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我的手,親我的嘴 — 雜談《終將成為妳》首五集

對小糸與燈子而言,當她們牽起對方的手、親吻對方嘴唇的時侯,就同時逾越了一條無形的界線。那時侯,她們暫時「越界」,不再只是前輩後輩,不再只是朋友,而是有著更曖昧的情感於其中。她們「越界」,也同時卸下了日常扮演的角色,逆轉各自的身份,展現那或許更真實、更赤裸的自己。

在平交道上,燈子親吻了眼前的小糸,並宣告她口中的「喜歡」,是想做這一種事情的「喜歡」。在這之前,小糸還在探問對方,究竟她說過的那句「我似乎要喜歡上你了」,是甚麼意思。就在小糸還在為對方「自圓其說」,自顧自地認定燈子所說的話根本沒甚麼「特別的意思」之際,對方就已經親吻了自己的雙唇,作為最有力的宣告。

從那一刻開始,兩人已經逾越了界線,不可能回頭,或是繼續裝作一切如常了 — 燈子固然如是,而小糸也始終必須承認,眼前的七海學姐,正對自己抱持著不止於友誼的情感。

對小糸而言,燈子喜歡著自己的這個事實,同時也意味著背叛 — 不是說你也無法喜歡上別人嗎?不是說自己從沒有心動的感覺嗎?為什麼你現在就擅自墜入愛河,還要喜歡上無法感受何謂愛的自己呢?如此的想法一直在小糸的腦海打轉,然後她終於也忍不住,主動跨越界線,作為一種試探。在人群中牽起了燈子的手,感受到對方的悸動之後,她終究帶點失落地明白,現在只剩下自己一人,還沒有嚐到愛的滋味了。

「越界」可以有著試探的意義,而在不同的情景裡,「試探」則可以作為挑逗而存在。在動畫第四集,燈子在學生會部室內,向眼前的小糸索吻。兩人你來我往一輪之後,小糸也終於說漏了嘴,承認自己也不是對燈子的吻「毫無興趣」。「貪婪」的燈子聽罷這句話,也露出和平常不一樣的表情,輕聲地說了一句「真色」,然後吻了對方。透過這次的親吻,二人又再逾越了一條界線,踏進了情與慾的世界。

二人的「越界」,除了是關係上的逾越外,與此同時,也逾越了各自的身份。在學校裡,七海燈子就是那完美無疵的優等生、學生會長,以及善於照顧別人的學姐。身為學生會成員兼後輩的小糸,在眾人面前,就只是被七海指引著、鼓勵著的那個後輩。唯有在獨處的時候,兩人才能對調身份 — 燈子願意坦露自己真實、軟弱的一面,成為尋求照顧、倚靠的一方;而小糸則因為知悉了對方脆弱的一面,才能夠展露自己的溫柔,接納並安慰眼前那柔弱的燈子。這次,就輪到小糸輕撫燈子的頭了。

敘述如此劇情的一幕,就是第三集中二人準備發表演說前,在體育館外的那一段對話與互動。那時候燈子對小糸說,自「那一天」以後,她就不能再做以前的自己,而是必需竭力地,「成為」理想中的自己。這樣說來,人前那個「完美」的燈子,也就是她現在正努力扮演的角色了。

只要有人注視著自己的話,她就必需扮演那「完美」的燈子,學校的每一個角落,也因此變成了燈子不得不繼續「演出」的「舞台」。唯有在無人注視著自己,只有她與小糸獨著的時候,那個空間才能成為「舞台的角落」,讓她展露自己「真實的一面」。在體育館內,眾人等待著燈子發表充滿領袖風範的演說;唯有在體育館外,她才能把頭倚在小糸的肩膀上,尋求安慰與溫柔。在學生會部室內,她是揮灑自如,指揮各人工作的會長;唯有在二人獨處的時侯,她才能在部室內展露自己對小糸的情感,變回那個戀愛中的女孩子。

在《終將成為妳》的故事裡 — 至少在動畫的首五集裡 — 女孩子們的親密舉動,都有著意義與重量其中。無論是牽手還是親吻,都不是(只)為了取悅觀眾的眼球而存在,而是訴說著包含其中的細膩情感,是套沒有令人失望百合作品。簡單的感想就先寫到這裡吧,期待故事往後怎樣演繹標題中「終將成為妳」的涵意。

新‧鏡花水月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