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數字,說盡農業文化的悲歌

回家學習農業二年了,這次我跟家父一起參與紅豆的收成,我聽著機器轟隆轟隆的聲響,看著人們的臉上的笑容,每個人是那麼的踏實快樂,這就是農村生活不是嗎?

但是當機器完成採收時,我與隔壁田阿伯一起合力秤完所有紅豆的價格,看著全部紅豆的斤數與機器採收的費用,這個數字讓我忘不了,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農民真正的辛苦…

每年我在農村永遠都記得一件事,每次紅豆要收成時,都會遇到報導紅豆毒鳥的新聞,我好奇的去問農民這個問題,為什麼紅豆跟毒鳥有關係?新聞為什麼要這樣寫?

這樣的新聞,對多數踏實努力的農民傷害有多大,每當這樣的新聞出來,產地的價格就會很差,秤斤論兩的農產品交易系統,今年每斤在 28$ ~ 33$ 元附近,算一算這幾個月收入也只有 26,976 元,比在 7–11 超商打工還少。

看著他的身影,彎腰撿拾著機器採掉下的豆莢,我腦袋不斷的打轉,他們沒有毒鳥、他們努力改變農業模式、他們辛辛苦苦耕種,為什麼總有一雙黑色的手抹向他們,但他們卻沒有筆尖說出他們的心聲?

在紅豆採收的幾天,我觀察到一個奇怪的事,稻米採收期間,小鳥、麻雀會跟在後面搶食,但每年我跟在紅豆收割機後面都很少看見小鳥飛下來啄食紅豆,但是那為什麼都在採收紅豆時,毒鳥新聞才被爆出來?也許是這塊田沒有使用落葉劑與化肥,我要再去追一下會不會是使用落葉劑的田造成!

於是我跑去另外一個阿伯的田裡,他有使用落葉劑,葉子的顏色跟紅豆梗看起來都不太相同,但阿伯已經過了用藥的安全採收期,我觀察著收割機後面會不會有鳥因為啄食有噴灑過落葉劑的紅豆造成死亡,採收機轟隆隆的聲響中,紅豆因為機器掉落在農田,婆婆跟在後面撿拾掉落的豆莢,這是每個紅豆農都會做的事,也是農村人們的寫照。

從開始收割到裝袋運走,就跟沒有使用落葉劑的紅豆一樣,沒有看見一群鳥在瞪大眼睛的等待飽餐一頓,不管沒有用落葉劑的田裡的紅豆,都鮮少看見因為機器採收掉落的下紅豆,有一群小鳥下來搶食。

但這些毒鳥新聞的連結時間點,為什麼總是那麼的巧合在紅豆採收期?卻看不見 “採收” 時紅豆毒鳥的直接連結,只看見農村這群努力提升農民,想為消費者帶來安心的食物,為環境做些改善與努力,卻每年都必須接受這樣新聞的打擊。

我背著鏡頭,記錄下這一切,我動著筆,也許能寫下他們的一些話…

也許不是消費者距離農業太遠,
而是…
為什麼農業在這樣的文化下
一直犧牲努力改變的人
當希望都消失了
農民還願意改變嗎?
知識是可以用來奉獻
知識是可以用來幫助別人
你有能力的話
你應該替旁邊的人做些什麼
 — 吳念真

那些鳥到底事怎麼死的?
當我們放下筆桿拿著鋤頭,
也許我們的鋤頭會比那些握著筆桿的人有力!

Part 3 : foodbank.io/2gEBkyA

撰文:蕭有志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