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的海龜,比你想的還多六倍:從考古資料揭開玳瑁海龜的美麗詛咒

顏寧
顏寧
May 21 · 6 min read

如果大海是一面魔鏡,「魔鏡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生物?」雖然對美的看法見仁見志,但海龜界裡的玳瑁,其瑰麗斑斕的外殻,可是幾千年來全球公認的,甚至被借用來形容貓咪的花色。5月23日是世界烏龜日,讓我們一起看擁有華美背殻的玳瑁海龜,面對了什麼樣的過去與未來。

玳瑁海龜。Photography & photo credit: Yorko Summer

玳瑁,七種海龜中的一種,也是唯一一種不是以生物特徵,而是以工藝材料來命名的海龜。早在2000多年前,中國周代和秦代就已使用海中的玳瑁龜殻,來製作宮女頭上的鳳釵(註1)。漢朝樂府詩〈有所思〉,描述女子因失戀一氣之下毀壞定情禮物-玳瑁髮簪,卻又輾轉反側的故事:

有所思,乃在大海南。
何用問遺君,雙珠玳瑁簪。
用玉紹繚之。
聞君有他心,拉雜摧燒之。
摧燒之,當風揚其灰!
從今以往,勿復相思,相思與君絕!
雞鳴狗吠,兄嫂當知之。
妃呼狶!
秋風肅肅晨風颸,東方須臾高知之!

白話文是,我所思思念念的人遠在海角天涯,要送什麼讓你記得我呢?就用鑲了珍珠的玳瑁簪,再仔細的用玉纏繞。哪知道你變心,氣得我折斷、砸碎、燒毀這髮簪。燒毀!讓灰燼隨風散去。從今以後,我們一刀兩斷,我再也不會想你!哎唷,但我這樣大吵大鬧,想必哥哥嫂嫂大概也知道了。秋風襲來,鳥兒為了求偶啁啾鳴唱,我的心就像天空逐漸光明,再也不必畏懼了。

玳瑁髮㬱示意圖。嗯……其實我真心覺得這質感,好像塑膠啊XDD

如果這首詩是一個受過教育的女子所作,作者把珍珠、玳瑁和玉放在一起談,還能作為愛情的象徵,推測玳瑁應該是當時珍貴的飾品。縱覽歷代中文詩詞古書,以玳瑁做成的簪子、釵飾、梳子等,或以玳瑁裝飾武器(刀、劍、鞭、斧、戟)、藏寶匣、箱子、寶盆等均有記載。有時古人還把玳瑁轉化為形容詞,如「玳瑁梁」或「玳筵」,來指稱物品或筵席的華美豐盛。

海中游的玳瑁,竟變日本皇室之寶

去年日本正倉院展的海報,就是以唐代的外交禮品——「玳瑁螺鈿八角箱」作為華麗主角,箱體黃色斑紋即來自玳瑁龜殻

日本早自漢代就開始朝貢,在隋唐時代更遣送使節僧團學習中華文化。精緻的玳瑁工藝品也傳至日本,像以玳瑁製成的如意、手杖,還有集琥珀、寶石、玳瑁與夜光蠑螺鑲嵌、五彩光芒環繞的玳瑁螺鈿八角箱,如今已成為正倉院的鎮院之寶,每年僅開放十天供民眾參觀。

而鎖國時代唯一的開放港口長崎,因頻繁與外國交流,在17世紀起吸取葡萄牙從中國學習的工藝技術,逐漸成為龜甲精工的中心。精細的玳瑁工藝品,甚至還曾在二十世紀初期的英國和巴黎萬國博覽會登場。雖然日本把龜甲納入傳統工藝的文化之一,不過,由於玳瑁族群量瀕危,1992年華盛頓公約(CITES)從此禁止玳瑁製品的國際貿易,日本的龜甲工藝嚴格限制只能取用從前剩餘的龜甲、限定國內販售,再也不能再出口任何製品。

揭開陰暗的非法獵殺史:死去的海龜,比你想的還多六倍!

2007年5月,印尼政府查獲一艘中國船上非法走私玳瑁,數量高達500隻 Credit: Turtle Foundation

美國蒙特雷水族館的研究人員,挖掘過去150年的玳瑁龜殻交易史料,意外發現玳瑁受到獵殺的數量,是從前估計的六倍!(註2)雖然說人們早就知道玳瑁龜殻貿易的存在,但從來沒有人回溯到1950年之前的資料。這次,研究人員鑽研1844年到1992年的貿易紀錄,其中還包括日本海關的歷史檔案。

但研究團隊不確定的是,從前市場上交易的,到底是多大隻的龜呢?像1876年的一筆資料,當年索羅門群島出口了1800公斤的玳瑁殻到日本。但一隻成龜的重量抵得上好幾隻未成年龜,要怎麼從重量換算成數量呢?雖然從前的研究都是以成龜來算,但幼龜和亞成龜也會被抓。最後,他們以不同年齡混合的模式計算,發現150年間,有400萬(大部分以成龜計算)至超過900萬隻(成龜、未成年龜混合的情況)的玳瑁被捕殺。

相比之下,目前全球一年的玳瑁產卵窩數僅剩25000窩,你就能想像玳瑁的美麗,如何惹來誅連九族的殺身之禍。如今,玳瑁在東南亞國家仍受IUU(illegal, unreported and unregulated 非法、未通報、未管制)的非法漁獵之苦,最終多半送往中國。藉由揭開過去交易的暗黑史,是未來預防這種極度瀕危物種遭受濫捕,阻止野生動物非法販運的一道希望曙光。

我們可以一起用三件事來愛惜海洋、守護海龜:

一、不買玳瑁製品;
二、少用塑膠產品;
三、下水不擦防曬。

Photo Credit: Yorko Summer

願未來的每個孩子,都能親眼目睹海龜悠游海中的自在與美麗。

==

註1: 《中華古今注》(晉代崔豹著)中記載,「釵子,蓋古笄之遺象也,至秦穆公以象牙為之,敬王以玳瑁為之,始皇又金銀作鳳頭,以玳瑁為腳,號曰鳳釵。」
註2: The historical development of complex global trafficking networks for marine wildlife

本文原標題〈華麗的詛咒 死去的海龜比你想的多6倍〉,首刊於倡議家

顏寧

Written by

顏寧

海洋說書人,每週介紹一本海洋相關的設計類繪本或書籍。因航行而開始喜歡海洋,目標是成為一位海洋博物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