出相應政策壓止嚴重的泥頭傾倒情況,但在如今大吹發展風的景氣下,小小的保育訴求,恐怕也會被走數。

更甚的是,「東大嶼都會」在大嶼山「全民新空間」、香港2030+、至剛完結的土地大便論,都有包括在諮詢內容裡。但早年諮詢結果反映有不少市民對大型填海工程有保留,而2030+和土地大便論的公眾參與報告又未出,777此舉實在是架空公眾諮詢的應有程序,視民意於不顧,土地大便論中五花百門的土地選項及有前設的agenda setting,亦為政府塑造了支持填海的假民意。而且,2014年政府曾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呈交「中部水域人工島策略性研究」的撥款申請,但政府因爭齡巨大而主動撤回申請過後,一直都未有重新向立法會呈交撥款申請。所以原則上,政府未有做好可行性研究得出結論,是不應也沒有理據質然讓填海工程上馬。但也許,團結香港基金已為政府做了這一步。

民間土地資源專家組成員任憲邦曾多次在中英文報章撰文,指出根據規劃署的人口推算,香港人口在2043年達致822萬的頂峰後就會下跌,而東大嶼都會的人口容量將超逾香港未來的需要。今天777在施政報告後的記招說勿因個人喜好而凌駕27萬家庭,但大家都知填完個海再起埋樓都要十幾廿年時間,靠ELM堆樓去解決香港而家咁燃急既房屋問題,真係等得黎都蚊瞓。而且,很多人都已經解釋過香港的房屋問題成因不只因為供應不足,而777口口聲聲說ELM有最少七成任宅單位是公營房屋(又是抄團結香港基金的報告),但現在777把居屋綠置居首置盤等都當作是公營房屋,ELM上真真正正能出現的公屋有多少,有多少現時活在水深火熱的基層真的可以因ELM而獲益,絕對是個謎。假以時日,樓宇建成了卻沒有人任,無論是大跌市變鬼城,或是引進什麼不知名人士進駐這個城,對香港都不是什麼好的結果。

777在這次的施政報告中說,「宜居」的生活環境,可以令香港人活得開心、有希望、對前景有信心,對香港有歸屬感(第252段)。但山竹風災一役,香港人發現這個城市面對自然環境的應變能力,也很是不堪一擊,政府草菅人命不願停工更失盡人心。林超英多番質疑過在中部水域填海,相關土地能否承受風暴潸和極端天氣的影響,看過山竹過後的杏花邨將軍澳,大家心裡自有答案。政府這次一意孤行,島未建好就被沖到爛晒,除了令整個項目無法發揮預期的經濟效益(其實呢樣野係咪真係有,同有幾多,政府一路都比唔到實數),到時香港出現財困,少了資源去做其他民生事項,又會回到眾網民擔心的vicious circle。

要令香港可以持續發展下去,我們要確切理解當下的危機及自身的優勢,固本培元,才能構想出合適的策略。一味吹捧一些虛無的意念,耍大花筒,香港的光輝,絕對不會重臨。

圈中人都說,反對填海的campaign,動軏需要十多二十年,整整一代人的心力,今天也許只是battle的開始。不少民間團體,如站在前線鬥爭的守護大嶼聯盟土地正義聯盟,以至用論述跟輿論機器博奕的本土研究社,都非常需要大家的支持,日後可多多留意這些團體的相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