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點名氣的日本北海道高橋工藝,再加上行人文化(森林系男子的主業公司)的>>跳台木製杯募資<<剛剛開始,引起了一些木製杯子的多重話題。

很多人覺得,我們的生活中很少見到木製杯子,因為大家的印象就是它有保養麻煩等問題;但其實,在全世界各地,有許多有名的木製杯子,他們甚至是該民族文化的一部分,已經有長久的歷史、各有風格與特色。

在這裡把我們知道的先介紹給大家,希望各位有其他知道的木製杯,也請提供給我們。(最好是有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木製杯子裡頭,應該就屬北歐原住民薩米人的kuksa最有名(又稱Guksi),採用「樺木結」製作,是一種相當適合在野外使用、結實粗礦的杯子。造型上一氣呵成,通常還會順著木頭鑽出一個圓孔,作為握杯處。

用「樺木結」彫刻完之後,傳統上也會將kuksa用鹽水煮過兩三個小時,作為乾燥程序。這種杯子目前可在芬蘭與瑞典見到買到。據說,一個好的kuksa是通常是可以使用終身的。(幾年前,台東向陽薪傳工作室用漂流木也做了類似的杯款,亦是相當美麗耐用。)

這個杯子除了可以當一般飲水杯,其實也是很棒的容器,放漿果或果核類的東西,看起來都讓人感覺「天人合一般地異常」好吃。(這什麼爛行銷詞彙我們也不瞭解。)

在木頭的世界裡,台灣有許多非常厲害的師傅跟設計師,比方說從公東、懷德居、北科大這些嚴謹木工訓練出身國手級高手,都是享譽國際的。(應該沒有做不出來的東西!)

森林系男子在努力作木業研究時,經常爭論哪些師傅與技術應該優先介紹,也經常用很好的木料互相敲擊彼此。最後之所以沒有討論這些大神,因為我們在意的不只是技術,而是從 1.作為台灣代工文化的一部分、2.一種量產機制、3.一種工作關係,4.一種地方產業,這幾個方面來思考,所以才會主要介紹這些經歷台灣錢淹腳目的產業界老職人。

以下分項說明我們的互相敲擊出來的思緒(也歡迎帶木料一起來與我們相互敲擊):

1. 台灣代工是我們不應試圖抹滅的文化的。

簡單說:代工一直都被視為不值得紀錄的過往,但我們覺得代工是台灣歷史與文化的一部分、是我們的一部分。我們應該面對它,並思考它在我們的文化中還能夠扮演什麼角色?可以如何繼續發展?只有認真面對代工歷史、試著銜接它,才有可能不再繼續使用「借來」文化認同主體,而是打造出我們自己的。

讓我們不厭其煩地引用吳泉源與林宗德的論文內容:

「貶抑與忽略這段〔代工〕技術史,除了造成歷史記錄的消逝外,同時也帶來知識與社會的後果:既然過去幾十年來我們的技術成就只是借用或抄襲外來技術的結果,這種沒有原創性的生產活動與從業人員,也許替台灣帶來可觀的財富,終究是欠缺技術實踐的主體性。一個缺乏主體性的技術實踐,自然無法構成一個吸引人的角色模範(role model):一個值得年輕人追求,可以在台灣這片土地上安心立命、長久實踐的職業生涯。在這個意義上,「黑手」或「工程師」只是台灣社會向上流動的過渡範疇,沒有專業意識型態(professional ideology)與社會價值上的自主性與尊嚴。」
(《從網球拍到半導體:台灣產業技術特質的探討》。吳泉源、林宗德。)

木工在代工時期有非常輝煌的成績,仔細調查一下,從羽球網球拍、日本紙窗框、日本收音機框、各種漆器,一直到今天各種家具,都是台灣代工的成績。這背後不是純粹的「勞力」,有很多細緻的技術能力、談判手腕、國際情誼,當然也很多興衰故事。仔細面對這些歷史,提煉沈澱出台灣自己的特有性格,是我們宅宅男子小小的願望。

2. 量產的技術是工藝擴散的基礎。

台灣木業也有許多大師級的作品,他們可能獲得重要獎項,或者文資列冊。我們也很喜愛這些可能是大木作或漆藝的作品(豐原漆藝館可以逛!),這些作品真的讓人震撼。

但我們可能更愛,那些可以走入每個人的家中、大家可以輕鬆拿起來賞玩、可以每日使用,客人來的時候,還可以跟他們說一則台灣工藝故事。能夠量產的技術,才有機會讓價格稍微親民。

3.具有自主性的工作關係。

說到酒與木頭,當然是橡木桶啊不然勒~~作為愛喝酒的宅男,森林系男子真的很難不想到木頭對於酒酒酒(講三次)的重要性。但是開始研究起來,才發現原來在酒的世界裡頭,木頭一樣是千變萬化,不是只有橡木桶說了算!

photo: http://www.storey.com/article/6-things-to-know-about-bourbon/

也許從酒誕生剛開始,木頭純粹只是一個運送的容器,但千年歷史下來,木頭的香氣跟顏色,都已經是各種酒類的一部分了。我們已經無法想像如果沒有豐富的木頭文 …

關於台灣曲木的幾個故事

在台灣木頭產業的各種技術理,「曲木」也是一絕。除了現在常見的家具等生活用品,曲木技術也因緣際會地在台灣創造了全世界最強的體育用品!!

扭!! from: www.puretimber.com

以下、就是、我們森林系無聊男子、不眠不休(只要中華電信沒斷線)、不吃不喝(只吃洋芋片),的研究筆記:

2. 台灣有許多厲害的曲木廠,大多都生產家具,集中於中部地區(彰化很多) 。近幾年則有生產日式便當盒、飯桶米桶、收納用品,近期也很流行曲線造型的雜誌跟ipad架。

3. 曲木其實有兩種,一種是純粹實木彎曲,就是「直接」加熱、強迫木頭轉變方向;另一種是積層曲木,則是將木頭裁成薄板材,數片薄板材結合後,再加熱扭曲它。我們在台灣看到的曲木廠大多屬於後者。

4. 曲木的傳統作法就是加熱,以前大家就是「放給它煮」(目前秋田大館積層木便當盒製作還是用煮的,請見https://travel98.com/article/15766),也有用高溫蒸汽(例如秋田木工的實木曲木,見下方影片),台灣現在大多是用高週波加熱。(我們也看到有人提到用「熱煤油」,但沒有找到實作廠商。)

日本秋田美麗的曲木工廠

好的,最厲害的來了:

5. 曲木在台灣歷史中,最重要製品是羽球拍、網球拍。蛤?球拍?沒有錯,宅男發現時也是震驚不已。台灣曾經替世界著名的球拍代工,其中故事最曲折離奇的是Kawasaki:

1.我們一直都用「常識」以為,台灣主要都是在做傢俱。但在台灣木業紀錄裡,我們看到一個有點陌生的品項,叫做「茶箱」。根據1936年的工廠紀錄,當初很多工廠都在作這東西:台北永樂町、日新町、下奎府町、海山郡板橋街共五家木工廠(轉引自諸葛正),而且與家具、漆器並列大類。

2.一開始,我們以為是類似日本置放各種茶具的精緻小箱,但後來發現,其實這是大量茶葉出口時所用的木箱。而且這種茶箱早於日本時代,從台灣十九世紀就已經有了,我們在國外拍賣網站找到了少數幾個:

正在「跳」台的師父 photo by Tsu-Heng Weng

森林系男子在搜集木頭加工技法時,時不時有些貴人一直提起「跳台」,但又無法解釋與說明,總之就是師傅工作時會「跳來跳去」?這樣的技法從哪裡來?有多厲害?以下是我們的條列研究綱要:

2. 基本上,「跳台」就是一種改良的車床(車軹):它可以安裝模具,因而可以大量生產相同的物件;它也可以同時內外雙修,啊不是,經由師傅換位置,木頭的內外可以一次「車」好,所以輕易可以完成一個碗型,快速增加產量。

3. 在少數幾篇報導中,我們得知跳台的師傅已經僅剩一兩位,而且這個技術被稱為「會津式車床」。(想當然爾,是從日本會津傳來。)

建立基本資料之後,我們森林系男子開始發揮宅男不怕苦不怕難不怕眼睛看藍光,咳,的研究精神,獲得驚人資訊如下:

1. 台灣所稱的「會津式車床」,在日本叫做「鈴木式轆轤」(沒錯,我也不會念,幸好宅男只需要copy-paste)。

2. 日本天理大學教授木村裕樹寫了多篇論文介紹這這種「民具」(https://goo.gl/qZbgao [日文]),重點有:這東西於1887年取得專利,流行於宮城、福島、新潟等地(現在可以加上豐原了),這個發明讓漆器的製作效率增強不少。(木村教授還曾寫過〈鈴木式轆轤の普及と担い手の顕彰〉,可惜我們沒機會找到。)

3. 那這個機具與技術如何傳到台灣呢?大部分的人都提到是因為民國54年美商米爾帕赫羅(當地人都叫它「美國公司」)來台投資,所以帶來了日本的技術。主要生產沙拉碗並外銷歐美。

新竹的杉木林 photo by Tsu-Heng Weng

森林系男子們為了弄清楚台灣的木業起點,決定先從台灣木開始:

1. 大部分人都知道(連 wikipedia都知道),明治神宮的大鳥居是台灣運過去的。第一個鳥居是在1920年代啟用時,取台灣阿里山林場的1200年扁柏。第二個鳥居則是在第一個鳥居於1965年被雷擊之後,向振昌木業買來丹大林場的1500年扁柏。被雷擊的鳥居,則被遷往崎玉縣,成為氷川神社的第二鳥居。

2. 這兩件事,日本人都在台灣留下了紀錄。據說因為在阿里山上的砍伐過於激烈,最後在1935年搭起一座「樹靈塔」,祭祀這些被砍的檜木。

而在1984年,明治神宮鳥居落成後九年,日本人也在丹大林場海天寺前,植入數株扁柏樹苗一根感謝柱:「奉嚴修報恩謝德植樹法要記念」。(見山林書院文章 http://slyfchen.blogspot.tw/2017/02/blog-post_22.html)。

3. 然後,為什麼台灣檜木是日本人才開始砍的呢?有兩個原因,因而讓大陸來的漢人並沒有特別留意檜木。a. 早期漢人開發區域只有平地,未及針葉林地帶。b. 中國大陸沒有檜木,所以不了解其特性與用途。

4. 除了明治神宮鳥居這株最著名的台灣扁柏,還有哪些著名神社也是用到台灣檜木呢?

我們稍微搜尋了一下網路資料,大約可以找到以下地方:

靖國神社的神門
http://nikkankiroku.cocolog-nifty.com/…/2007/06/21_e4d6.html

福岡護國神社的鳥居
https://blogs.yahoo.co.jp/nipponia_nippon3/63885207.html

福岡高見神社(修建材)http://www.kcta.or.jp/…/ki…/yahatahigashi/takami/takami.html

鹿兒島護國神社(修建材)
http://www.kagojinjacho.or.jp/…/kag…/kagoshima/post-244.html

奈良法隆寺(修建材)
http://www.kyoto-np.co.jp/i…/education/kirin_mae/031202.html
http://ehatov1896rekishi.diary.to/archives/1699763.html

奈良大神神社祈禱殿
https://reader.deagostini.jp/detail.php?cno=883

奈良橿原神宮大鳥居、神門與外拜殿
http://www.mofa.gov.tw/aear/News_Content.aspx…

奈良東大寺大佛殿的椽條
Chiri雜誌,№44

京都建勳神社大鳥居
http://www.kyotofukoh.jp/report308.html

京都乃木神社神門
http://www.wikiwand.com/…/%E4%B9%83%E6%9C%A8%E7%A5%9E%E7%A4…

靜岡三鳩大社總門
http://blog.livedoor.jp/iwasakiyasus…/archives/52226043.html

[其實日本時代砍伐的檜木極多,應該在日本各地神社都可以看到台灣檜木的影子,以上只是網路上隨手可以發現的。]

5. 奈良藥師寺金堂,則是最後正式使用台灣檜木的工程,由日本當代最著名的寺廟木工西岡常一施工。

台灣的誠豐製材紀錄這段事情(http://www.housearch.net/to/read?id=808),而在《樹之生命木之心天地人》(木のいのち木のこころ―天・地・人 )一書中,西岡先生也留下了來台灣的紀錄:

「最近去山裡看樹已經越來越難了。但是,為了藥師寺的建造我去了台灣的山裡,看到兩千年的扁柏樹特别感動,心裡想,來山裡看樹真是來對了。山裡去了,樹也看到了,所以建的伽藍是沒有任何遺憾的。」(大陸理想國出版翻譯版本)

各位曾經在日本哪裡看過台灣扁柏或紅檜呢?也還請跟我們說。

森林系男子

為行人今年暫時出道的小團體,由於非畢業於森林系,以半路出家之姿埋首研究台灣林木產業等相關知識。目前正在嘖嘖推出阿煙跳台杯募資計劃,請大家支持與分享!!https://www.zeczec.com/projects/a-en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